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天使-死神誕生SusuSusu

撒旦天使-死神誕生

Susu
2022-06-1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一道強光,刺得我張不開眼睛,似乎有個細小的聲音正衝著我來。
「欸,你…」
忍著光,硬是將眼皮撐出條細縫,只見一個手掌大的半透明物體在我面前飄來飄去。
「初次見面啊,第一次出勤我得看著你,怕你搞砸了。」
「出勤?」是什麼鬼在說什麼話啊?
「張大眼睛看清楚了,記得我的樣子,我是你的夥伴。」
我的確慢慢的習慣這個光了,只是這裡,為何只有一望無際的白,白得沒有止盡?好不容易看清眼前這個會說話的物體,半透明的樣子長得有點像布丁,或者說是像水母比較貼切,但是…這到底是什麼生物啊?
「對了,為了要讓你好好的執行任務,你生前的記憶都已經被清除了,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問我吧。」
「生前!我死了?」
我的情緒並沒有太大的起伏,因為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包含所謂的『生前』
「是,不要懷疑,你死了。」
「所以?」
「所以哦…你的新身分是『死神』」
「死神!」
失去生前的記憶並不代表我是白痴,我當然知道死神是個什麼樣的角色,畢竟「死亡」這件事一向是人類最忌諱的,怎麼會輪到我來做這種事呢?水母大概聽出了我的驚訝,耐著性子解釋。
「現在死神的人手不足,你就委屈將就吧。好啦,就這樣,沒時間跟你摸魚了,先去執行第一個任務再說。」
水母繞到我的身後催促著,一股力量便把我帶往人類居住的世界。
一下子來到了一間老舊的公寓前,站定時,突然發現身上披了件黑色斗篷,手上多出了一把鐮刀。
「這死神裝還真是普通。」
我臉上冒出了三條線,原來黑斗篷加鐮刀就是死神,那隨便弄一套來豈不是人人都是死神!
「少囉嗦,現在人們講究環保,都不愛燒紙錢了,治裝費就省點用吧。」
水母不屑的在我身旁飄移。
「上3樓,18歲的男高中生,因為太無聊了,所以等一下會無聊死。」
媽呀,這個死法也太瞎了吧,聽著水母正經八百的說著要執行任務的對象與死法,我忍不住「噗嗞」了一聲大笑了起來。
「這什麼鬼啊…哈哈哈。」
「欸,你是『死神』,要敬業點,不管他是怎麼死的,反正就是別耽擱到時間。」
死法千百種,怎麼偏偏挑這一種?雖然很瞎,但也是一條生命,我不該這麼無禮的。
收起了玩笑的態度,我反問:「那…我該做什麼?」
「去收魂啊!」
「怎麼上去啊,得開門吧。」
「蠢啊,死神需要鑰匙嗎?」
「哦,對不起,我還沒習慣當一個死神。」
這該死的水母,話又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死神有什麼能力。
「等一下他會掛掉,然後你要勾起他的靈魂讓他跟著你,看好他,別讓他跑了。」
「怎麼勾啊?」。
「哎呀,你問題怎麼這麼多啊。」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新手,這水母也太理所當然了吧,又不是天生死神來的。
「鐮刀,你就拿著鐮刀朝他的身體砍下去。」
水母一臉不耐煩的飄來飄去。
「拿著鐮刀」,邊說,我朝著高中生的腦袋大手一揮。
「就…這樣?」
「喂,起來,上路了。」
水母對著高中生喊到。
高中生的靈魂突然唰的一下子和身體分離,輕飄飄的飛到我的身後,一臉驚恐的問:「我只是無聊,無聊也會死?」
「啥,這下不就成了背後靈。」
我鐵青著臉,心裡突然覺得毛毛的。
「煩死了。」
水母生氣的抖動著身體,兇巴巴的對著我大吼:「你…果然是死神界中最孬的一個,早就告訴過祂們你一點都不適合了,偏偏…」
我畏怯的回過頭,望著無聊死的高中生:「欸,我只是不習慣有鬼跟著,但現在我覺得水母比鬼更可怕了。」
「什麼水母!」
高分貝的音量一下子貫穿耳膜。
「我是收魂使,收、魂、使…」
「大哥,拜託你別再惹他了。」
高中生摀著耳朵,對著我一臉哀求,差一點就跪下了。
我望著高中生一臉尷尬:「抱歉啊,我也是新來的。」
如果說本性善良是孬,那好吧,我承認我是。
「走,下一個任務。」
水母推著我,又繼續把我帶往下一個任務地點。
接著,一行鬼來到一戶住家。
「這一個,二十歲女大學生,邊看小說邊喝飲料,等一下會大笑,之後被珍珠噎死。」
水母剛說完,大學生就真的照著水母的劇本走。
我拿起了鐮刀砍下去,看了水母一眼,這樣做對了吧?
「看什麼,說話啊。」
水母不只口氣兇,臉上的表情還彷彿在說:「有沒有這麼笨啊」。
「說什麼?」
難道收魂不是砍一下而已嗎?
「叫她走啊,剛不是示範過了。」
示範?剛才那樣能叫示範嗎!
「呃…走了。」
這樣?
