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療癒》建立自己的人生四觀

2021/11/16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為何讀這本書?
記得第一次讀這本書是在2018年,那一年正值我在僧伽培養的最後一年,需為四年所學做份畢業製作呈現,我選擇做生命書寫,因為,我一生都在尋求生命終極的目標與方向。這本書裡的病歷表後來成為我畢業製作的『生命故事自我檢視表』的藍本。近來,正值女性生理排卵期的身心變化,處於體驗身心無常變化之中,原定規劃閱讀書籍未依序進行,內心反倒呼喚著我拿起這本《法的療癒》,再度反芻閱讀,似乎正是我所需要的一本指引書。
一直以來,排卵期開始就會有身體上的不適,加上心理上的起伏不定,這次加上隱隱約約的不等腹痛,對生與死開始有些思索。讀這本書的中段時,生理期的腹痛幸得終於能外出看診,得到醫生開的止痛藥才稍作歇息。也許,正值身心上的變化,在閱讀這本書時,感觸更貼近作者,也彷彿身歷作者身旁聽著他娓娓道來對自己的體驗、對佛陀說法的體悟。書中提到的佛典都是佛世時,弟子們生病的情境與關懷對話,這也引起了我對於佛陀如何為生病的弟子說法與給予什麼樣的關懷,使得弟子們安心又能有信心往生。
在閱讀此書同時,我也思索著自己與死亡。雖然年紀尚輕,但自小就一直在探索生命到底怎麼回事已甚多時,看來這課題對我的影響非常深遠。書中作者提到:『每完成一個任務或一個計畫,等於跨國一條死亡線,也就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因此我用"Today is the last day of my life".鼓勵自己,如此一來,每一堂課、每一次會議、每一次聚會、每一次交談......,都是一場告別式。』這句話就像被敲進腦中,受到觸動。其實,我一直以為自己還有明天,很多時候對身邊的環境、人事等都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期待、要求,甚至是勉強自己,少了份感恩與難得一見的珍惜感。閱讀這本書就如和自己在一起一樣,一起重新探討生命觀、醫療觀、死亡觀、宇宙觀,而且,每天也都在練習這一刻往生之際,我是否捨得?我是否都做好告別?即使對人事物有所情緒,我是否也能做好感恩告別?
這本書說什麼?
雖然本書作者是位佛教徒,也是常年致力於佛教教育及佛學研究工作,咋看此書會被誤解會否是一般艱澀、難懂的佛法道理。其實,真正問題不是佛法道理難懂,而是我們身心與環境時代背景關係,讓我們難以與這些『法』有所連結,猶如現代年輕人與上一輩難以互動、溝通一樣,我們來自不一樣的時代背景與教育價值觀。可是,本書作者卻用自己的病痛及長年熏陶佛陀智慧的親身體驗,以當代皆能明白、理解、易懂的方式書寫所體驗的『病歷表』。
除了學習多元知識、不同領域的專精,我想每個人都免不了老、病、死這三大歷程,無論宗教信仰、哲學理念、心理學生命價值建構、道家太極概念、儒家倫理文化等,都在我們有生之年建構起對待老、病、死的生命態度。在《翻轉人生的禪機》書中作者提到:佛家的立場是站在一種覺知的狀態下,知道自己走在追求主流價值的軌道上,而且重點是知道在這個軌道上,哪些部分是為了自己,哪些部分是為了周遭的人。因此,可說這本書作者帶著這樣的『覺知』去重新看待老、病、死,因為,作者學習佛法、教學佛法幾十年,卻在遇到病苦之際竟找不到一本可以陪伴面對病痛的佛家書籍。
