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多重宇宙》:難解的母女情結

2022/06/15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雖然早有聽聞《媽的多重宇宙》好看,但沒進戲院之前真的想像不到會這麼好看!我比較喜歡台譯的標題《媽的多重宇宙》多於港譯的《奇異女俠玩救宇宙》,雖然只有寥寥六字,但已經把這套戲的劇情乃至感情都概括了。而且其引人注目的雙關語更是一語中的:這部電影的重點不是「奇異女俠」而是「媽」。
母女關係,在我的人生中同樣是個很大的課題。所以這次的影評就讓我們少談點分析,多說點故事,看看《媽的多重宇宙》中的母女情結。
注意:以下內容含有大量對《媽的多重宇宙》的劇透!!!

《媽的多重宇宙》電影海報
電影剛進入主線,The Daniels二人組的導演特色已經體現得淋漓盡致。和他們驚艷世人的前作《屍控奇幻旅程》一樣,在觀映初期你必定會問自己「我睇咗啲咩?/ 我看了三小?」,但到了中段你只想說:「不管他嗑了甚麼都給我來一點!」我覺得The Daniels很令人敬佩的一點是,他們引起共情的能力很強。他們的電影中,推進劇情的部分和產生感情共鳴的部分是由不同劇情來承擔的,有點像《天能》中說的:「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所以就算你完全不懂女兒Joy那堆有關多元宇宙的虛無主義碎碎念,也必定可以感受到她的厭世,以及穿過一大堆無厘頭的打鬥感受到秀蓮對女兒和丈夫那難以宣之於口的愛。
是的,在撕下了各種亂七八糟的奇幻超能力多元宇宙包裝後,這部電影的核心居然是個地道的華人家庭故事。
有別於同樣由楊紫瓊飾演一位母親的《瘋狂亞洲富豪》中所敍述的「離地」亞裔家庭,本次她所飾演的移民華僑秀蓮非常非常真實。真實到即使故事發展如此的離奇古怪,我相信每一個華人家庭的孩子都依然能在她身上看到自己母親的影子。有趣的是,不同輩分的人看這部電影的著眼點似乎都不一樣。已成家的朋友們好像更著眼於秀蓮對女兒的愛、維繫一個家庭的難處、和一點「如果我也可以再選擇一次」的感歎。但我更身同感受的卻是Joy在成長過程中不被理解的憤怒、渴望被聆聽的無奈、和伴隨着血緣而無法擺脫的對母親複雜的愛。

《媽的多重宇宙》電影劇照:女兒Joy和她的女朋友Becky
電影開頭,當Joy跟她商量想對外公出櫃時,忙於工作的秀蓮表示反對,並在敷衍了一輪後對她說:「我已經很open了。」就是開場不到10分鐘的這一句平平無奇的話,讓我徹底信服了秀蓮這個角色的塑造。不為甚麼,只因我成長的過程中也經常從母親口中聽到這個句式。
「我已經對你很好了。」「你看你朋友的媽媽,有我對你好嗎?」我其實沒有很認真地思考過這些日積月累的話語對我的成長有甚麼影響;但在碼字的當下,我代入Joy的角度去想了想:這些就是母親單方面的拒絕(rejection)。她一次次的暗示:母親已經做得很好了,你的要求就是無理取鬧。再對照劇情,秀蓮的拒絕成為了一個無解的循環。來自Alpha宇宙的Waymond曾對秀蓮表示:「人生中的每一次拒絕、每一個失望,都成就了此刻的你。」他指出這個「所有多元宇宙中最廢的」秀蓮是因為一次次失敗的選擇,才得以在今天擁有打倒大反派的能力。
這本應是件好事,但隨着故事發展,我們才意識到同樣是因為秀蓮每一次的拒絕,才使得女兒Joy在失望和憤怒中成為了滅世的大反派。故事至此,彷彿走進了宿命論的死路。

