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之戰】從脫歐公投看,如何利用數據操弄公投結果

2021/11/2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公投是將複雜問題,簡單問。從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事件,揭開領導團隊如何利用數據,操縱公投結果,如何利用一兩句標語,激起情感共鳴,決定國家方向。在一個公投選擇,使國家一分裂為二。
複雜問題,簡單問。
公投將困難決定分成簡單的二維模式,非黑即白。你知道你的選擇可以被操縱嗎?
【脫歐之戰(Brexit vote)】描述英國脫歐事件,採訪當時的參與人物和事件改編的電影,以脫歐團隊領導者Dominic cummings第一視角(Benedict Timothy飾演)一窺分析公司如何利用脫歐測試的第一個大型英國公民心理試驗。
2015年,英國首相卡麥隆(保守黨代表)兌現競選時承諾,提出在2016由公民投票決定英國是否繼續留在歐盟。脫歐戰爭這一刻開啟,一個弱小從沒贏過小金魚獨立黨對抗大鯨魚保守黨領導帶領其他黨派的戰爭開打了!
2016年6月23日,英國脫歐公投廣告。

公投的選擇,要的不是正確與否,要的是勝利!

在擁有執政黨支持的留歐派下,一開始民意傾向留歐,為什麼會最終會由脫歐派勝利呢?
公投的戰爭一宣佈開打,兩派之間想要找出民眾對於脫歐/留歐的在意點是什麼,留歐領導人,認為將經濟和工作機會是大家關注的焦點,試圖將留歐的好處以現有數據說明利與弊。
但Dominic cummings直接找出情緒共鳴感,能讓行動馬上改變向來都是情緒,找出情緒共鳴感。最強烈的情緒是「恐懼」、「憤怒」。

恐懼-7600萬人口湧入英國

源自:Vote leave app (The campaig Vote Leave)
當時英國憂慮移民湧進英國,傳言土耳其將在不久後進入歐盟,留在歐門將開啟難民的大門,有7,600萬穆斯林人口得以在歐盟境內自由流動,自由進入英國。這7600萬人口,膚色不同、文化、宗教不同,這些人可能搶走你的工作機會、可能可能造成犯罪、可能讓你的公民福利變少,留在歐盟,他們就可能會湧入進來。

憤怒-3億5000萬英鎊消失

源自:Vote leave app (The campaig Vote Leave)
另一脫歐口號,英國每周可以拿到3億5000萬英鎊的額外資金,可以用於英國國民衛生服務(NHS)數字簡單明瞭,而且龐大具吸引力,更具有政治說服力。對各年齡選民簡單理解,留在歐盟錢就會不見,一直納稅的錢,因為留在歐盟,就失去這些錢,脫歐我們就可以每周有3億5000萬英鎊留在英國,自己使用。
數字哪裡來?不知道
是不是事實?不重要
但能否影響公投結果?非常有效!

【Vote Leave, Take Control】毒雞湯般口號油然而生

源自:Vote leave app (The campaig Vote Leave)
情緒勾起生活不如意痛苦的不滿,對不再是經濟大國的失落憤怒、對失業恐懼、對生活權力剝奪無助感逐漸勾起,想要改變、拿回主導權。離開歐盟,經濟就可以自己主導,生活就有可能改變。
公投的勝利是一半的票數......再+1
公投的問題是討論國家發展,評估整體國家未來趨勢,但能讓決定公投結果的是情緒爆發點,強而有力可已馬上改變行動的情緒是憤怒、恐懼、不滿,這些才是主導公投結果的關鍵點。換句話而言,決定國家發展的基礎決戰點就是【情緒】。
找到引起影起共鳴的引發點(Trigger),接下來是如何精準、再精準、更精準將標語投放在任何可受影響的選民,如何轟炸、再轟炸、繼續轟炸直到最後一刻繼續轟炸公民,直到改變投票行為。

