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4【正念同在】呼吸急救站:我的第一顆冷靜按鈕|綠豆爸的幸福拼圖

2022/06/10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你好,我是綠豆爸,歡迎來到綠豆爸的幸福拼圖,每週一我們要分享的拼圖是「正念同在」。
今天早上,我在臉書的粉專發布了一篇:「為什麼孩子會惹我們生氣?因為孩子知道爸媽的生氣按鈕在哪裡,但爸媽卻不知道自己的冷靜按鈕在哪裡⋯⋯」
這篇發文收到蠻多線上夥伴的回饋。大家說,寫的真是太貼切了,因為這就是我自己的親身經驗啊!
在16年前綠豆出生之後,我就回家當全職奶爸,面對一個新的生命,其實,我並不知道該如何他相處,所以不斷的磨合調整,好像找到了一些跟他互動的方法⋯⋯
不到兩年後,粉圓出生了,當我面對相差兩歲的綠豆和粉圓兩兄弟,各種無助、無奈、無力⋯⋯這些感受,每天都在冒出來,我最容易出現的情緒就是生氣。
所以現在回頭去想,當年的我一天應該可以生10次、20次、30次的脾氣吧!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怎麼了?
還好後來我認識了阿德勒,阿德勒的心理學在綠豆4歲、粉圓2歲的時候開始協助了我,我們另外的時間再來談。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如果我們用比較具體化的來形容,就是我開始找到自己的冷靜按鈕。
我在回答黃之盈心理師的留言,我有寫到說:「以前的我就像是有100顆生氣按鈕,但是卻找不到一個冷靜的按鈕。」
為什麼呢?我猜跟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有關吧?因為我們在學校也好、在補習班也好,好像從來沒有一堂課叫做情緒管理。
或者我們以為的情緒管理,事實上,只是把我們的情緒隱藏起來,或者壓抑下去,假裝不存在。
最近看了一個網路的影片,他說遇到情緒,他的做法是「Turn it off 關掉它」,我想以前的我,大概也是這麼做吧!
特別是面對一些負向的情緒,我就會假裝它不存在,我會用別的方式,運動、看電影、聽音樂、甚至喝個酒,就希望這些負面的情緒,它可以自然的消失。
可是後來的經驗告訴我,它其實並沒有消失,它只是先被擱在旁邊被冷落了。
所以等到運動完了、等到電影結束了、等到歌播完了、或者是酒醒了,這些負向的情緒不但沒有消失,甚至會有更強大的能量!
在教養的過程,類似的情緒,在當年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我就只能用生氣,來表達我心中各式各樣的負向情緒。如果現在來看,或許有挫折、或許有無助、或許要沮喪、或許要失望、或許有氣餒。但是以前的我並不知道,所以全部累積到最後就是生氣了。
那孩子為什麼要來按我們的生氣按鈕呢?明明按下去之後,它就會引發一場很劇烈的,像爆炸一樣的被罵、被打、被處罰了。那孩子為什麼要這麼做?
後來我在學習阿德勒心理學,談到裡面的行為目標,我大概可以理解了。
因為當時的我只要孩子們是乖的、是安靜的,這時候的我就會去做自己的事情。
可是對孩子來講,他那是需要我去關心他們的、去關注他們或是陪他們玩,可是只要他們一乖,我就不理他們,我就去做家事,我就去做我的事。
那如果他們希望我可以關注到他們,那最好用的方法就是來按我的生氣按鈕了!因為只要我生氣的時候,什麼事都可以放下來。
比如說我在廚房做晚餐,如果我生氣了,可能連瓦斯爐的火都沒有關,就可以衝出去罵小孩了;比如說,我正在曬衣服,這時候孩子如果讓我生氣了,我也衣服可以不用曬了,又衝去指責小孩。
當時的我都以為是孩子讓我生氣,因為我都覺得,如果不是你的這個行為,那我怎麼會生氣呢?
那個時候的我不知道,這些生氣按鈕的背後,它所連結的是我對自己情緒的無知,是我對於自己真正的自己的內在的害怕還有遙遠,還有失去了跟自己的連結。
不過,當年的我要是聽到有人跟我這麼說,我應該也聽不懂吧?
因為我覺得每天就是在跟孩子不斷的接招,他出招我接招,我出招他接招,但是親子關係好像就在這樣的來來回回當中,不斷的被消耗。
所以我開始學阿德勒心理學的初期,我也是用了很多所謂的技巧,希望來對付孩子。但慢慢的發現,阿德勒要告訴我的,並不只是如此。
所以隨著孩子逐漸長大,我也逐漸的長大,我開始發現我身上的這些生氣按鈕,其實它所連動的是我那些內在,在小的時候一直到長大的經驗當中,那些沒有被好好回應的情緒感受,或是一直被壓抑的,那些沒有被滿足的需要。
但是我已經長大,其實現在的我是有能力可以理解自己的感受,甚至也可以滿足自己的需要。
只是好像會習慣就是別人應該要來滿足我、別人應該要來照顧我,所以我也發現了這件事情。
剛才我在吳若權老師的書裡面看到一句話,他說:「如果我們認為沒有人愛我,那至少我可以愛我自己;如果我認為沒有人支持我,那至少我可以支持我自己。」
不過換個角度,會不會我們發現,往往最不愛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呢?
往往最不支持自己的最容易否定跟指責自己的人,會不會也是自己呢?
