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村長不聊:寫作應該要設定停損點嗎?
Moonrogu
Moonrogu

17.村長不聊:寫作應該要設定停損點嗎?

2022-04-30|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村長不聊第十七期

寫作應該要設定停損點嗎?

很久以前我在讀別人的「寫作心得」的時候,我讀到有些人會為自己設定停損點;也就是寫到某一種程度,如果沒有達到原先設定的計畫或目標,他就會放棄寫作。
當時限一到,他們還真的放棄了,從此絕對不再碰寫作。在我眼裡,這真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有意思的決定。
寫作應該要設定停損點嗎?其實這問題不容易回答。因為我們需要考量的是,你究竟設定了什麼樣的寫作目標?你的寫作經驗?你願意為達到這個目標付出多少努力?你在現實有其它需要分擔(家庭、工作、學業)的正業嗎?
又,你為何要寫作?
這些問題其實都值得拉出一篇文章來討論。可能這個五月我就會生出一篇「談寫作」,專門來談停損點的問題。在村長不聊,我只是把問題先列出來,讓每一位想寫作的人多思考一下,你寫作是為了什麼才寫?
為寫作設定停損,其實是非常嚴重的損失。尤其對「才寫個兩、三年的人」來說──你沒看錯。寫作才寫個兩三年,在這個產業基本上還只是個菜鳥、新手而已。
寫作是持續的。寫作是依靠人的經驗與思想,在運作大腦與吸收現實資訊的同時不斷累積的產出行為。寫作仰賴人不斷膨脹的書寫慾望,持續性受外界、他人與自我的引導與啟發,進而利用文字拓展出專屬於個人的獨特世界觀。這個世界觀將成為寫作者最核心也最根本的寫作動能。只要寫得越久,寫作者便越能窺看世界觀的全貌,屆時,寫作者將培養出專屬於自己的寫作風格與習慣,讓寫作漸漸成為一件稀鬆平常的行為。
然而,要達到這個境界,只用個兩三年是不可能的。你起碼得持續再寫個四年、五年,甚至可能是十年,才有辦法做到。
很漫長嗎?是很漫長沒錯。你不要以為現在出版業界那些文學作家們,僅僅只費了幾年功夫就成為出書作家。他們早在被看見以前就已經持續寫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可能在學生時期寫作,也可能出社會後才開始寫。不論哪個階段,他們都走過那段漫長且默默無名的寫作階段,他們體會多少痛苦、下足多少功夫,不是你會明白的。
也因此,當你問我,如果寫作要不要設個停損點?我的回答是,嗯,你會想要停損掉,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決定。
我的態度不是說你的決定不好。因為你可能考量家庭要顧,要讀書,要工作,所以不能再把心力花費在寫作上,這個決定是對的;可是,當你單純只是覺得,我寫那麼久,卻沒有相應的回饋,所以我要停損掉了,我要放棄寫作──很可惜,你把你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東西,一下子就捨棄了。
而通常會這麼想的人,他們太小看寫作這門行業,也對自己期待太高、過度高估自己的能力、缺乏規劃。
說到底,你究竟是為了什麼才寫作呢?有什麼很現實的考量,或者單純是你給自己的期望太高?我覺得這都是在設定停損點以前要好好思考的事。
否則的話,在我眼裡,停損點對於一名寫作者而言是非常嚴重且悲哀的損失。
多想一下,好好想清楚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寫。

