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系列ep.2〉山うた《兎が二匹》:無盡悲傷中的感人之處

2021/12/15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大家早安。連續二週看同樣的作品深掘怕會有點膩口,因此今天換個口味,另開新路,討論的是山うた老師的作品《兎が二匹》,一般常見的中文譯名是「兩隻兔子」。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品,也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兎が二匹〉1、2冊單行本封面 / 轉自作者山うたFacebook
「就算現在只能想起痛苦的事情,但只要往裡面增加開心的回憶不就好了嘛!」

悲傷的迴圈

故事主人翁稻叶鈴是個活了398歲女子,不僅長生不老,而且自帶自癒能力。這個體質上的緣故讓她殺不死也不會病,看似令人羨慕的先天buff卻是鈴的痛苦深淵。
童年時因飢貧交迫被父親親手活埋,復活後卻被視為怪物,從此過著被排斥與不斷逃離的人生。活了接近四個世紀的她,在一個城鎮待得太久便得被迫逃,被周遭的人起疑也必須逃,永久地一人待在孤獨的世界裡流浪,活著只存痛苦的記憶,每天過著被悲傷纏身的生活。
咲朗是鈴撿回來的孩子,在一個沒有人的下雨天,看似死了的躺在街道上。明明不見任何人,明明是需要求救的狀況,卻在看到人後綻放陽光的巨大笑容,好似什麼苦痛都不存在。
鈴因為過去的痛苦回憶而收留了他。原來咲郎被父母所拋棄,卻無能為力。只能拼命堆起臉上的笑容,希望父親也能因此衝著自己笑一下。但事與願違。
事與願違,這就是這個故事的基調。
咲朗拚命堆起的笑容是他的孤注一擲、他的奮力一搏,卻怎麼也敵不過命運。父親最終還是在他的面前拋棄了他,告訴他,我沒辦法愛你。
鈴拚命想死,厭倦了這個活著只有痛苦的生命,卻怎麼也死不掉;咲朗一心想改變鈴的想法,卻只能像一心只希望自己的父母不要拋棄自己一樣,毫無辦法,最終鈴跑去給煙火炸個分身碎骨,咲朗只能努力接受孤獨的未來,卻不小心跌死了。
結果鈴又復活了,咲朗卻再也不在了。
劇情就是這樣,兩人好似被命運捉弄般,不斷悲傷且痛苦的循環著。人生真的很難,想要平凡的幸福與陪伴都必須經過重重考驗,而且考驗最終還無法通過,永遠沒有圓滿。

永生元素

自古以來,追求長生不老的故事時有耳聞,如嫦娥奔月、秦始皇尋藥等,說穿了其實都是人類面對死亡這件事的想像延續。死亡代表毀滅、虛無,是存在的終結與隨之而來的恐懼,因此,思考如何不死不死會如何便是這些故事的共同想像立基點。
但我們也許可以換個角度來想,那如果全天下「不死」會是什麼樣的世界觀?
這時,萬事萬物不再有終結的煩惱,大地不再需求延續,物種不再考量生存,時間不再具有意義--每個人若都與天地共生,這時還有年輕與年長的區別嗎?(試想,每個人類都跟神木一樣古老,樹與草同歲,花與月同齡......)
沒有危險的世界,萬物不再競爭生存;沒有時間的壓力,人們將不再對「時效」與「終點」重視,也根本不需要「繁衍」,甚至連「留下什麼」這件事情都不再有意義。因為本身的存在性不再受到威脅,所以人們不需經歷別離的痛苦,不再明白思念的意涵......——這時候人還體會的到什麼呢?連成長與衰老都不是一件事情。世界從生命的起源到現今,46億年來都是同一批人,同一些物種,沒有新的事物也不需要新的事物,所有的一切都跟宇宙一樣古老。但這時候古老有什麼意義?(這讓我想到讀唐諾《世間的名字》:「無限沒有擠壓,沒有緊張,沒有那種大家困在一起誰也無法逃逸的處境,道德既不需要也無從生成。」)
因此我們可以說,在此前提下,完全永生的世界是沒有意思的。(應該說就我的腦袋來說是沒辦法天才地想出什麼有趣的故事的。)
所以在常見的故事海裡頭,可以發現「長生不老」故事幾乎都是「其他人都一樣但我長生不老」這樣的設定,因為也只有這樣故事劇情才能展開。
好那公式確立了,基本上可以發現很多悲傷故事或是無腦爽漫都是這種路數的設定與走向。
  • 筆者插個嘴:其實就我看來,前一陣子相當火的「異世界」系列或是「重生者」系列很多也都是這種路子。要馬就是重生,所以主角大開buff,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力爆棚(這種無敵設定也跟永生一樣了);要不就是中年廢材轉職異世界,變得很厲害(上面套路再一遍),再不就是兩者都來,重生轉職異世界,然後上述路子再來一遍。
    其實可以理解,「異世界」這類型的無腦爽漫真的是可以看得很開心。畢竟劇情根本不需要什麼動腦琢磨,只要看主角神力爆發,光芒四起就好,而且通常隨之而來還有漂亮妹子,又或是直接開後宮來很多漂亮妹子......。
話題回來,永生故事之所以悲傷也同樣是這個道理。在一個無盡的時空中,除了不死的那個人外,其餘的人都照常生活著,有哭有笑有血有淚地嚐盡人生的生離死別痛苦折磨,但同時也更能明白些什麼,能更加珍惜些什麼。但那個例外的人就只能是被社會被世俗價值拋擲在外的孤獨的人(證據就是你沒看到剛好有一對伴侶同時永生的故事,想來這也不好看)。因為有限時空的意義與價值對唯一的永生者來說只能是獨自被排除在外的奢望,是世界裡無數縱橫交錯之外的一個孤獨的點,這就是其最大的悲劇。
因此,我們聚焦地看〈兎が二匹〉,故事裡「長生不老」的元素本身就是一個很悲傷的設定。但這樣的悲劇不足以說明這是個好故事,任何永生故事都擁有基本的悲劇色彩。這部作品之所以脫穎而出,讓筆者歸納出幾點來談。

