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別-人要離世時是不是總會有些巧合呢?

2021/12/1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該怎麼描述這集的故事呢?聊齋誌異內的確是有關許多奇人軼事或是花妖狐媚與靈異鬼怪,從以前我就很喜歡這些內容,或多或少我也是從潛意識裡讓自己相信,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會有我們不可名狀或是難以驗證的一些事情,這樣一來,可能就有讓自己深愛的人永遠存在的那種想望。
夢別,其實是一種相互的感應,可以讓人覺得這中間的關聯是的確存在。
各位是否也有類似的經驗呢?
歡迎各位蒞臨來聊聊齋,在這邊你可以聽到如同聊齋誌異內的故事,或許聽完不見得會多有感觸,但也說不定可以覺得別有興致,今天要跟你分享的故事是聊齋誌異內有關夢境、做夢的短篇,請讓我們來聽聽「夢別」的故事。
夢別
有位名叫李王春的先生,他的祖父與我的叔祖父玉田公的交情最深,某天的夜半時分,李先生的祖父夢見玉田公來到他家裡,神情相當黯然地和但又是他閒談著。
聊到一半李先生的祖父問:「你是有什麼事怎麼特別來這趟呢?」玉田公則說:「我就要出門遠行啦,所以過來和你告別呀。」李先生的祖父又問:「你是要到哪裡去呀?」玉田公回答說:「可遠囉。」說完就逕自地走出了宅門。
李先生的祖父跟在後面想送玉田公一段路,於是跟他便走到了一個山谷之中,此時看見某處石壁上一道很大的裂縫。玉田公這時候就拱手和李先生的祖父告別,然後背對著這個大裂縫,慢慢地倒退行走,整個人隱沒進入了裂縫之中。李先生的祖父連聲呼喊他,玉田公卻都沒有回應。
頃刻間,李先生的祖父驚醒了過來,才發現原來剛剛是在作夢。到了天亮時分,李先生的祖父把這個夢告訴了李王春的父親,李太公李敬一,並讓他準備好弔喪用的物品,並說:「我想,玉田公已經死了!」李太公李敬一建議先派人打探一下虛實,再上門憑弔也不遲。但李先生的祖父不聽,竟然穿著一身素服直奔玉田公家中,一到玉田公家的門口,就看見辦喪事的旗幟已經高高掛在門上了。
唉!古人對待朋友,無論是生,還是死都是如此地信任,可見《後漢書》所載張劭的靈柩到墓穴不肯前進,直到好友范式到來並弔唁之後,靈柩方肯安然落葬的事,就不會是假的了吧。
以上是聊齋誌異中,夢別這個短篇。其實自身剛好在最近(或說近年)也有類似的經驗,而也是因為如此,來聊聊齋才會這麼久才都沒有更新,本來在說完這個故事後應該會有些心得可以跟各位分享一二,但我更想與各位分享的,卻是我這段期間與夢別有關的親身經歷。如果各位聽眾能接受我的任性,那再麻煩各位繼續聽下去了。
清晨五點多,背景是機器運轉聲響的低頻轟鳴,雖然能聽得見但絕不會讓人因此醒來,所以讓人醒來的是夢境。
又一次地我因為作夢而哭著醒來,不知怎麼地我會作到這樣的夢境,醒來後第一件事情是趕緊回想那些夢中的場景,雖然我因此淚流但也並非不願再回想起的噩夢,只因這些夢境都與我深愛的人有關,所以我並不想將此收藏在記憶的抽屜裡,但當我作夢而將此翻起爬梳時,又讓我只能不斷地觸及自己的悲傷,再以眼淚換取想念的停止。
這次的夢境是這樣的,在記憶深刻前的場景我不是很有印象但我可以確定那或許是一般的吉光片羽而構築的世界,倏忽場景切換到一個長者坐在貌似階梯狀的地方,感嘆著自己怎麼活得那麼不開心呢?在這個當刻我馬上認知到了,那就是我所深愛的家人,我先強忍著情緒與其對話著,說著「我們都很愛您」,然後我看到的應該是那泛紅的眼眶與我對視,然後又彷若聽見「好啦,我知道。我不能再這麼常上來看你,你要好好照顧其他人。」下一秒我情緒潰堤,想衝上前好好抱著,但我就這樣醒了過來,伴隨著的是我本來從內心的嘶吼變成的喉音,一句我愛您還停在嘴裡,眼淚與鼻涕簌簌地不止,我默默地起身走出房間,坐在沙發上讓剩餘的情緒盡情宣洩,再回去就寢。
