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生祥樂隊《臨暗》15+2 週年演唱會觀後隨手記

2022/03/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彩排照片借自 生祥樂隊 網頁,攝影:吳孟翰
1. 和生祥一起完成《臨暗》專輯的「瓦窯坑3」只存在了一張唱片的時間。這張專輯的歌,在生祥後來的生涯中很少演出,即使公開演唱,也多半是簡配的編制,離原編曲很遠。
2. 《臨暗》是生祥和永豐在交工樂隊解散後首度完成的創作,生祥從這張專輯開始沒有了打擊樂器的編制,之後的編制更一路「瘦下去」,直到 2013 年《我庄》才重新找回打擊樂。今天晚上的《臨暗》曲目許多有兩位打擊樂手伴奏,好幾首歌都做了全新編曲,是這些歌投胎轉世之後的面貌了。用這樣的方式重溫《臨暗》,套用生祥今晚的形容,非常美好。
3. 《臨暗》的歌詞多半灰暗、自棄、窒悶、無出路,在最開朗的時候,也是苦笑和自嘲(最早寫好的〈細妹,汝看〉舒朗開闊,卻是例外)。想來和當時永豐和生祥的個人生命低潮都有關係。那時他們都還是三字頭的歲數,前途茫茫,人生和創作都卡關,甚至不確定是否仍然掌握歌樂創作的手藝。十七年後重聽其中風景特別 personal 的歌:〈痛苦像井〉、〈大水樵〉、〈輾來輾去〉、〈路還愛行〉,猶能感受到那時的悲傷和鬱結,之後永豐很少寫這麼私密而悲傷的歌。而這一晚,生祥用十幾年後的狀態詮釋那些歌,情緒咬得更深,火候更見厚度了。
4. 生祥和大象體操合作的新歌,生祥寫亡父的〈發夢到你〉非常動人,像凱婷說的,結合了生祥和大象體操的元素,產生了新的化學變化。這件事之前很難想像,入耳卻是水到渠成。
5. 今晚驚喜的明星,除了搶戲的 Toshi 的口琴,便是負責撥弦樂器的陳崇青了。今天的編制有四樣主奏樂器:口琴、吹管、撥弦、電吉他,前兩樣和後兩樣彼此音頻相近,加上生祥的吉他和六弦月琴,一不小心就會打成一團。然而他們在龐大的編制中不慌不亂,各自找到了彼此較量、相互支援的隊形, 非常精采。陳崇青的撥弦樂器音色,是生祥樂隊不曾有過的聲音,讓整個音場起了很特別的變化,更豐滿,更多彩,和政君的打擊樂器有許多共鳴。當然,這樣的代價是大竹研的吉他常要退後騰出空間,這倒不太是問題,畢竟大竹研也是極好的節奏琴手。(至於博裕的厲害,我們早已領教很久了,今天他有火力增幅120%的感覺⋯⋯)
6. 這樣的大編制,這樣的樂器組成,是現場音控的大難題,結果相當可以。要給穩立音響鼓鼓掌。
7. 鼓手 Nori 和貝斯 Toru 因為疫情不能參加這場演出,代班的鼓手陳玟瑋和貝斯手葉俊麟也都是好手,節奏組由不同的樂手負責,整個音場的底色都不一樣了,感覺比較有稜有角,大概是葉俊麟的貝斯顆粒更明顯,音色更銳利。一面聽一面想,若是 Toru 用他擅長的量體巨大而綿密的貝斯,畫面應該也很迷人。
8. 最後的安可是〈菊花夜行軍〉和〈風神 125〉,這兩首高齡二十多歲的金曲,我歷來聽過 N 遍現場版,今夜的版本,不敢說是「史上最佳」,卻絕對是久久未曾體現的氣勢。〈風神 125〉生祥樂隊加上大象體操足足 12 人加乘噴薄而出的能量極是驚人,你根本還來不及思考、感慨,就已經被那磅礡的聲場擊倒,眼淚自動流出來。
9. 生祥和永豐的作品,是值得珍惜的文化財,是我們的國寶。直到此刻,他們的手藝,他們的作品,都還熱燙燙地活在舞台上。然而這樣一場拿到全世界都能讓看客瞠目服氣的演唱會,賣票賣得很辛苦,成本不知能否打平。演出結束了,團隊需要好好休息,我們卻可以想一想,怎樣讓更多氣味相投的人認識他們、聽見他們。簡單講,我認為他們這樣等級的藝術家,值得一個文明進步的社會好好供養。
10. 今天看來有全程錄音錄影,請密切注意之後實況釋出的消息。演出結束了,《#臨暗》專輯 remix + bonus tracks 版和《#菊花夜行軍》15 週年演唱會實況才剛上市。再說一次,都是值得回味一生的唱片。一條牛仔褲的錢換兩張可以聽幾十年的專輯,值得。詳洽 https://is.gd/Np8y75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1K會員
1.7K內容數
馬世芳2017年迄今的部落格,2021年遷至方格子。包括音樂文字、廣播節目側寫、隨筆、食譜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