《媽的多重宇宙》電影劇照:對母親失望的Joy
然而,我們總說恨是愛的反面,若沒有感情又何來此刻的傷害?Joy在作為大反派Jobu Topacki時對母親秀蓮如是說:
I wasn't looking for you so I could kill you. I was just looking for someone who could see what I see, feel what I feel.
我找你不是為了殺了你。我只是想找一個人能夠分享我所見的、體會我所感受的一切。
看到電影尾段,我們才明白在這些毁滅了很多個多元宇宙的鬧劇背後,原來只有一個迷惘的女孩。她在母女關係的困獸鬥中受盡折磨,但即使經歷了那麼多個宇宙,她還是沒法放下對母親的執着,因而每一次穿越仍然下意識的尋求母親的理解。就像Jobu Topacki那些誇張至極的衣服,雖然乍看之下充滿稜角,但細看卻全是無害之餘甚至帶點孩子氣的蕾絲、絨布、和小熊布偶。
我覺得導演這段對「弒母」的闡釋,以及電影中其中一幕母女二人彷彿神祇和信徒的服裝設計真的很有意思。
在美國的戰後女權運動中,曾經有一段時間興起過「仇母」的思想,宣揚解放現代女性必需要和傳統的「賢妻良母」的形象分割。在八十年代,女權主義者Adrienne Rich在著作《生於婦人(Of Woman Born)》中寫道:「恐母症可視作女人的自我被撕裂,想一了百了地清算掉我們母親的全部枷鎖,成就個體化與自由。而母親則代表我們自身之內的那個受害者 ── 那個不自由的女人,那個殉道者。(Matrophobia can be seen as a womanly splitting of the self, in the desire to become purged once and for all of our mother’s bondage, to be individual and free. The mother stands for the victim in ourselves, the unfree woman, the martyr.)」
《媽的多重宇宙》電影劇照:彷彿神祇和信徒的秀蓮和Joy
不管導演是有意還是無意,電影中描繪的母女關係及各自的形象的確能反映一些女性主義論述。
比如Joy,如果把她的心理掙扎放到一個比較簡單的語境下,我會理解為她是在掙扎要堅持不被社會認同的自我(在社會中作為少數的女同性戀者)、還是乾脆放棄思考,成為一個麻木的人。而在過程中,她希望得到母親的幫助和理解,但卻演變成了互相傷害的局面。
因為從來沒人教導過生為子女的我們、也沒有人教導過我們的家長,愛一個人是需要學習的。
就像秀蓮一樣,我媽想對女兒我表示關懷時,說出口的也是:「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你再找不到男朋友就要做老姑婆了」。她想表達的是愛,但對接收的女兒來說卻只有傷害。也因此,Joy盲目地在多元宇宙中尋求一個讓她們不再互相傷害的解決方法,最後自顧自的得出結論: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I'm tired. I don't want to hurt anymore. And for some reason, when I'm with you, it just hurts the both of us. So let's just go our seperate ways, okay? Just let me go.
我累了。我也不想再受傷了。但不知怎麼的當我和你在一起時總是在傷害對方。所以就讓我們各走各路,好嗎?就讓我走吧。
但這樣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媽的多重宇宙》電影劇照:Alpha 公公
事實上,這整個故事的大Boss不是Joy也不是秀蓮,而是公公。
當年秀蓮要跟Wyman私奔到美國時,公公以很符合經典華人家長的形象說了一句:「去了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你不要回來了!」在對抗Jobu Topacki時,對秀蓮不聽話的自作主張也失望的說:「You don't look like me.」
那一刻,我想起了日本漫畫《暗殺教室》的主角渚,一位被媽媽視為「人生二周目」而曾經失去自我的孩子。秀蓮年輕時離家出走,是不是也想爭一口氣在美國做出成就,讓父親能認同她的價值?而在經歷生活的挫折後,她是不是也有把自己的未竟之事寄望在女兒Joy的身上?所以,秀蓮對Joy一直都很嚴厲,也不希望她對公公出櫃。就像Joy對秀蓮的愛恨交加,秀蓮對公公也是有恨的;不然何至於充滿怨氣的衝口而出:「我也是你女兒,你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就放開我?」可以說,公公的拒絕造成了秀蓮的拒絕,而秀蓮的拒絕也造成了Joy對世界的拒絕。
另一方面,這三個角色也可以分別象徵父權社會下不同的階級:公公是最傳統的父權力量,秀蓮是渴望獨立但又被父權傳統所束縛的女性,而Joy則是反抗父權的新一代。導演沒有很用力的下筆,但短短幾個片段已經把原生家庭對後代的影響、以及父權社會下女性的掙扎等等深刻的問題用充滿趣味的方式描繪得入木三分。
《媽的多重宇宙》幕後照
曾經遭受父親的厭棄、但在多個宇宙中領悟到何謂愛的秀蓮,面對女兒的失望離去選擇了不放手。她明白了不論是愚蠢的熱狗手世界還是五星級大鼠世界還是現實世界,我們都值得被愛。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學會表達愛,就像熱狗手世界中,即使我們不能牽手,但也可以用腳來彈奏戀歌。
整個困局最後的解決方法,不是Joy想的「放棄」,而是「接納」。
秀蓮最後對父親說:
你不為我驕傲,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我。
而對着女兒,就像大部份華人家長一樣,她也沒有說出我愛你之類的「肉麻說話」。但她最終還是以母親的身份表達了理解,以及做了一個真正能讓女兒放心的「無條件的愛」的承諾:
Maybe it's like you said. Maybe there is something out there, some new discovery that will make us feel like even smaller pieces of shit. Something that explains why you still went looking for me through all of this noise. And why, no matter what, I still want to be here with you.
或者就像你說的,這個世界很大,大到還有很多新發現會讓我們感覺自己渺小得像坨屎。那或許就能解釋,為甚麼你穿越了那麼多宇宙還是要來找我。還有為甚麼無論如何,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
只有當秀蓮接納自己、接納她曾經做的一切人生選擇,她才能從原生家庭的牢籠中獲得愛別人的能力。而當她接納女兒作為個體和自己的不同時,才能讓Joy也獲得自由,並讓這段母女關係終得圓滿。
最後母女擁抱的一幕不知怎麼真的很觸動我,作為一個觀眾我在這一幕中感受到的是釋懷。甚至我會有點覺得,或許作為華裔移民後代的導演關家永是投射了一部分的個人經歷在故事中,並籍此和自己的執念達成和解。但不管如何,在親情的這部分,導演的處理可以說是出乎意料的細膩。影評寫到這邊,讓我分享一段我一直在循環播放當BGM的《砂之器》的歌詞,配合使用實在是倍添觸動:
懷胎十月後 十年後
根本那 宿命定律 刪不走
恆河沙數星宿 尚未綻放出 自由
成長自立後 互承受
望母親 突然 白了首
其嶙峋雙手 掬起 似個沙漏
歡笑 可篩走
寬恕 篩不走
說聲「對不起」讓愛 永久