這本書的產出是在作者在2006年1月確診為癌症住院治療後,找到『病相應』經中記錄佛陀探病、指導弟子面對病痛,甚至死亡經過的典籍,繼而作為面對病痛、死亡的陪伴方法與重新建構人生四觀。此書可說是作者遇到病『苦』,到醫院檢查出病『苦』的原因,進而與醫療團隊找出病『苦』的治療方案,最後以『病相應經』為自己療病期間的生理與心理上的安頓,希望能清楚、放鬆面對病、死,以享受當下完成每一次的告別。
為生老病死預建人生四觀
作者在未確診肝癌之前,覺得人生很美好,好玩有趣的東西很多,但在生病之後,慢慢體會到『一切世間不可樂想』,只不過是一個因緣的現象作用吧了!先前提到看此書時,我正處於排卵期至生理期期間的憂鬱思緒,而且,我發現在這段期間,女性有很大的自我反省與整理自己的向內觀照。貓在快往生前,都將會離開主人,找一處地方安詳往生,據說是不希望被主人看見自己的往生,增添主人的麻煩。我自己在排卵期至生理期時,會開始不想與人群接觸,開始找一處無人地方,自個兒與此時身心因荷爾蒙變化在一起,整理思緒,同時,也適應不適的身體狀況。很多時候,我們身邊所謂的關懷其實是在擾亂一個人的自我整頓期,反而形成對方的另一種身心負擔的消融。
因此,我在閱讀此書同時,也在重新建構人生四觀。我認為不必等到面臨病苦時才開始建構人生四觀,那時候已經有些來不及了。在平常健康之際,就得依序這樣的人生四觀對待自己的生命與他人共處的態度,如此一來,假使病苦臨死也不至於太多的懊悔。
人生第一觀:生命觀
只要是正常的人都將會思索到人生為何?何謂死後世界?或是此生活著意義、價值為何?之所以會有如此困惑,大都因我們認為此生是很『真實不虛』的人生,會擔心自己活不好,往生時帶有恐懼、懊悔之前未能及早珍惜與回饋親友的一些心理遺憾,說得如實一些,就是我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認知,我們只不過是很多因緣元素組合而成的『我』。我們還是希望可以保留這樣的『我』直到永遠。
在體會生理期腹痛之時,我都會想到過去身邊友人往生的歷程,不斷地在想他們是如何做到的?我這麼說是因為有些友人往生時,大都年紀和我相當,三十幾歲就得面臨死亡,甚至也曾經關懷過十歲左右的小朋友,是如此坦然、輕鬆地往生。每當我躺著觀想自己就在面臨死亡之際,我自己也就會莫名的緊張、害怕起來。我發現自己還沒夠勇敢去觀想這個身體、心理是眾因緣元素所成的綜合體,當越去如此思索時,也就感到這個身心是『我』。
最後,我將念頭放在念佛菩薩聖號上,也觀想著諸佛菩薩是與我一起而我也將在離開之後,投入佛菩薩懷中,同時,也做想沒有了身體束縛,我將會更自在的投奔諸佛菩薩光明之中。當如此做想,內心的恐懼、緊張逐漸轉為放鬆、從容接納自己也許就一覺不醒之際,自己是能夠平靜以待。因此,在生前建立生命觀、信仰觀非常重要。即使沒有信仰,自己對待人生的一種信念或態度,也都是有所幫助的。
人生第二觀:醫療觀
近來月事頻頻異於『正常』狀況,加上過去有過囊腫病史,再來也久未追踪檢查婦科。趁著一些因緣,最近前往醫院做檢查以安心,二來也可為自己的身心做些什麼樣的醫療對策?做了這些對策,我如何面對自己的身心反應?這些在書中作者也一而再地透過研讀『病相應經』的佛陀與弟子們對話中,摸索出一套《經文病歷表》,為我們設計出若病苦時,如何循著經文脈絡去看到佛法的開導,達到面對疾病、死亡,進而調伏內在深層恐懼與不安,一種法的療癒方案。坊間的醫療大都歸於外在儀器偵測治療身體,但法的療癒則能深入內在的調伏與所能體證的終極方案。
💡 聖嚴法師曾說:生病的時候,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佛菩薩(或自己的宗教信仰),如此一來,自己就是沒有事的健康人。
人生第三觀:死亡觀
作者提到:治療過程也可能面臨個人的生死問題,所以還要進一步思考生死觀。生理期期間,自己也會假設如果現在就要面臨死亡之際,我有把握嗎?即使已是追隨佛陀的學習者,但對於死亡仍然存在不知所措,加上在《幸福告別》為何生死離別是份幸福的禮物?有提及自己在十歲左右時對死亡的一種深層恐懼,所以,還是離不開對於死亡的面對心理狀態。
