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一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野村 祐 壓克力/畫布 2019 66×48
以下音檔適合睡前與打掃時候聽~
∴1981年1月15日
RA: 我是Ra,我從未透過這個器皿說過話我們必須等到她被精準地調頻之後才能發聲因為我們傳送的是窄頻振動。我們在無限造物者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曾經觀察你們群體我們被你們呼叫而來因你們需要有廣泛的通靈經驗或者如你們所言一個進步的方法用以研讀你們的身,心,靈的型態幻象,你們稱之為尋找真理。我們希望能提供你們一些不同的觀點解讀那永遠不變的信息。此時我們很樂意談任何主題或討論任何你們所提出的問題。
發問者:你們有特定的目的嗎?如果有可否告訴我們一些關於你們目標的內容?
RA: 我是Ra,我們現在開始通訊。我們屬於一的法則。在我們的振動中極性(polarity)是和諧的; 複雜的事物被簡化; 矛盾(paradox)有解答。我們為一。這就是我們的本質與目的。
我們在你們星球存在的歷史久遠我們曾經數次傳遞一的法則,合一(Unity)法則,單一(Singleness)法則給你們人類,雖然成功的比例不一。
我們曾經在你們星球上行走我們看過你們人類的面孔。
然而,我們仍會待在這裡因為我們覺得必須為曾經造成一的法則被扭曲這件事,負起很大的責任。我們會繼續下去直到,容我們這麼說,你們的周期適切地結束。如果不是這一周期那就等下一個。我們不屬於時間的一部分,因此可以在任何地球時間與你們同在。
上述所言是否給了你足夠的訊息理解我們的目的我的兄弟?
批註:
1 器皿在基督教有特殊意義一個人願意做神的器皿表示清空自我(ego),接受聖靈運行。在本書則是指一個人願意暫時靈魂出體把身體借給Ra做為溝通媒介。
發問者: 是的已經足夠,謝謝你。
RA: 我是Ra。我們感謝你的振動,還有其它問題嗎?
發問者: 我曾聽過“Ra”這個名字與埃及人的關聯你們跟那個Ra有任何連結嗎?
RA: 我是Ra。是的,這連結是一致的。這樣說明清楚嗎?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發問者: 你能否把你和埃及人之間的角色說得更仔細一些?
RA: 我是Ra。Ra這個振動是我們的身分,我們是一個群體,或者你稱之為社會記憶複合體,曾與你們稱之為埃及人的族群接觸過。同時間來自我們密度的另一批人與南美洲人接觸,所謂的'失落的城市'就是他們的成果,他們嘗試對一的法則有所貢獻。當時我們跟一位掌權者講述一的法則,他聽懂了並且頒布一的法則到全國。
然而,那個時代的祭司與人們很快地扭曲我們的訊息,剝奪了一的法則原本蘊含的憐憫心。因它包含一切,它無法憎惡任何東西。
當我們無法再找到適當的人選闡揚一的法則,我們離開自己曾佔據的位置因為它已經變得偽善。其它的神話則跟極性以及你們複雜的振動有關。
這樣是否提供足夠的信息?
還有其它問題嗎?
發問者: (這個問題遺失了因為當時發問者坐的位置離錄音機太遠。)譯註。可能是問“可否簡單解釋一的法則?”
RA: 我是Ra。如果你願意,可以把宇宙想成是無限的,這一點還未被證明或被反證,但我們可以保證你自己是沒有盡頭的,你的領會,你所稱之尋找真理的旅程,或是對造物的認識都沒有盡頭。
無限的東西不能是許多個,因為許多(many-ness)是一個有限的概念。
要有無限,你必須辨識或定義無限為合一(Unity);否則這個詞彙就沒有任何意義。
在一個無限的造物者之中只有合一的存在。你們都看過合一的簡單例子,一個三棱鏡(prism)展現所有顏色來自於陽光這是關於合一的簡化示範。
事實上沒有對或錯,也沒有極性,你們舞動著穿越心身靈複合體(complex),你們此刻以不同的變貌娛樂自己,但一切終會在某個時點達成和諧。
這些變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是必須的,而是由你們每一位所選擇做為另一種理解包羅萬有的完整合一的方式。現在不是說一個類似或有點像的東西,你是一切事物,每一個存有,每一個表情,每一個事件,每一種情境,你是合一,你是無限。你是愛/光,光/愛。你是你本是。這就是一的法則。
我們需要解釋更多細節嗎?
