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海德堡台灣中心疑似性侵案與陰謀論林艾德林艾德

談海德堡台灣中心疑似性侵案與陰謀論

2022-06-0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這一期的百靈果談了德國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爆發的疑似權勢性侵事件,簡單來說,就是該中心的前副主任有多次疑似性騷擾的紀錄,但因為受害者多為年輕、無錢無權且語言不通的台灣女學生,在歐洲來來去去,無法參與長期的司法訴訟,導致這位前副主任一直沒受到德國司法制裁。
富有正義感的吳品瑜老師來到海德堡後聽聞了這個都市傳說,開始接觸到越來越多的受害者。她向駐德代表謝志偉反應,要求成立性平會調查以及由駐德辦事處主動向德國警方報案,得到的回覆是希望由受害者直接與駐德辦事處聯繫以取得協助。
到這裡大概沒什麼問題吧?駐外辦事處能做的事情,就是協助被害人報案及轉介司法或社福單位協助。根據「旅外國人急難救助實施要點」,駐外辦事處不能代為起訴,也不能提供司法事件之法律意見或擔任代理人,加上該中心並不是官方組織,這位副主任也已經離職,無論哪個單位成立性平會,要如何請一位不在該單位任職的人配合調查?如果該員不配合又能怎麼辦?在德國,進行這種準司法調查行動的法源又是什麼?
因此,協助提告大概是駐德辦事處「職責內」能做到最好的處置了。即使如此,5月26日謝志偉還是在臉書寫下他的反省,自承面對困難的司法,要被害人提告可能不是正義,反而可能是受辱。礙於駐外單位角色職權,謝志偉提出,若有受害者考慮先私下徵詢律師意見的話,他願以私人身份先捐出一千歐元為基金。
說是說私人身份,但他畢竟是駐德大使,這樣的宣示無論在德國的台人圈,乃至於千里外台灣都有一定意義。這種「私人」的介入幾乎一次解決了吳老師在百靈果節目中一直擔心的司法繁複及金流問題。
很可惜,這樣的處置就在百靈果節目播出後的八卦式討論中淹沒了。吳老師似乎始終認為,唯有她的方法才是正確的,謝志偉不跟著做,必定是因為利益糾葛與官官相衛。
她在德國台灣人社群中散播「謝志偉與加害嫌疑人者聯合商討對策」的假訊息,哪怕謝志偉已經不只一次澄清過跟與嫌疑人只在公開場合見過,吳老師仍只因嫌疑人吹噓與謝關係密切就選擇相信。她在節目上誇誇其談,說嫌疑人服務的另一組織「急難救助救助中心」拿官方補助,「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的申請是由謝志偉核准等等,也都是錯誤的道聽途說。相較起對案件的熱心,吳老師求證的精神似乎沒那麼強,因為這本來就不是她的專業,也不是她的責任。
在百靈果節目的最後,吳老師談到,她跟德國老公講中心發生性騷擾時,老公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有定罪了嗎?」吳老師說沒有,她正在調查,老公又接著問:「調查是你的責任嗎?」
他提出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所謂的「包青天文化」。華人總是把自己想像成像包青天的觀眾一樣擁有上帝視角,洞悉所有事情的真相,因此當然沒有無罪推定、也沒有程序正義的概念。在這種封建時代的思維裡,行政與司法兩大權都是集於大官謝志偉一身的,如果調查跟懲罰沒辦法迅速且符合上帝視角地被執行,那必然是背後的官場文化「水很深」。
但究竟是水很深?還是我們太淺?
其實無論德國或台灣,既有的制度都是經過不斷改良而成,絕大多數我們認為「該這樣做而沒有這樣做」的事,包括「我們應該有一個包青天來包辦心理諮商、警察、檢察官、法官與矯正工作」,在注重人權的法治社會中都是不可行的。這些程序的繁複不是用來阻礙正義,而是在無數的經驗後我們知道,唯有這樣的程序才能保護正義。
可是某些用直覺判斷正義的人,寧願相信這些程序上的要求,是幕後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在阻礙他。大概是黃國昌或勾惡看太多。
有一陣子人們認為,陰謀論的信仰來自於低教育程度導致的低判斷力,但這幾年有新的統計研究發現,在年齡、性別、教育程度以及各種假設的特質中,跟陰謀論相關係數最高的是一種特質,即「相信複雜問題有簡單答案」。
面對丈夫的意見,吳老師說:「德國人就是事情分工非常清楚」,Ken說:「德國人就認為國家的事情怎麼會落到私人去查」。但台灣不是什麼獨裁落後的國家,我們的制度跟德國沒有多大區別,只是我們的大腦還活在黑影幢幢的上世紀,這種「分工清楚」的制度對我們來說太複雜,我們簡單的頭腦無法理解龐大的機制,而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切都有某個人在背後控制。
可以說陰謀論唯一的作用,就是降低社會的集體智商,妨礙我們對民主法治的理解。
性騷擾受害者的各種壓力,加上身在異鄉、語言不通、沒錢沒時間等等種種不利條件,的確讓這個案件走向司法程序之路難上加難。但這些交織的問題可以抽絲剝繭一個個解決,而不用想像是某個人刻意把所有毛線纏在一起,也不用把整坨毛球交給某個超級英雄來釐清。就像吳老師因為怕閒話而不接受捐款,但只要她把賬目管得清清楚楚,捐款就能讓被害人更有資源面對未來,如同調查有司法機關,法律有律師,心理問題有諮商師,不是只有衝到第一線把加害人繩之以法的那個人才叫英雄,也不是不衝第一線的人就是怕事。
「調查是你的責任嗎?」這位德國老公、台灣女婿提出的意見,才是一個民主法治社會該有的樣子。這不是怕事也不是逃避,他背後的意義是要我們找到一個適合自己付出、且真正能幫助到他人的位置,也是提醒我們要信賴法治及互相制衡的民主制度,相信其他人也在自己的崗位上盡自己的責任,他們都跟你一樣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只是他們有一定的專業跟權責,不是沒有馬上解決就是踢皮球,也不是沒有照著你的意思走,就代表他們是被幕後邪惡黑手操控的魁儡。
1445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林艾德
林艾德
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民族建構、哲學及母語推廣等。
本文發佈於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留言14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