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一般的夢,或是夢一般的詩: 簡評 陳嫺靜〈Keep up〉

2022/07/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先前的文章中我提過了我非常喜歡卻至今沒看「懂」的詩人:夏宇,那我想,今天要說的這位歌手的故事,就要從這裡開始講起。
一天在 StreetVoice 街聲上隨意的瀏覽著,看到了「陳嫺靜」這個名字以及他的專訪。看到他的第一眼,我還認為他就是個普通的大學新人,直到專訪中提到他所創作的形式:「饒舌」
他的外型實在不像饒舌歌手,他的音樂也不太像。我聽了他的第一首歌:〈有人責備我們不夠深入〉。這個標題,出自夏宇的一首詩。據陳嫺靜在訪談上所述,當初他無法理解夏宇想說什麼,於是便寫了這首歌。寫了,就懂了。
詩人一般的饒舌歌手。「可以好好期待一下。」當下的我這麼想著。果然,在2020年,他推出了由三首歌組成的「call in計畫」。而我今天想來好好聊聊的,是其中我最喜歡、有最多感觸的一首歌:〈Keep up〉。
「Call in計畫」由三首歌組成,分別是〈Keep up〉、〈I wanna be〉和〈問題先生〉。以我的理解,敘事的正序應該是反過來的:由〈問題先生〉開始,最後終於〈Keep up〉,就像是一個人在深夜時候從渴望連結到漸漸睡去、入夢,在夢中找到自由的過程,而其中〈Keep up〉就是在夢中自由的狀態。在這篇中,我不會去細細地說這首歌中的細節,一來,其中有太多值得拿出來說的東西;再者,我不願意將這首歌細細地拆開來說,而是希望以一個整體來觀看他。
在〈Keep up〉這首歌中將饒舌張弛有度的韻律用得淋漓盡致,就像鏡頭一樣,帶著聽眾觀覽夢中的景象,並巧妙的利用攝影機的運動引導觀眾的視線與情緒的浮動。
再來說到他的韻腳。「韻」對詩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元素,對於歌手也是。或許不認真聽聽不出來,如果細細的去玩味每個韻腳,他的上揚、下沉、持平,開口或閉口音...都可以成為營造節奏或環境的元素。「如何選字」便成為一個作詞人非常重要的功課之一。
這首歌中多次運用了嘻哈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項傳統技法:Sampelling,也就是運用不同的聲音在音樂中進行剪貼。在這首歌當中,就像是在環境中套上了不同的濾鏡與光影,讓這首歌從一幅靜止而遙遠畫,成為讓聽者浸潤其中的劇場空間。聲音的方向、距離與範圍,劃定出了視野,形成了空間。而這首歌的敘事,就讓各位去慢慢體會。
這首歌,就像是一場夢,走到哪就看到哪,並且不存在起點與終點。或說像是一首詩,韻律的起伏與交雜的聲音,構成了平抑與上揚的聲響。應該說,這是一首詩一般的夢,或是夢一般的詩?
圖源:StreetVoice 網站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史冬
史冬
一顆愛聽音樂的石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