突出之處

首先第一點,還是在於惡心眼的作者讓男女主角真的是用盡力氣地悲慘地過活(真的很虐心)。
劇情上,(註:劇情就不再詳述,喜歡的朋友真的推薦去看一看。) 因為鈴認為她不能再跟咲朗相處下去,這將會困住他的美好人生,而且不及早斬斷兩人間的情感聯繫,有一天咲朗離自己而去時所感到的痛苦也將放大更多。所以,鈴想了一個辦法,她規定從今往後,咲朗每天必須配合自己的自殺行動一次,也就是說,咲朗必須每天殺死自己心愛的人,週而復始,直到鈴真的死亡的那天。這不論是人或是對愛情來說,都毋寧是深刻而且痛心的經驗。
當然看似對咲朗非常不公平,他一個孤苦無依的童年,好不容易傷痛被拯救了,破碎的人生終於有了歸處,卻被迫選擇要親手毀了這個歸處。所以在故事第一話就有咲朗努力掐死鈴的鏡頭,咲朗邊流著淚邊祈求鈴不要死,等到鈴終於斷氣的那一刻,臉龐扭曲,眼神渙散,咲朗隨即瘋狂大哭大叫,卻被復活的鈴給一腳踢飛。
咲朗掐死鈴的鏡頭(第一話) / 轉自作者山うたFacebook
這看似滑稽的畫面,在看完整段故事後是笑不出來的。因為這是鈴和咲朗每天都要面對的痛苦情緒:鈴每天都死不了,咲朗每天都要殺死心愛的人。
尤其是作者使用倒敘的方式回過頭來講自殺/幫助自殺這個舉動的因由,將前幾話各個看似好笑又不明所以的設定一一揭開謎底,好笑變得不再只是好笑,苦澀不知不覺在畫面裡萌芽,更是讓讀者看的是揪心--
這個設定是我認為這部作品最最最具巧思之處,不僅很好地利用了永生的設定;被殺者與殺人者也不是被害/加害人關係,而是戀人的狀況,這使得「殺」跟「死亡」這件事情變得不太一樣。因為是「不希望對方死」的前提,這使故事的揪心感受更加強烈,畢竟,殺死自己愛的人這件事情是沒辦法習以為常的吧?
第二點是這部作品粗獷的畫風。我在瀏覽網上各路觀後感時,非常多人會說「畫面跟畫風不好,但是劇情很好。」但我其實是持相反意見的。這部漫畫的粗獷畫風跟灰暗色調正是精華之處。可以發現,很多鏡頭的背景都是全黑底,大量背光的鏡頭、建築物大片的陰影、無數的不成比例的手的影子、回憶的畫面也會套上一層暗色濾鏡、甚至有很大一個亮點--大大的眼睛,眼球處是完完全全的深黑色。
回憶的鏡頭,灰暗、巨大的手的陰影。(第二話) / 轉自作者山うたFacebook
這些常出現的元素,都是重要的觀看點。像是時不時會跳出來「黑咖啡」的鏡頭,多半是回憶中會出現的,而且接連而來的就是會想到咲朗,因為咲朗曾說「就算現在只能想起痛苦的事情,但只要往裡面增加開心的回憶不就好了嘛!」這是他遞咖啡給鈴時所說的話。黑咖啡代表痛苦的記憶,奶油球是增加的快樂回憶,但不知不覺,在鈴的心中,咲朗所代表的就是奶油球的角色,兩者的關聯性就是鈴一直回憶起的東西,因為鈴最終決定要留在這個世上,所以她必須奮力地繼續活著。因此,可以說這部作品的灰黑色調跟物件絕對是有意為之,是特意要營造出來的故事氛圍。
這有什麼效果呢?觀看上給讀者的感受是明亮不起來的,這恰好正對其悲傷痛苦的劇情,漆黑色的眼球很好地傳達了角色絕望的神情,連笑著的畫面都看起來有幾分苦澀。
鈴的特寫鏡頭:轉攝自《兎が二匹》單行本第二冊第九話/日本 新潮社
