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靈魂內有信仰搶不去《時代革命》Veronical LiVeronical Li

電影|靈魂內有信仰搶不去《時代革命》

2022-04-2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香港社會運動帶給我最大的震撼莫過於「Be Water」,即是可以在從雨傘革命至反送中這麼短的期間匯聚如此巨大能量,從5名學生做代表去和政府談判,到「無大台」尊重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有系統建立起應戰方式,選擇適合自己的戰略位置,彼此相互扶持,齊上齊落,不放棄任何一個人。
他們心裡明白,每一次抗爭弄不好可能就是最後一次,每晚都擔心或許熬不過天光,每次出門做下的都是死的準備。理大圍城某夜,抗爭者被警方團團包圍,一條路都沒為裡頭的人留下,任何人只要想突圍都會被暴力以待,他們想了好多逃亡路線,其中一條是從水溝鑽出去,化名為Nobody的抗爭者說,水溝裡的視線昏暗,一下去蟑螂就湧上來,幾乎讓人失去方向感,在又臭又濕又冷的環境裡,出路得靠自己摸索,他氣力耗盡,一度要堅持不住了,覺得自己可能死在裡面,於是決定錄下遺言。
當遺言錄音從手機播出,貨真價實絕望感撲面而來,就算進電影院前心理準備做得再足,面對來自靈魂的絕望哭聲時還是忍不住眼淚潰堤,可那樣的恐懼卻是日夜盤據在城市角落,人們心底。
不只Nobody,無數抗爭者都在這場運動中老早寫好遺言,為未知將來,爭取一絲自由希望。他們見面包裹黑衣,頭戴防毒面罩及頭盔,甚至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在危急存亡時刻卻能成為彼此最堅強的後盾。在運動裡,看見的不僅僅是獨裁政府對於人民的冷血無情,同時在抗爭者身上也看見了作為人的良善無私,我總是想起紀錄片《地厚天高》裡黃台仰站在車上看著香港風景,發自內心說「香港真係好靚」的表情,我想美的不只是香港,還有他們不被摧毀的信念。
當除去面罩後,重新做為一個有名有姓的人,如何延續力量反而是最難的問題,港蘋、立場、眾新聞等曾站在社運前線的媒體一年內陸續死去,言論自由緊縮,生存空間越來越窄,加上一波波疫病襲來,光求取身心靈平安就用盡全力,其實在亂世中,拚命無恙就夠不容易。像林夕在〈最後的信仰〉寫道「靈魂內有信仰搶不去/這種搶匪也許比你畏懼/想保無邪之軀/還是必須好好過下去」。
在上映前香港朋友W特別跟我說,請一定要替她去看。當她說這件事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俄烏戰爭真的會發生,台灣的名字再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與其分分鐘自我欺騙,還不如時時保持警覺,台灣的自由並不是憑空得來,面對威脅,我們沒有輸的本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Isn't happy hour Anytime?
本文發佈於
純純的看電影心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