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改變了我的一生(9)

2021/12/1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攝於台南
這一陣子,我感受到諸多關懷。國小的一個玩伴,從法國留學回來沒多久,常常三不五時來醫院看我,帶藥酒給我擦,跟我聊聊天,幫我帶想吃的東西。
就連我以前教過的學生也來看我。三個升四年級的小男生,一個長得像蘇有朋,聰明可愛;一個是乖乖牌,就像白面書生一樣;另外一個則是讓我頭痛不已的小男生,脾氣暴躁,但心地善良。前面二個小男生來看我,我並不覺得意外。但是,第三個小男孩會來看我,我真的很感動。以前,他被我處罰最多。那時,我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這樣的孩子,我很恐懼、害怕,只好以權威、棍子來對待他。我內心很清楚,當老師拿起棍子的那一剎那,就表示老師已經沒有別的方法了!
還有二個小女孩,帶著一束可愛的雛菊到醫院來。說實在的,我並不覺得我曾特別照顧這兩個小女生。通常在一個班級,老師會注意的是特皮、特聰明或特笨的孩子,很少會去注意到普通的孩子。只不過,有時候老師一個小動作,卻能影響孩子深遠。我還記得其中一個小女孩的母親曾告訴我:「老師,你知道嗎?我們家小玲從來沒有收過老師任何的禮物。那天發成績單,她收到妳的禮物,好高興!」我不過是到大賣場,買了一堆便宜的小東西,送給成績進步的小朋友。對我來說,這真的只是一個小動作,沒想到對學生而言,卻是意義非凡。因著這次車禍事件,讓我深刻領悟教師的喜悅與安慰。
我記得,當醫生宣布老爸的內傷大致痊癒時,我偷偷跑到病房外去去哭了一會。太好了!只要命能留著,就是不幸中的大幸!其他的傷,都不算什麼。
老爸的內傷治好之後,就開始治療骨折的問題。因為老爸四肢都有骨折,醫生怕一次開完,老爸的身體會受不了,所以分次進行不同部位的手術。因此,老爸前前後後在醫院開了好幾次刀。每一次手術,就是一次的折磨。每次要開刀的前晚,十二點老爸就得禁食,必須餓到手術完,麻醉藥消了之後,才能吃東西。有一次的手術排在下午三四點,老爸就餓到當天晚上很晚才進食。而每開次一刀,我們也擔一次心,擔心會有什麼意外,擔心病情會不會有進展。
最後,不得不讓老爸知道老媽的死訊,因為老媽的學校要發放撫卹金,無論如何都得老爸簽名。我們已經跟學校拖到不能再拖了,最後還是請大舅告訴老爸這個消息。
老爸知道了媽的死訊,嚎啕大哭:「我早就懷疑她是不是走了!那晚我好像看到她在我身邊。」
看護阿姨說:「沒錯!那是她,是她來看你。」
老爸抽抽涕涕哭了一整天後,他說:「好!讓我狠狠哭三天,我就不哭了!我要趕快好起來!」
老爸是一個意志力堅強的人。我還記得國小的時候,他不想當繼續國中老師,想轉行做外銷生意,所以他開始學英文。每天早上六點,我就會聽到收音機自動響起「空中英語教室」的歌,沒有一天間斷。
有一天,他的肋骨在癒合,痛到吐,吃不下任何的東西。
我說:「爸!你還是要吃東西,才有力氣讓它痛。」
為了趕快好起來,他勉強吃東西。我知道他拼了命想趕快好起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MilchKaffee
    MilchKaffee
    生命就是不斷地體驗與回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