說了一大堆對劇情的有感而發,最後淺說一下一些視覺和剪接上的感想吧!
整部電影的視覺元素的運用,以及當中的意象真的很有趣。比如說「眼」,那無處不在的塑膠假眼,以及最後秀蓮把它貼到額頭的「第三隻眼」的象徵。通常第三隻眼象徵着洞察、開悟 ── 特別是禪宗的「開悟」是指「悟到真如實相,但仍需繼續實修」。我覺得和秀蓮在最後的狀態非常吻合。另外,Joy用特別的手勢帶領秀蓮看穿宇宙也讓我聯想到狐狸之窗(狐の窓),據說可以透過指間那連通另一個世界,看穿妖怪的偽裝。
另一方面,這部電影的蒙太奇用的真的很出色!電影中有兩段讓我很深刻的蒙太奇,第一段是在講述秀蓮穿越多個宇宙時,使用了楊紫瓊在現實中真正的活動片段。這招真的是神來之筆,加上秀蓮這個名字和《臥虎藏龍》中俞秀蓮的相似之處,讓人忍不住猜想會不會秀蓮就是楊紫瓊在某一個宇宙的故事?
第二段則是秀蓮穿越多個宇宙的跑馬燈,預告片也展示了部分,實在很有今敏的《千年女優》的感覺。事實上我覺得這整部電影的敍事基調和《千年女優》也有點相似 ── 導演說了一個故事,但觀眾能獲得甚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所以我說得再多也沒用 ──《媽的多重宇宙》真的是一部要看一次的電影,因為每個人看到的東西都不一樣。鼓勵大家入戲院支持這一部難得的佳作!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曾經以為生活是一場旅途,現在發現原來這是戰場。
捕捉光影、捕捉動作、捕捉情感、捕捉歷史、捕捉幻想。這就是電影。 算不上分常專業的影評,大部分時候會專注於劇情和角色,也有一點鏡頭分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