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PTWA全國自走車大賽Ivan ChiouIvan Chiou

2022 PTWA全國自走車大賽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上週真的是超級忙碌的一週。除了上台北演講、固定回診、辦理保險外,還有準備從台北到台東一路上的安排,連續三天的PTWA全國自走車大賽,今年如期在台東舉辦,感謝PTWA協會與蘇老師讓我一同前去支援,收穫滿滿。
台南(日) --> 台北(日) --> 宜蘭(二) --> 台東(三) --> 台南(六)。
是的,我又環島了。
蘇澳服務區
週二結束演講後,就開車前往宜蘭住一宿。並跟宜蘭的好友Red,聊到最近在做的事情,以及為什麼又再次環島XD。
因接續在演講找人才的議題,跟Red聊起最近遇到的年輕人與candidates,看的都不是想do something,而是只想有錢爽爽過;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沒什麼問題,但問題是認為這世界都沒問題,什麼都不想改變,只想按照體制逐流,這才是問題;大部分的軟體人才都只想到博弈與區塊鏈產業,並非這些產業只為賺錢不好,而是這些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做的工作是什麼嗎?
我都能比在區塊鏈上班的員工更能講出區塊鏈的原理,待在裡面工作的人卻不知道?
Red說他知道原因,因為他接下來的新工作是在區塊鏈公司當PM。公司也大缺工XDD
我頓時語塞。
還好我轉得快,區塊鏈用到很多Web3的技術與serverless framework,很值得技術人員學習,只是被一些投機人士拿來炒做議題,當作斂財工具,失去了區塊鏈本來要改變世界的初衷。
並非區塊鏈的本身概念不好。
Red其實是同意我的想法,並補充說到少子化問題以外,人才的品質也在倒退才是最傷害產業的地方,導致現在的大缺工的時代。很多在學校就該學到的做事方法,到程式設計的補習班竟然還要再教,這並非學習邏輯不好,而是自己到底要什麼,還有如何自律自學達到自己訂的目標,是比學習任何本質技能,來的重要的東西。
我們才在互相分享,遇到一些台大畢業的candidates,對方面試說話都沒有什麼自信。不是針對台大,而是如果連台大學生都沒有自信,請問其他學校的怎麼辦?
搞得很多除了技術以外,還有做事方法,員工進公司後還要再教。
Red說他很佩服我除了環島多次以外(我們的認識也算是跟我環島有關XD),還環到台南偏鄉協助孩子的程式教育,以及帶領成大學生早點接觸業界專案,我說我沒那麼偉大,我只是覺得做這些事情滿開心的就這樣而已。
一期一會。那晚在宜蘭找間airbnb入住,若有所思地想著今天討論的事情入眠。

一早六點半就從蘇澳出發前往台東。終於開啟我馬三的巡航模式功能。邊開車邊休息,欣賞一旁風景的到達花蓮玉里。
吃完午餐補充完體力,繼續往台東方向前進,經過玉長公路、東河包子、都蘭Marino's Kitchen。
最終在台東市區與PTWA的同事們會合。
喝完下午茶我們立馬到明天比賽的會場-新生國中勘場,確認最後有沒有遺漏的東西。
實體車主要比賽現場
虛擬兵乓球/自走車攝影棚
新生國中的硬體設備之好,令我這台北來的小孩都羨慕。
全體師生熱情參與這次活動,工作人員比參賽者還多,也讓我很感動。
若未來有更好更多的軟體、師資、與資金投入,這對於台灣人才的早期培養,提高未來大學生畢業前知道自己的志向,會有很大的幫助。

正式比賽的一大早,很多孩子都帶著自己的得意自走車到會場,五花八門實在來不及拍照。
直接錄影比較快。
左圖為牛奶瓶戰車
很難想像一群大人與孩子同樂,單純的只為了這比我馬三小很多的車子,推倒對方所得到無與倫比的快樂。
讓我想到前幾天U12世界盃少棒,南非隊小朋友即使在輸球的狀況下,仍在旁手舞足蹈地開心跳舞,完全在享受比賽的過程。
這份開心的童年回憶,才是孩子最寶貴的未來資產。
虛擬自走車比賽的緊張程度不輸給實體。
「過程比結果重要,誰的人生不是在失敗中成長。」
這一屆實體賽除了原先都有的相撲車對戰以外,還加上糞金龜車的比賽。
差異在糞金龜車多了前面一分鐘使用AI方式自動控制,後面兩分鐘才讓參賽者可以自己手動控制。且目標不是推倒對方,而是完成推球的任務。
大部分的參賽者在前一分都是原本不動的(因為不會寫AI)。如果任何一個參賽者有把握這個機會在這一分鐘內偷襲,會是致勝的關鍵。當然人定勝天,或許手動的後發也有可能反制成功。
但不管是上天安排(AI有一定的隨機性),還是自己控制,都是比賽的一部分。
有些事情你可以控制,有些事情不行。但是否享受比賽過程,是否已盡心盡力,是絕對能自己控制的。
這就是生命。
失敗到無以計數,才能成就你現在的自己。任何可能的狀態都是你,只是這次剛好在這。剛好拿到優等,如此而已。
就像我從沒想過到台南工作。但這是我目前的最佳狀態與選擇,也就在這了。
會後PTWA工作人員們一起慶功,但蘇老師累壞了。只剩一群大孩子。
在美術館前大孩子們的水瓶倒立遊戲
跟一群大孩子在一起,自己也心智也幼稚起來。他們在討論IU,我說我只知道IG,而他們都用抖音、小紅書了,真的只能遙望。
晚上再逛鐵道村,沒想到幾年沒來,這裡變的比台南還文青XD。
大家看到猛男脫衣花式調酒都high了
但以後要在台東退休也很難,這裡現在年薪百萬也買不起。
可能做偏鄉教育的我們,以後退休要在偏鄉的偏鄉。
而蘇老師早有來台東退休的打算,但目前台南的事情還很多,可能要延後退休了XD。

