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後見之明:懸疑解謎獨立遊戲《PASCHA》──遊玩體驗

2021/11/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在嘖嘖募資上贊助的遊戲作品《PASCHA》,會知道有這個遊戲,主要是看到在噗浪上的前導宣傳小遊戲《 William》,覺得遊戲和文字風格都很喜歡才被吸引過去。
  先簡單的說一下不暴雷的個人感想:可以一玩。
  美術很不錯、音效水準有待加強,選曲和用法都是好的,但有些場景把音樂和音效都疊在一起,音量還忽大忽小。最致命的地方在遊戲歷程過短,且腳本上有明顯劇情缺失,是一個遊戲面容易上手、畫面感很好,使得故事面極為可惜的小品。
  以下內容涉有劇透,如果不在意就請繼續往下拉,想要親自體驗者請往右上角點叉叉。

  DEMO版本的歷程是停在放下三樓樓梯那邊,而其實到那裡,遊戲也就差不多接近尾聲了,整體而言非常的短,官方宣稱的遊玩時間4-6小時有點言過其實,除非是為了全結局通關。(但全破的我也沒花那麼多時間)
Luke是一位罹患精神疾病,長期為疾患所困的大學生。

在一個複診完畢,令人疲憊的午後,
他接到了朋友的來電。

電話裡的聲音欣喜若狂的知會他一場豪華派對的邀請,
陌生的派對主人與偏僻的地點令人感到遲疑,
可免費的美酒與佳餚亦是如此充滿誘惑。

Luke和他的朋友們前往赴約,在宅邸裡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眾人享受著美好的招待,愜意的敲擊彼此的酒杯,

爾後燈光一暗,命案便就此展開......。

                  ──《PASCHA‧Info
  平心而論,所有解謎部分都偏簡單,沒有很困難的地方,就是比較花時間。前70%的劇情會讓人覺得故事可能很長,你或許得去地下室或者上樓進行一段危機重重的探索……但其實故事很短,而且剩下30%都是邪教,結論只是壞壞朋朋逼你殺。(゚∀。)
  雖然角色表現因篇幅有限而不甚立體(特別是Marcus和Nancy),但我很喜歡Catherine殺死Jessica的那個部分,應該說前面大量死人的時候確實會有某些邪典電影刺激感,但後來則因為情境不夠懸疑緊迫,失去了調節起伏的作用,反而讓其他人的死亡越來越像是為殺而殺,為了獻祭邪靈而殺羊那邊還比較有趣。
  令人玩味的是,女性角色的定位多半是失去理性後死亡,而男性則是莫名被殺,也許製作方沒有察覺,但仍強調了「情緒化」與女性的連結。
  除了BUG外,比較讓我在意的設計缺陷,是通往餐廳的藏品走廊根本屬於無效空間,只有營造氛圍的效果,欠缺實際功能;另外,傭人房裡中間那張床上留下的幾根頭髮,如果不是跟劇情有關聯的線索,其實不用寫出來,有混淆視聽之嫌,也是無效的資訊。
  遊戲共有五個結局,分別是Lamb、Dawn、Gaze、Adoration,和Apocalypse。True End應該是Apocalypse(啟示錄),但即便得到所有劇情Tape,並且抵達True End,玩家對於整個故事的前因後果大概還是一頭霧水。
  整個故事最大的缺陷就在這裡,因為劇情文本量不足、提示太少,無法解釋為何眾人要來此處受苦甚至死亡,我們幾乎無法從tape以外的部分知道有關於屋主和主角父母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即使是看完所有tape,透露的部分也太少,無法說明主角到底為何會是現在的樣子,而屋主又為何會選擇這樣對待他。
  基於劇情背景的大幅缺失,會有產生這遊戲是外傳的感覺,然而並不是。(
  底下為劇情的探究,首先是跟劇情相關的六捲tape內容。
Tape1-主角的初診
Tape2(Sinner)-主角的父母(Sinner意即(違反了宗教戒律或道德規範的)罪人)
Tape3-主謀的自白
Tape4-主角在開頭處與醫師的交談
Tape5-主角自陳每日做惡夢
Tape6-全黑字,感覺是沒有要讓玩家看懂,即使截圖調整也只能看到部分文字
Tape6
-自……就不斷被迫……
-我知道……■找的那個……不是我
-說到底……是被牽扯進……而已......
-已經……切了,……願意放過我
-比起……使勁的逃避……安全的
-不管……都是死路一條……至少到死都不用看那個■■