大學生的靈魂唰的一下子和身體分離了,和之前高中生的靈魂一樣,輕飄飄的飛到我的身後。
「靠,又多了一個背後靈。」
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水母「嘖」了一聲,無語了。
「只是喝個飲料而已,這樣也會死?大哥…我年紀輕輕,還沒交過男朋友,還沒環遊世界,不要帶我走嘛。」
女大學生扯著我的黑色斗篷苦苦哀求。
「別問我,妳去求他。」
我指了指不知性別的水母。
「水母你行行好,我還有夢想沒完成耶,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了呢…。」
女大學生淚珠盈眶,偏偏又提到「水母」兩個字,高八度的魔音差點把耳膜震破。
「是收、魂、使,哼,無知的人類。」
這一嚇,原本小聲涰泣的女大學生開始放聲大哭,哭聲吵得水母心煩意亂。
「夠了,閉嘴…」
水母煩躁的指著無聊死的高中生。
「你…安慰她。」
然後轉向我。
「你…再說一次背後靈試試看。」
難不成水母月事不順?不過是一點小事,實在沒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
「呃,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
我小心翼翼的發言,深怕再次觸了水母的地雷。
「再收一個魂我們就得上路了。」
水母繞著我轉圈圈,倏地一下子來到了電影院,降落在視野最好的位置上。
「來看電影啊?」
高中生張大了眼睛。
「是恐怖片耶,我喜歡。」
女大生興奮的大叫。
「收魂時間還沒到,就當作是給你們的最後福利。」
「好玩耶,當鬼看鬼片…」
「對啊,好特別啊!」
水母恩賜恐怖片,那兩隻背後靈可樂得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我卻嚇得差點心臟麻痺,要是死神也會死,我大概會是頭一個。
「準備啦…正前方,40歲的大肚男,等等會被影片嚇到心肌梗塞,暴斃。」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看影片,驚悚的音樂與詭譎的畫面,突然一顆人頭占滿整個螢幕,嚇得我大手一揮,大肚男死了。
「走了。」
在心裡暗自開罵了幾句,臉色慘白的我更像死神了,幸好還記得要說勾魂密語,不然又得挨水母的一頓罵了。
大肚男的靈魂唰的抽離了身體,輕飄飄的來到我背後:「欸,你誰啊?幹嘛擋在我前面。」
「我是死神,你死了。」
「死神?別鬧了,我電影看的正過癮耶,別亂擋人好不好啊。」
大肚男抓起了一大把爆米花就往嘴裡塞,身體左搖右晃的想排除我這個障礙物。
「時辰到。」
收完最後一個魂,水母扯著尖銳嗓音,聲調化作一縷輕煙環繞四周,將大伙兒捲起帶離了電影院,一道刺眼的閃光劃過,我們便降落在一條筆直的石子路上,兩側的視野覆蓋著濃濃的白霧,路的盡頭朦朧不清,數以萬計死灰般的手臂,糾結扒抓著在路旁地面上的石塊,詭異的氛圍讓人寒毛直豎,心底發毛。
「怎麼回事?」
我愣怔發出顫抖的聲音,深怕一個呼吸就會突然跌落萬丈深淵或是慘遭雷擊。
「天堂路到了。」
水母飄蕩著向前移動,我們只好加緊腳步怯生生的跟上。
「這些白霧能回顧今生,到了盡頭過了門,就能去地府報到了。」
水母難得平靜的說著話,倒是那三隻背後靈忍不住抽噎了起來。白霧如布幕般播映著快轉的人生,但是主角卻沒有我。
「為什麼看不到我的今生?」
「身為死神是不應該有情感的。」
水母冷漠的語調不帶一丁點兒情緒。
「而且這段路你走過了。」
一行鬼嗚嗚咽咽的走在天堂路上,說長不長,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遠遠就能看見路的盡頭有一道透明的天堂門,門口聚集著許多正在排隊的幽靈們。
「快,跟上」
水母連聲催趕。
「快呀,時間不夠了…」
到了門前,只見幽靈們一個個排著隊,正速度緩慢的穿越天堂門。
「我…也要嗎?」
還遲疑著是不是也得跟著排隊,便被一股力量推出了幽靈堆。
「你是死神,不用。」
水母飄蕩的身影忽明忽滅,淚眼汪汪的女大生扯著我的黑色斗篷不停的求救。
「我好怕,我不要過去,你幫幫我。」
「嘖,進去。」
水母喝斥了一聲,一把將女大生直接揣進門內。
「盯緊點,這些傢伙不進去你就得出點力。」
我應了聲,開始謹慎的當起了守衛來,直到最後一隻幽靈輸送完畢之後,才發現水母的身影幾乎已經透明得快要看不見了。
「輪迴,生生不息,你是我,我是你…」
水母喃喃自語,接著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於是…
我,是一個新手死神,我所要執行的任務,就是確保「死亡」這件事可以順利執行。
本篇小故事:
曾經公司舉辦微電影競賽,當時集合了幾個同事在一天之內拍了一部以撒旦為主軸的微電影,真的非常有趣,後來身為編導的我寫了這個前傳做紀念,若有興趣也可以看看這部微電影-撒旦天使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Susu
Susu
我很平凡,卻又不平凡,2019年我成為了一名值得被研究的漸凍症患者,此後網路便是我與外界接觸的最好方式,身處在虛擬的世界中,我還能享受著自由,偶爾說個故事,寫個心情。
本文發佈於
是個以「我」為中心的創作,包含天馬行空的短篇故事 、心情札記等,內容是個大雜燴的綜合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