又,作者本身粗獷的畫風也是特別有味道的地方,沒有非常細非常細的線條,細緻的陰影分佈或是角色身體的精準比例,反倒是這種地方有些失真更有意思。(例如有時會特別大的手、細細長長的脖子、科學家尖銳的牙齒......等。)
另外,鈴在想要逃避痛苦時習慣隨時隨手地揮刀把自己的頭給砍了下來,這個動作也是,甚至很多時候會看到身首異處的她還能正常跟他人對話,有情緒表情,這樣的怪異、不協調、不正常的畫面都很強烈地表達她本身體質的特殊性,非常有衝突感。
背光鏡頭、自殺時的速度感與不協調感(第三話) / 轉自作者山うた Facebook
最後一點,是這部作品的開放式結局添加了無限想像。
故事尾聲時,鈴本以為終於有機會成全自己一死的心願,卻在無意中得知她的體質是可以傳染給他人的,而咲朗有非常低的可能性被傳染。因此,鈴果斷決定放棄這個機會,並使用她沒有時限的一生去尋找咲朗微乎其微的復活可能。她說,若是咲朗真的復活了,那絕不能先他一步而去,獨留他在人世。
鈴的尋找與等待無疑是悲壯的。因為她承受的是不可預測的未來與無法確定的可能。她犧牲的是她終於可以了結心願(死亡)的機會。(若是再過個幾十年科學家死了,鈴可能就不知道怎麼去死了?)她無盡的時間都得拿來尋找跟等待,而且不能知道結果也不能終結自己。
有意思的點是,上述的這個結果,和故事開頭時的她是截然不同的想法。從想死到不能死,從成全自己到為了他人。
但所謂的開放式結局到底在哪裡呢?
我特別鍾愛最終話裡屢次出現的,黑色深海裡冒出氣泡的鏡頭。尤其是最後一幕,這讓我感覺作者好像有意無意地暗示其實咲並沒有死。雖然也可能只是鈴太希望咲朗還沒死的錯覺,但這就是這個故事的魅力,因為男女主角太悲慘了,會讓人無意間想要他們在沒有揭示的故事未來裡有個更美好的結局。
但撇除掉個人心理的感性想法,結尾處這樣的手法也處理得非常漂亮:因為作者又再次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永生」的設定,這添加了鈴身為悲劇女主的存在感,一人一生、無數世代、無盡等待。
「永生」是一個已經被不斷發揮的題材,卻少有漫畫可以將這個設定添加那麼多淒美的色彩,從中可以看到時間之於個人是多麽殘酷的存在,他人的有限相對於自己的無限,有盡頭的愛跟沒有盡頭的離開,暫時的幸福與永遠的哀傷,在這個前提下,咲朗與鈴這兩個主角彼此的眼光與思考方式,樂觀與悲觀,衝突與努力,這都是人物情感被著墨的非常立體的地方,也是我之所以那麼喜歡這部作品的原因。
認真推薦給大家,故事全長也才九話,真的咻一下就看完了。(然後爆哭,我說我。)

這次篇幅稍微長一些,但就不像《違國日記》那樣拆好多點來看了。之後可能可以寫一篇細談這部作品的觀後感,但也是後話了。
下週三一樣會繼續更新,若是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追蹤專題觀看,喜歡這個系列也可以幫我拍手拍爆給我鼓勵。有什麼想看的作品分析歡迎留言告訴我,那就這樣,下回見拉。
AceLiu
AceLiu
文院出生,以文字、音樂與影像為食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