  從Apocalypse結局來看,Tape3裡說明了主角Luke目前所遭遇的是一個經歷無數次的循環,故事本身就是主角Luke被主謀Issac困在惡夢中不斷循環(回應tape5)(和《浮士德的噩夢》跟《返校》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主角從很小的時候就「接受過邀請」了,因為Isaac說Luke(21)之前加入時比「這個樣子的自己(20)」還要小。
  從三樓的事件,我們能夠猜測:Issac應該就是那個邪靈(或利用了邪靈),右邊的祭品表示有人已經「獻祭」了Luke的父母(tape2的sinner),而左側應該就是屬於主角的位置,然而由小羊William取而代之。
  在這裡的文本暗示William,也就是主角的地位,指涉羔羊、無辜之人、替罪羊,不同之處在於選擇獻祭了William的主角Luke是有罪之人,而這時的William做為替罪羊,又隱喻了Issac和Luke的關係。
  Issac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引自《舊約聖經·創世記》中的人物,亞伯拉罕的嫡子,原配撒拉所生的獨生子,以掃和雅各的父親以撒(Isaac),如果是,就可以呼應在書房裡看到的字跡相同的日記,以及獻祭的概念。
  「以撒」在原文中的意為喜笑。在猶太列祖中,以撒是最長壽的一位,也是其中唯一沒有改過名字的一位,還是唯一沒有離開過迦南的一位(雖然他一度試圖離開,但上帝告訴他不要這樣)。與聖經中其它列祖相比,以撒的經歷較為平淡,一生中變故較少。
  新約聖經中提到以撒的次數不多。早期基督教會認為亞伯拉罕聽從上帝的命令將以撒獻作祭物是信心和順服的榜樣。
  那時亞伯拉罕100歲,撒拉90歲。對亞伯拉罕有子的許諾令撒拉「因為我和我主都老了」就「笑了」,(創世記18:1-15)而當孩子出生,她說上帝使她喜笑(21:6)。
  以撒出生一段時間後,上帝命令亞伯拉罕要他到摩利亞地的一座山上獻祭,祭品為他那獨生的兒子以撒(創22)。當他正要犧牲自己的兒子時,天使出現阻止。
                 ──《維基百科‧以撒》
  利用tape呈現的部分其實做得不錯(but第六捲到底是怎樣),只不過無法解釋三樓的存在,以及屋主的真實身分,我個人認為是很大的劇情破綻,為什麼會存在這個祭祀邪靈的地方?而管家和屋主又是什麼人、在其中擔任怎樣的角色?管家房裡為何有嬰兒房?為何能夠死而復生?因為是夢?
  由於主角Luke精神狀況不穩定,有斷片的情況,惡夢本身也很有可能不只是惡夢,或許能說是時間線的迴圈重演?這些是他服藥之後失去意識所做的「惡夢(事實)」?起初發現Zachary死亡,回到琴房的Luke也有出現幻覺,裡面的選項似乎暗示他才是殺了Zachary的人,可是Zachary是走出宅邸才被殺的,到底從哪裡開始是幻覺,又從何時起是為真實?這一切因為主角的精神狀況而顯得虛實難辨,所謂的邪靈也很可能是出自於他的幻覺。這種處理方式在我看來是一種打迷糊仗的做法,而非為事實的真相留有想像空間。
  整體來說,遊戲是好玩的,一樓和二樓的連結尚稱流暢,即便從三樓開始突然跳躍到惡魔崇拜,要是有好好解釋的話也不是不能接受,然而未見製作方妥善處理轉場的企圖心,使得其間出現難以忽視的劇情斷層,其不合理的敘事和故事性明顯損及遊戲體驗,讓人在破關後只感受到困惑,難以產生因解明前因後果帶來的愉悅情緒,希望這些疑惑都能在官方後續釋出的追加文件裡得到解答。
遊戲載點:PASCHA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登入並按❤!或是按底下的拍手符號按鈕5下,就可以免費贊助我寫專欄。(´▽`ʃ♡ƪ)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騙徒
騙徒
基本上沒有什麼擅長的事情,所有你看到的都是虛擲光陰,包括我那顆大齡中二憤世嫉俗的心。 頭像由羊人([email protected])繪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