回想過去,好像總是在失望、懊悔、挫折、覺得自己失敗⋯⋯這樣子的情緒來教養孩子,這也難怪了,孩子的任何一點的行為,就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後來我開始踏上自我連結的旅程,我開始發現了幾塊很重要的幸福拼圖,這也是我的粉專命名的主要原因。
我把它整理出4塊拼圖,每天的晚上,我就想和大家分享其中的一塊。所以今天我們要來分享的,是「正念同在」這一塊幸福拼圖。
正念在這幾年,應該多數的夥伴都聽過吧!因為蠻多的人在談的,可能更多的人知道是類似於正念的冥想,或是很多的人會把正面跟冥想放在一起講。
當然如果要嚴格一點來說、嚴謹一點的來分類,正念跟冥想還是有一些不同。不過,對於初學的我們來講,我們可以把它當作同一個,它就是讓我們連結「真正自己」一個很好用的工具。
同樣的如果我們想要重新的建立我們的冷靜按鈕,很好的工具。
正念,其實它有心法、它也有技法,更重要的是在每一天的練習。
所以我也邀請可能幸福學院的教練們,我們都利用週末的時間來錄3個音擋,那個是我們自己在做的正念練習。我們也回到一個初學者的狀態。我們從最基礎的呼吸觀察開始,然後,我們把自己練習的過程錄音下來,也把我們的心得錄音下來,跟大家做分享。
如果我們願意在生活當中,每天撥10分鐘、20分鐘,透過正念同在來跟自己做連結,那我們應該在很短的時間之後,就會發現我們好像多了一些冷靜按鈕了!
不過,對於很多的父母來講,我知道大家都忙,忙著工作、忙著生活、忙著照顧孩子,可能想要多出一個固定的10分鐘、20分鐘都還有困難呢!
這時候也沒關係,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我自己在最初——那個時候還沒有接觸到正面,但我已經自己想到了這個方法,那我覺得還蠻好用的,現在我當然跟正念的練習是結合在一起的,我給他取名叫做「呼吸急救站」。
好像有蠻多類似的方法,你要取她任何的名字都可以。
所謂的「呼吸急救站」,就是當我看到孩子的某一項行為,那之前的我可能就會立刻的大吼大、責罵小孩、叫小孩停下來呀?
在當年我開始使用這個「呼吸急救站」的時候,我要求我自己,在看到任何我不順眼的行為的時候,我要先給自己3個深呼吸,而且是那種很深、很深的呼吸3次。
大家也可以試試看,如果你要走一個完整的深呼吸,大概會需要多久的時間?
我們現在來試試看,現在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可以坐著、你可以站著、你也可以躺著,如果你願意,眼睛可以閉起來,如果沒有辦法,眼睛打開也沒關係。
不過如果這時候,就是因為看到了孩子的某項行為在你的眼前發生,那我會建議先把眼睛閉著。這一刻,我們可能是站在那裡,都沒有關係,不需要去換位置,我們就立刻把眼睛閉上,然後在心裡告訴自己,深呼吸⋯⋯
吸氣⋯⋯盡量的深、儘量的深吸一口氣。
然後吐氣⋯⋯儘量的把身體裡所有的空氣,慢慢的吐出你的身體。
再吸氣⋯⋯吐氣⋯⋯
最後一次的吸氣⋯⋯吐氣⋯⋯
眼睛可以慢慢的打開了。
剛才的節奏是我自己的呼吸節奏,如果你回頭去看一下時間,你會發現每一次的吸氣跟吐氣,大概就10秒鐘,3次的深呼吸就給我30秒鐘的時間和空間。至少在那一刻,我不會出言去罵小孩、我沒有出手去打小孩。
我雖然站在那邊,我眼睛閉上,我給自己30秒的緩衝,透過呼吸,我會發現我原本高漲的情緒,可以有一些些的緩和;我原本握緊的拳頭、聳起的肩膀,或許可以稍微的放下一點;我那個加快的心跳,也或許可以回到平穩一些。
有了這一個「呼吸急救站」之後,經過了這30秒,當然我們可以決定,那我還要再罵小孩嗎?還是我有別的方式,我可以跟他用說的嗎?我可以告訴他,我所觀察到的嗎?
孩子都在觀察,我跟大家分享在那一陣子,我頻繁的做這個「呼吸急救站」,因為我以前一天要生氣10、20次,所以就代表我需要急救10、20次,我就發現在那半年,我們家的綠豆跟粉圓也經常的會深呼吸。
比如說,他們遇到了兄弟之間在玩具上的爭執,或者他們想要某些東西,但爸媽不答應,這時候就是他們深呼吸的時候了。
其實還有很多的方法,可是我覺得一步一腳印。今天的Podcast就跟大家分享,一個我覺得最簡單也最好用,而且不用任何的材料、不用任何工具,你就是隨時隨地,遇到了自己有負向情緒的時候,給自己3次的深呼吸,創造出你的「呼吸急救站」,或許這就是你的第一顆「冷靜按鈕」了呢!
今天的分享到這邊,也邀請夥伴們,如果喜歡我的Podcast,可以按下訂閱、也可以分享給更多有需要的朋友。
我們每天晚上都會有一集幸福拼圖,在線上和大家分享,如果你想要知道任何的內容,也歡迎留言給我,我會在錄音回覆給你。
綠豆爸的幸福拼圖,我們明天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7會員
45內容數
趙介亭(綠豆爸)育有2子綠豆和粉圓,2006年擔任全職奶爸;2010年學習阿德勒心理學;2012年成立可能親子團;2014年成立可能非學校;2020年成立可能幸福學院,帶領夥伴學習與實踐阿德勒幸福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