發問者: 不用。
RA: 我是Ra,此時有其它詢問嗎?
發問者: 你對於在我們物理實相中即將來臨的全球改變有什麼評論?
RA: 我是Ra,我寧願等到這器皿再次達到一個合適的專一狀態深度再開始說。
這些改變是非常非常微不足道的,我們對於帶來收割的狀態並不擔心。
發問者: 如果一個人努力做為一個催化劑以促進全球意識的覺知,請問這個人對於上述的大方向是否有幫助或他什麼也沒做除了對自己有作用之外?
RA: 我是Ra,我們將分兩部分回答你的問題,這兩部分都同樣重要。
首先,你必須了解關於你與其它人的區別對於我們是不可見的。我們不認為提升一個人格意識與提升另一個人格意識有什麼分別。這裡所謂的人格是你們所投射的變貌1。因此,學習與教導是相同的,除非你沒有教導你所學習的東西; 如果是上述情況你對於你/他們的幫助就很少。這個認知應該讓你的心身靈複合體好好思考,因為它在你們的經驗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進行第二部分之前容許我們聲明我們的理解是有限的。
群體-個體化意識可以定義為在一個群體中分享彼此的認知。因此,我們對你說話並且同時接受我們的變貌以及你自己的變貌,好詮釋造物的法則,尤其是一的法則。
對於許多人而言我們的訊息並不有用(not available),因為這不是一個容易理解的通訊方式,或哲學類型。無論如何,我們的存在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尖銳的範例,我們嘗試去教導,一種基於需要以及接近絕望的嘗試。
批註:
1.以Ra的觀點,除了太一,其它事物都是幻象,或變貌; 所以本書中會一再出現變貌的詞彙。
2.在Ra的世界,意識以群體為單元,跟地球上意識以個體為單元不同。
3.完整的原文是'身心靈複合體的群體',為了簡化文句而省略部分詞彙。
在這個團體的每一個人都努力去使用,消化我們透過這器皿傳遞的訊息,並使這信息多樣化,盡可能不被扭曲。
藉由分享你們的光你們將啟發少數人,這就是你們盡最大努力的最佳報償。
服務一個人就是服務全體。因此,我們把問題拋回給你,我們聲明,唯一值得做的活動就是: 學習/教導,或教導/學習。
除了你自身的存在再也沒有其它事物更能展現那起初思維(the original thought),以及眾多的變貌,來自那無可解釋,無以言喻,被神秘覆蓋的源頭。
因之,盡可能地去教導各個群體變貌,越多越好,嘗試去辨別並編織你的道路。
途中,你們的教導是值得去做的努力。對於你們服務的渴望我們想不出有比這更勇敢的事了。
關於這主題還有什麼可以談的嗎?
發問者: 你將來還能跟我們通訊嗎?我們未來還可以呼叫你嗎?
RA: 我是Ra,我們將與這器皿有良好的接觸,因為她最近有過出神(trance)的體驗。在你們的未來,她能夠與我們的思想溝通。
然而,在打擾通靈者之後我們建議採用適當的程序幫助器皿順利回到心身靈複合體。你了解如何滋養這器皿嗎?
發問者: 不知道你可以解釋嗎?
RA: 首先我們建議保持簡短的靜默,然後重複器皿的振動聲音複合體,你們稱為名字。重複這過程直到得到響應。然後短暫地將手放在器皿的頸部幫助她充電。最後,將你們所有的愛灌注在一杯水中讓器皿喝下,這樣就會幫助這個體恢復元氣。因為她的變貌對於愛的振動有很大的敏感度,同時充能之後的水能帶來舒適感。你現在懂了嗎?
發問者: 不完全了解。
RA: 我是Ra,我們搜索你的心智發現一個振動(某人的綽號),從你發出的這個振動含有最大量的你所稱為的愛。其它人會叫這個個體(某人的名字)。如何將水充能首先在場的人都把手放在玻璃杯上並且腦中想像(visualize)愛的能量進入水中。這樣就會把那很有效的媒介(就是水)充滿愛的振動。
這個器皿此時蠻疲倦的,然而她的心持續向我們敞開仍可以做為通靈管道。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花時間解釋如何紓解她的疲倦。
直到她有響應之前不管任何情況都不可以碰觸器皿。
我不希望使這器皿耗掉她物理能量的最大容量。
目前能量很低。因此我必須離開這器皿。
我在太一的榮光與和平中離開。
在和平中,向前走,為太一造物者(One Creator)的能力歡欣
我是Ra。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