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窪地沙盤推演

2022/02/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世人普遍只知俄國當敗,卻鮮有人洞察中國恐怖組織(PRC)的灰飛烟滅已近在咫尺。每個人自以爲是的如意算盤、錦囊妙計,在大時代的浩瀚洪流中都顯得渺茫無比,微不足道。然而也正是因爲每個人都工於心計自己的那些蠅頭小利,合力促成了這個荒謬暗黑時代的變調主旋律。一切蠅營狗苟的維穩企圖,都共同爲這個生於不義,死於恥辱的國際體系書寫了送終的鎮妖符文。
雅爾塔體系中,俄國與其前身蘇聯從來沒有充當過全球化經濟的承重墻,更不創造菜人經濟。因此無論蘇聯解體還是俄國受到制裁,以全球化跨國企業爲代表的利益集團都無需承擔顯著成本。相反,反俄還成爲了一種諸如川普通俄門這樣的用於互相攻訐政敵的廉價正確。其背後深層的意圖之一便是攻俄保華。包括WEF在内的各類全球化利益運轉沒有俄國尚能苟且,但決然離不開改開體系下奴隸資源浩瀚的中國。但殘酷的現實是,中國豐盛的奴隸資源只延續了一代人。因此這種基於太平盛世天長地久的所謂國際化視野下的思維習慣,經不起局勢惡化的考驗。
普丁眼下除了及時止損,接受戰略挫敗現實以外,就只有徹底豁出去,不打到俄國革命或解體誓不罷休。但無論普丁做何選擇,對中國來說前方已經有且只有地獄火的洗禮了。因爲俄國這麽一個除了經濟總量外,軍事政治影響力都遠超中國的龐然大物如果因一場局部戰爭的潰敗,狼狽内亂甚至崩壞的話,建立在戰勝國史觀基礎上的國際格局大洗牌便不可避免。這在中國費拉視角看來,作爲自己精神寄托的楚門世界就無論如何也不能自洽存在了。當今中國人和它們祖上三代的潛意識裏,素來視俄羅斯為碾壓自己的戰鬥民族。爹國的經濟再孱弱,肯定也比自己能打一些,事實也的確如此。按這一思維展開,爹國如果都因為一場局部戰爭而難以渡劫,那麽曾經不可一世的中國共產黨又焉能確保自己那卑賤可恥又惶惶不可終日的靜好歲月。這種隱約朦朧的恐懼勢必成爲楚門世界玻璃罩上的裂痕,恐慌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一旦倒下,PRC的一切維穩宣傳企圖皆彈指即破。中國的穩定完全依賴改開以來的剩飯和十億費拉的顱内嗎啡+自我遺忘術。一旦雅爾塔本身天翻地覆,人均極端派無神論者+流氓無產階級本能這二重無敵「光環」加持的中國人會認定亂世已經纏上了自己,於是方寸大亂之際,便是常遇春黃巢朱重八食人樂園的經典重現之時。無它,但手熟爾。
中國共產黨若不叛俄,就必須源源竭力輸血。以眼下菜人器官的供應能力來看斷無持久能力。若依葫蘆畫瓢重施毛澤東的伎倆,叛俄雖可與全球化利益集團共犯苟延一時,卻只能加速俄羅斯巨人轟然倒塌,最後必然由於前述原因反噬中華民族偽敘事體系。中國無論是否把自己綁上俄國戰車,都已進退維谷。
綜上所述,習近平是否侵略台灣,習近平是否被反黨集團火并,反黨集團還能博得幾日太上皇的最後耐心,在當前局勢下,已然改變不了歷史路徑的必然走向。儘管全球化利益集團主觀上至今仍然力保PRC,力保全球化(中國)奴隸制,力保戰後體系,力保全球化敘事,客觀效果上反而加速了歷史車輪的前進。因爲過去70多年來來,一切所謂的中國問題智庫和中國通,都是將中國的GDP量化為人肉資源,單價論斤建模出的所謂經濟學分析。全球化知識分子的無知愚昧和狂妄自大,徹底阻斷了自己瞭解中國文化的前世今生,中國人的身體本能由來,和東亞窪地組織資源動力學根本原理的機會。
2022的中國仍然祥和美好,仍然恬靜悠然。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是考公考研更難了一點,台灣還沒有回歸祖國。可六個錢包就能換來首付的大平層沒有被小日本外科手術,便是國家蒸蒸日上的明證。
奔湧吧,後浪。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島津氏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