數據公司Aggregate IQ、劍橋分析公司,開始精準投放廣告、放大情緒打擊戰開始

當時Aggregate IQ找上脫歐派領導Dominic Cummings,說明不需要民意數據庫就可以找到選民,因為現在最大數據庫是「Facebook」。
社交平台數據可以知道我們在為什麼熬夜,我們什麼時候睡覺,喜歡和誰再一起,喜歡去哪裡,什麼時候分手,什麼時候有新對象,這些永不停續更新數據,可以建立每一個人的個性、喜好、行為模式、更甚者反向改變我們行為。藉由Facebook可以找到那些政治冷漠不投票的人、另一個就是搖擺不定的人,也就是所謂的中間選民,成為兩大派爭取的關鍵票數「300萬張選票」,沒有列在民意調查數據數,但在Facebook可以找得到勝利票數。
微目標(Micro-targted)廣告放送模式
利用數據可以將一種廣告針對千萬人改成千萬種版本,藉由你的點擊率、按讚數、分享數、影片觀看紀錄決定每一次廣告發送版本,充斥在社交平台facebook、twitter,再重新藉由點擊率、按讚數、分享數調整,每一次調整都可以讓你的情緒更有共鳴感、更有帶入感,不斷加深再加深這些行為模式,不停不停循環,直到你的行為改變。
摘自:脫歐之戰劇照
不停播送、調整、播送、調整、播送、調整、再播送。悲劇產生....

2016年6月16日,公投一周前發生女議員死亡悲劇

全民公投還有一周的英國,英國工黨女議員,41歲的考克斯主張維護敘利亞難民的權益,同情外來移民, 反對英國脫離歐盟,於選區參加選民活動時,遭遇槍擊,因傷勢過重不幸喪生。涉嫌行凶的52歲男子邁爾(Thomas Mair)持槍與刀攻擊她前還高呼「英國優先」(Britain first)口號。(源自衛報The slow-burning hatred that led Thomas Mair to murder Jo Cox)
2016年6月23日,英國以脫歐51.9%對留歐48.1%票數,脫歐勝利。
證明數據操弄公投模型成功

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爆發

在2018年3月爆發不當取得5000萬Facebook用戶數據醜聞爆發,吹哨者布蘭特妮‧凱撒(Brittany Kaiser),公開相關文件揭露之前劍橋分析公司信件、項目計畫、案例研究、談判,超過 10 萬份,涉及 68 國,披露劍橋分析用來操縱選民的全球基礎設施網路。當中也顯示Aggregate IQ為當時與劍橋分析公司分享資訊、資源往來,劍橋分析公司亦向脫歐團隊策略規劃,合作脫歐公投計畫。(紀錄片:個資風暴:劍橋分析公司事件)(衛報:The Cambridge Analytica Files-The Brexit whistleblowerAggregateIQ: the obscure Canadian tech firm and the Brexit data)
  • 2016年英國脫歐是劍橋分析公司第一個大型試驗。
  • 2016美國川普選舉是第二個大型試驗
    (紀錄片-不公平的遊戲:川普是如何贏的)

公投問的是國家議題,但對於公投結果卻是以勝利策略考量

每一個公投議題都是國家議題,是我們的未來。當把國家議題由公投決定,非黑即白。會有真正答案嗎?
公投會促使每個黨派專注結果,想要勝利,拉攏中間選民、越多人擁護、越多人支持、聲音比對方大聲,勝利就屬於成功操縱民意的那一方。從英國脫歐可以看公投是可以受到數據廣告公司、社群網站、情感渲染操弄,一兩句標語就可以決定結果,但那是事實嗎?那是對的資訊嗎?當我們手中那一票可以決定對於國家發展,那些標語是真是假不重要嗎?
真正的答案,淹沒在激情憤怒的雙方拉鋸戰爭下,我們在乎過嗎?
劍橋分析公司不是第一間也不是最後一間利用數據影響選舉的公司,英國脫歐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受到操弄的公投,每一個國家都無法倖免於此,社群網站、媒體新聞、軟體資訊分享資訊,這些資訊都受操縱於不同公司、利益團體、立場人士,手中那一張票卻是決定國家的選擇,我們能不在乎資訊正確性嗎?
這一次的選擇,你投贊成還是反對?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雪人看紀錄片
雪人看紀錄片
長期關注紀錄片的文字者,希望隨著紀錄片用文字接近這世界真實樣貌,以不同角度觀察這世界,呈現不完美但又美好的世界。諸多事情的資訊只有接近事實的樣貌,沒有絕對事實。 【這世界不完美,但仍有美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