但在隔天,蘇老師就帶我們來拜訪他的好友,順道看房子@@。
老師的朋友(紅色衣服者)為音樂天才,跟老師一樣收集很多黑膠唱片
母女住在一起,房子都是母親盡量保留原先老房子的主體,然後再親自設計找人施工完成。蘇老師說她看房子的眼光很好,已經幫老師看好台東退休的地方XD。
女兒也就是老師的好友,是一位音樂天賦極高的孩子,自學音樂並精通至少八國語言。看舉止言談應該是特殊高功能的孩子,雖然不善於表達與社會化,卻能在其專精領域發揮,她的母親功不可沒。
父母就是小孩的第一個老師。
如果連父母都沒有辦法體諒孩子的狀況,誰還能幫這些孩子?
無私奉獻的老師如蘇教授,就如同孩子的另一個爸媽一樣,替這些孩子開了另一扇窗。
從他們之間的對談,能深刻感受他們之間的信任。我們一群不識之客過去,還能給這麼大的面子,送上最美味親選的手沖咖啡。
頓時回到家的感覺。是的,時候不早了。
三天的台東之旅很快。
留下台東的最後一張照片,我們就各自開車殺回台南。我也再次完成開車環島一圈的壯舉。
路上Jesse又再次詢問我,為什麼我會來到這裡,一方面當然是蘇老師的感召,另一方面在這生命的路上,會有很多事情不斷的重複發生,就像在招喚你一樣;不知道為什麼,生命中一直出現跟偏鄉、孩子有關的人事物,好像讓我不得不去面對這些事情,也讓我不斷從中得到經驗、學習與成長。一切就是這麼剛好而已。
We're all told that we can no longer play the children's game. Some of us are told at 18, others are told at 40. But we're all told. -Moneyball
我藉此是要告訴還沒上大學的Jesse,你未來會走向哪條路真的不用擔心,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你應順從己心,做你真正內心想做的事情,自然那條路就會出現。
果然回家的路就在眼前,我們到家了。

回到家沒幾天,又開始開快車了,蘇老師的想法一直來,機會也一直出現,我們團隊也看似越來越有希望。
比完小車子,大車子FRC(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機器人競賽用車也來了。
光這底盤組就將近20萬
「我現在做的事情,其實都是我不會的事情。」
我這樣子跟我線上想轉職工程師的學生講,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句話更確認的。
未來你不會的事情會一直發生。
如何在你沒有十足把握的狀況下,仍有勇氣如履薄冰,這才是你該學的。
我是軟體出身的工程師,雖然以前待過硬體廠,但我真的對車子一竅不通。我同事比我懂很多,我也順道在旁邊學。
但為了老師心中的願景,我提起勇氣面對這些困難,面對AWS難用的介面與複雜無意義的policy設計。劍指我們的新專案D-Twin(暫稱),勢在必行。
因為以往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前面會先經過很多次失敗才會成功,或者不會成功,但收穫滿滿。那這件事情你要不要做?
我看見岡山高中的老師,如此熱忱的帶著兩三位有意願學習的高中生,一起完成這高難度的軟硬體整合車子,如此期盼的希望我們能研發出更好的AI整合,讓這些學生參與FRC的競賽有更好的成績,就覺得這比區塊鏈有意義多了。
有意義的事情實在太多,但願意做的人很少。
我最近真的delay別人很多案子。不過我確信這些是有意義的。
有意義的一條明路指引著我,告訴我將來會有這麼一條回到原點的路,出現在你回家的路上。
好好的享受生命,享受加班XD。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曾經在各大公司先後擔任過介面工程師、系統工程師、系統分析師、專案經理、產品經理、Scrum Master、前端主管等歷練,目前為自由工作者。專注於遠端協同、敏捷思維、團隊領導與前端技術的研究、創新、與導入。對於多媒體融合、跨領域職能協同合作有相當豐富的經驗,自許為年輕人的心靈導師(Mentor)。
    本文發佈於
    脫北者的程視設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