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歌:syudou 爆笑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創作者的掙扎

  默默琢磨許久的歌,雖然描述的是漫才藝人的歌詞,不過大概對任何一個販賣創作的人都有會心一擊之處吧。
  或許有人將漫才(まんざい)與搞笑藝人混同一談,不過我想漫才比較接近精簡的相聲(或雙人脫口秀,)是用最短的捧哏逗哏串出滿堂笑聲,比起來可能比較考驗腳本功力。
【syudou】爆笑
  歌的內容已不能說是爽利藏著冷峻,而要說一針見血也過於隨便籠統而隔靴搔癢。或許只能說是狂氣的殺人鬼,高聲大笑,裝瘋賣傻。你以為會等到他收束一切伏筆最後回到台上脫帽答禮,然後露出含在嘴角的譏誚,但至少像個正常人。
  殊不知,他像個舞台人偶,橫衝直撞,上台下台;卻又讓你明白,人偶裡面有一個人。你想人同此心,人同此理,卻被人偶滑稽而客氣地請回觀眾席,然後讓你看著人偶用尖銳的自尊心自殘。
【syudou】爆笑

為了寫感想腆顏略譯

  最先打到我的,當然是副歌:
ワッハッハッハ
抱腹絶倒 惨めな輩に唾吐いて
ガッハッハッハ
軽く一蹴 哀れみ込めた愛の讃歌
(哇哈哈哈
捧腹笑倒 向著淒慘的傢伙們啐唾沫
喀哈哈哈
一腳踢開 哼起藏有哀憐的愛之讚歌)
  簡單的四行,直接讓聽眾看見大手大腳的愛恨情仇,颯爽直快,緊盯著目標的優秀獵人;卻在扣下板機前吟唱起最溫柔的禱詞。
  然而愈聽愈雞皮疙瘩的,卻是這兩段:
あなたが見て聴いた光たちは今もまだ
心を強く握って苦しませる
「笑われる」「笑わせる」の溝針落として
聴かせてやる だから
この名前くらいは覚えて帰れ
(你現在所見所聞的光亮明快們,現今也仍
緊緊攢著心臟自甘受苦
在「被人笑」與「讓人笑」的溝槽間放下唱針
就講給你聽吧 所以至少
至少記得這個名字 把這個名字帶回去)
生か死か 伸るか反るか
打算的人生 丁半勝負
降りはせず昇り続けるただ
雨晒しだって独り泣いたって
出囃子は鳴ってんだ
(是生是死 數字是上升還是下滑
充滿盤算的人生 卻是骰寶賭大小
不可能退出 只能繼續往上攀爬
而不論是日曬雨淋還是獨自哭泣
出場配樂已然響起)
  或許不管是多麽精湛有趣的哏,聽完笑完也會忘記。所以眾多漫才藝人才會像是祝禱一樣地在台上半開玩笑:「請至少今天回去記得這個名字。」
  出囃子(でばやし)是落語家出場前的一小段三味線旋律(後來沿用到漫才與搞笑藝人界。)有時是因人而異,故而觀眾聽到什麼旋律就知道誰要上台了;有時是因段子而異,哀愁豔麗的鬼故事,當然不會撥弦輕快。而不論台前如何,可能對後台來說,無情的出囃子只是閻王點名;再害怕再淒慘,也只有抹乾淚水整理儀容,上台,講段子。

  附上我喜歡的翻唱:
爆笑 うたった【島爺/SymaG】
  喜歡他的笑聲,既爽快卻又一無所有。也喜歡他前後兩段唱「愛の讃歌」有不一樣的質感;一個有不需要理解而顯得冷硬的奉獻,一個有不為人知所以一笑帶過的哀憫。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6會員
125內容數
寫日常雜記,寫觀後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掉在地上的餅乾屑 的其他內容
推歌:悒うつぼ てねてね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推歌:Kikuo とんねる大冒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推歌:すりぃ エゴロック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講談:中村仲藏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