💡 杜正民:每完成一個任務或一個計畫,等於跨國一條死亡線,也就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因此我用"Today is the last day of my life."鼓勵自己,如此一來,每一堂課、每一次會議、每一次聚會、每一次交談......,都是一場告別式。
我將這段話銘記於心,時時刻刻在每一天中提醒自己,這一個人、這一件事、這一分享,都是我最後的告別。既然是告別,我當珍惜與用心於當下,即使有所不完滿之處,我也將盡力去感恩自己、感謝他人,用心念祝福自己,也祝福他人。當死亡來臨之際,我也將不會懊悔過往的不完滿,也不追悔過往的得失,以此來安頓身心,我想這也是對自己死亡的最珍貴的陪伴禮物。
💡 聖嚴法師:死亡不是喜事,也不是喪事,而是莊嚴的佛事。
人生第四觀:宇宙觀
書中分享宇宙觀是個人面對未來世界的一種想法,這也是我前面提到何謂死後世界?在『病相應經』很多時候無論出家比丘或在家居士都非常關心死後會到哪裡?但佛陀從來不會回答這樣的問題,反而在當下用最適合那個人的根性去引導,回到自己的身心深層的一種自我覺知的操作,令那個人馬上體會所擔憂的盲點是如何由身心延伸起來的。
💡 生命的起點就是死亡的起點;生命的終點也是死亡的終點,兩者無差別。
讀到這段話,內心有如晴天霹靂的震撼。因為我真的很在意這一期生命,也很愛這一期生命,想到如果不在這個世界了,那會怎麼辦呢?雖然我們常在人世間遇到不愉快的人事物時,真的覺得不想再來人間了。我就常在思考這樣的一種想法。其實,這是很矛盾的『自我』。說得如實一些,就是很在意『我』活著時候要順己意,不要麻煩人事來干擾自己的生活,就是有個追求與排斥心理一直作祟著。佛家很清楚就指出,人的生命,沒有最早的源頭和最終的結束。一期一期的生命,就是不斷地在覺知、體驗、放下、回饋。
總結
書寫這篇心得之際,我也已經結束生理期了。每一次的生理期開始與結束,在身心上所體會的世界都很不一樣。生理期間就如在一個暗室裡不斷地收拾、整理內在空間,清除過往堆積在內在的負擔;而生理期後又會開始有著全新出發的能量,蓄勢待發,對未來充滿活力與希望感,有著願意為他人回饋的心量。其實,這時候是需要智慧來照顧這股能量,不然,往往在熱情高盛時遇到挫折,將需要漫長的修復期。
『當正念正智以待時,是則為我隨順之教。』我很喜歡這段偈子,在經典中,『正念』指的是時時將心安放在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上,並非一般坊間所說的正念。依著四種正念觀,與智慧結合,全面而深刻地覺知自己一舉一動的各種覺受—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都是隨著因緣而生。
因此,《法的療癒》成了陪伴我度過這段生理期轉換的陪伴書,提醒著我生命不能等到病、死才建構人生四觀,平常身心健全時,就該做好準備,就如在銀行存款、投資一樣,以備不時之需。如書中最後的讀經筆記,『面對痛,是最好的修行』,我非常認同,不然平常都覺得每天都還有明天,對每一天、每一刻,都沒有好好做到告別與感恩,在『躺下』之際,真的還會有所罣礙。如何面對、接納自己,才是人生的一大功課!
Wass 瓦思
Wass 瓦思
愛閱讀 | 學浮人 | 文字分享者。希望透過閱讀與書寫,分享浮圖(佛陀)的智慧、古德聖賢的體悟,化為現代人都能懂、能說、能用的思考維度與實踐方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