四月成果總計

這,個,四月,我本來是想說乾脆不要寫村長不聊,不然以後直接棄刊好了(又來了);不過因為這個月發生很多事,所以還是來報告一下近況。
首先很感謝各位創作者參與「稜鏡之書」創作徵文。我以後不會再給自己找麻煩搞那麼龐大世界觀的徵文活動了。未來這個IP,畢竟也算是我自己的創作,所以應該會在某一天獨立成原創故事吧。但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所以如果你是對羅烏沙的世界背景感好奇的朋友,就慢慢祈求那一天的到來吧。
這段期間我讀了不少創作者的作品,也很感謝大家都在文內或者親自留言,告訴我你們喜歡這樣的世界觀。你們玩得開心我也開心,能夠見到那麼多從來沒見過的方格子小說家實在備感欣慰,所以我就覺得方格子怎可能沒有小說的生存環境?只是我們都需要更多被看見的機會。(敲碗方格子)
說是這樣說,像「稜鏡之書」這種規模的徵文活動以後也不會再有了,因為太累了,嘿嘿!不過也不用太傷心,因為未來我還是會持續舉辦創作徵文,像是近期就有一項企劃正在籌備了,敬請期待囉!
總之,還是感謝大家來玩,也謝謝你們喜歡我的故事。
這個月寫了一篇極短篇小說《破夢魔》。算是我很久沒那麼純粹在玩奇幻感的作品了。
這個月大家應該最常聽到我一直在講文策院了XDDD
沒錯!上個月中,我報名了文策院持續三週的「轉譯故事」課程。那時候是透過譚光磊(灰鷹)的臉書知道的。一開始會想報名,完全是因為課程內容有關「作品翻譯」的部分吸引了我。只是那天我人在板橋,準備看完《咒術迴戰0》電影之後就搭高鐵回家,又剛好是截止日,於是我就趁著電影開播以前把故事提案的底寫好;之後上高鐵,急忙修改、轉成PDF文件後上傳到報名頁面──我其實根本沒想過臨時趕出來的故事提案能讓我正取入選XDD應該算是今年為止最荒謬的體驗了。
總而言之,關於「轉譯故事」的感想都寫在以下連結了,歡迎來讀一讀:
另外,這個月中我寫了一篇文章《談寫作:你體驗過失敗嗎?寫作路上的各種失敗》,主要談論的是我親身體驗的失敗經歷。
很高興這篇文章分別在方格子與Matters得到非常熱烈的迴響,顯見在主流談論「寫作」一題的網路社會上,我們雖然可以讀到很多成功經驗,卻鮮少能接觸到失敗;也因此,大家反而會對失敗這回事更有感觸。
其實我十分鼓勵大家盡可能經歷失敗。雖然就像成功一樣,你不會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失敗就是。只是當你察覺到失敗時,你要學著面對失敗,因為成功的人之所以能成功,更多時候是懂得向失敗取經、補足自己的缺陷。
在前文我們談論停損點時,同樣可以切一個角度來探討失敗這個問題。有些人的停損點可能就是設定在某種程度的失敗之後,可是這樣做真的很好嗎?你有沒有想過,這次的失敗,很有機會變成寫作人生最好的轉機呢?我認為,停損點確實會有許多考量,但若單純只是因為失敗而決定要停損,那實在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遇上失敗,逃避可恥卻有用,這是事實;然而並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夠選擇逃避。有時你越逃,失敗越是會跟著你,而且越跟越多。到那時候,你只會恨著自己,為什麼整個人生總是失敗?卻忽略不是你太失敗,而是你從來沒有好好學習面對失敗過。
最後聊聊小說吧。
這個月,我如火如荼的在更新《荒魂歸塵》。這是我放置約一年多的作品。當時因為種種考量,發現這個故事有點走不下去後,於是就放棄更新;後來直到近幾個月,我決定把寫作重心放在小說開始,我才在三、四月這段期間進行梳理故事走向、世界架構等工程,然後一口氣寫下四萬多字。
這個月的目標是把小說寫到七萬字。就在凌晨的時候我做到了。
接下來的五月,我期望是把《荒魂歸塵》完成。雖然光用說的很簡單,但畢竟是自己的作品,我很清楚它的故事格局有多麼龐大,可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不過給自己設下極限目標,總是能激發出創作潛力。
總歸是來寫小說的,那就來專注寫吧。

給讀者的話

首先跟大家報告,除了小說創作以外,我預計會在五月的時候針對「奇幻寫作事」進行大改版。屆時,現存的專題內容都會有大幅度的修整,甚至重寫;而另外針對專題原初衷「認識奇幻」的部分,增補內容。
以前方格子曾說過我的目標是要興起台灣奇幻熱潮之類的,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我對於本土奇幻會怎麼發展,要怎麼做起台灣奇幻,根本沒有半點興趣。這不是目的問題,而是能力問題。我沒有能力做,就這麼簡單。
雖然我確實會希望藉由奇幻小說與像「奇幻寫作事」這樣的專題,來拓展奇幻愛好者。不過,我來到方格子與創作奇幻小說的初衷,單純只是我喜歡奇幻,所以想創作奇幻,就這麼簡單而已。
台灣能否有本土奇幻,這是一個我過去也問過、現在只覺得很蠢的問題。
我現在的想法很簡單:不用問,不要問。單純去創作,單純去看。把好故事寫出來,把好故事挖出來。屬於台灣的本土奇幻,自然而然會現身。
所以,不要再執著哪個作家怎不寫本土、哪個作家為什麼要寫西方奇幻。這根本沒意義。
不論是作者還是讀者市場,我們只要關心故事好不好,就可以了。今天就算你寫的台灣元素再多,只要故事不夠好,那麼這些元素也只是尷尬而已。
關注好故事,才是發展的重點。這當中當然還會有很多地方要努力,像是推廣,企劃,行銷與各種可能要用出版業界的眼光來看才會看得比較清楚的眉角要處理──總而言之,把好故事推出來,推到大家面前,怎樣都比指責誰怎麼不做、做得不夠好,還來得直接多了。
然後由於我開始專注小說創作,可能對不少因為我的創作觀點而追蹤的讀者會有些不適應,所以我還是再講一次:我畢竟是來寫小說的,所以接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會發表我的小說創作。未來這些已發表、未發表的小說應該都會有電子書出版的計畫,首先當然會在方格子嘗試以付費專題的形式推出。屆時,在請大家支持一下囉!
要說的好像差不多了。今天是假日,該去打世紀帝國了。
村長不聊下期見!

追蹤社群:FB粉專噗浪PlurkIG
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成為Premium會員,隨時閱讀我的文章、與我互動。
↓↓拍手五下,支持我的創作!↓↓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Moonrogu
Moonrogu
對我而言,奇幻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它試圖給予人的意義與價值觀;相反的,我只在乎它的幻想與天真,因為就是這樣的虛幻情境滿足了我對想像的美好。 我是Moonrogu,也可以叫我村長,我是對奇幻充滿熱忱的奇幻小說家,我台獨,支持台灣獨立。聯絡:[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菜鳥談,談什麼? 基本上,菜鳥談專欄並不是個具有特定主題的系列專文。 你會在這看到我談麵包、看到我談時事、看到我談創作,又或者,談論現時當紅的網路生態──不論主題為何,我都會以一位創作者、讀者的角度,與您分享、談論我的所見所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