房間裡的貓|1|

  直到遞出辭呈的那一刻,我都還未完全明白,這一年的流浪,是一趟為了回家的旅程。
  蜷曲著身子坐臥在深藍色的小空間,陽光從周圍縫隙閃現,腳下不時感覺到些微的晃動,周圍的事物不斷地變換,記憶早已變得瑣碎。
  流浪於曠野的貓,來到了房間,成為房間裡的貓。
  「有沒有意願來鹿港當管家?」
  鹿港是當初我流浪的起點,在流浪五個月後,我想是時候該稍微停下來了,沒有計劃在此停留的時間長短,只是像一條順流的河,想安然於當下,便停於此地成為一座湖水,不疾不徐的迎接下一個開端。
  當上民宿的管家後,一切的事物充滿新鮮感,也不知不覺竟在這樣的過程中,達成了過去曾經暗自許下開一間民宿的夢想,雖然並不是自己擁有,卻已滿足潛在內心的願望。
  新鮮感為工作創造了一段蜜月期,儘管休息的時間零碎不固定,卻很彈性,同事之間也都互相照應,雖然人不多,但都是在這邊深耕已久的青年,而當身邊的人都在這個地方安身立命許多年,不自覺的也會認為自己屬於這裡。
  鹿港是一個懷著故事的小鎮,在第一次旅行至此時,輕撫過那些佇立於街巷的百年紅磚,似乎能感受到它承載的所有過去。我喜歡聽著這些故事,無論是來自暫留的旅人或傳承於逝者,我也想在片土地創造自己的故事,種下屬於自己的樹。
  這段時間我以為尋到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也深信自己能一直在成就工作以及創造生活的樂趣中平衡,卻沒想到自己只是被包裹在承載著愉悅的泡泡中漂浮。
  現實最殘酷的一點在於,若自己活在不屬於自己的命運中時,世界會毫不留情一再重擊,直到徹底醒悟的瞬間為止。
  從過年極度人手不足的忙碌中結束之後,所有的疲憊掀起一股巨大的斥力,內在的純粹正在逐漸從自我中剝離,離去的感覺不是如閃電般瞬間霹落,而是在潛移默化中一寸一寸的分離,最終在失去羈絆後,大霧緩慢升起,形成一道進得去卻走不到另一端的迷霧,我想看清並守護那份純粹,卻摸不著任何頭緒。
  試著閉上雙眼,闖進那片濃霧之中,觸碰到的是內在不斷倒退的海洋,我盡力抓住,卻只能看著海水不斷逝去,最後海也消失在我觸及不了的盡頭,那是海嘯撲來的前兆。
  睜開雙眼才驚覺,這場不知何時會爆發的恐懼滯留於體內,令人窒息的瘴氣從深沈的內在漫起,濕熱的水氣將我包圍,像是要奪去所有空氣般,不斷聚集、蒸騰且越來越緊密。
  房間裡的貓時常坐臥在靠近床的窗邊,隔著紗窗外面的世界變得有些灰,貓喜歡看著外面那些自由自在的飛鳥,一看就是一個上午,偶爾會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或許在夢中牠也跟著飛鳥遨遊在外面的世界。
  對房間裡的貓來說,此刻他的世界最終圍繞著房間裡的一切,貓似乎也認清了現實,所以總是懶洋洋的倚靠在床邊的角落,玩具能使貓提起一點精神,卻始終比不上真正的獵物帶來的刺激感。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