這,並非我第一次哭著醒來,本來想仔細地記錄下來前幾次的過程,但我發現越是這樣想,我就越不敢這麼做,起因也是因為我的個性之故,事情一但過了我就拋諸腦後有時候甚至就完全忘了而不自知,所以我在潛意識內或許也因此抗拒著吧,不想忘記,我其實並不想忘記。
可是人生路途仍然要獨自踽踽前行,適時的放下一些或許才是正解,故我還是決定把每次的情節都稍微記錄一些,也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從頭開始,在深愛的家人離世前莫約一兩週吧,我竟難得地夢到了家人宛如日常地場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用餐團聚時刻,在那個場景我其實並未多想,而醒來後也只覺得或許自己只是日有所思而夜有所夢,殊不知或許這就是家人跟我的「夢別」也說不定。
再來的第二次,則是家人離世後,我也前去了早先就已安排好與朋友的旅行,在旅途中當然有體會到久違的放鬆感,但就在過夜的隔天清晨,我一樣是因為夢到了自身需要長期出差而不在家人身邊,所以要跟家人告別而要家人好好照顧自己,此時才驚覺不對家人已離世了,而自身就在這樣驚訝與不捨之中醒了過來。
後面還有第三次,這次的經驗我個人是覺得比較像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因為夢的場景也是稍微具備邏輯可言,但會讓我難過的則是在夢境中,我需要去回放家人可能在離世前需要經過醫療行為的過程,而那些過程的確是不舒服的,但這次我則是在夢境中理解家人其實早已離開,而不斷在心中默禱著現在已無病痛,只是我仍觸景傷情,所以就這樣醒了過來。
而第四次,就是促使我要認真記錄下來,而在前面說到的,清晨五點多只聽見背景音是機器運轉聲響的低頻轟鳴,而伴隨著是我不能止的啜泣聲。
很多事情是能夠同理的,但也有許多事情是需要經歷過才叫做真正的懂,有時候每件事情的發生,或多或少都帶著些提示,讓人在這個世上需要多做些功課或是完成些什麼。經歷過了這次,或許說是每個人必經的旅程,才讓我更明白自己其實是要更能表達自身的情感,給自身所在乎的他人。每個人與人之間,都需要溝通表達,才能讓彼此知道心內的想法,雖然這句話非常的白話,但實際能做到的至少對我來說,是相當地困難。
以上是我私心的想法與紀念,也謝謝收聽到這邊的聽眾,感謝收聽本集的來聊聊齋,我是職地酉聲,如果各位聽眾有什麼想聽的故事,歡迎到我的IG留言給我,我們下次再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職業為地政士的七年級生,用自己累積數年於房地產市場的經驗,歸納一些心得與各位分享。 身旁的伴侶則是專業的民法、商事法律師,彼此間三不五時有些地政學界與法界的【溝通交流】。 希望自身的分享能擴及更多層面,讓人們對於不動產業界或法學業界可以有更多不同的看法。
聊齋誌異雖然是跟花妖狐媚、奇人鬼怪有關的小說文集,但多半都可以從中窺探一些人性層面的問題,在這會將聊齋誌異中一些篇章改用白話的口吻,或許偶爾還會參雜一些個人的想法,如果覺得用看的太麻煩還有有聲版本可以聽。這本書帶給了我許多共鳴,也是陪著我在書桌前度過許多時光的良伴,所以就讓我們來聊聊齋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