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飛路,新世界。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霞飛路,新世界。

我還依稀記得,霞飛路上的「新世界酒樓」,法租界公董局旁的七層樓華廈,以前可多熱鬧著,哪像現在……張元帥、李總兵,還有溫甚麼勛爵的,一堆掛著閃死人鬼牌的大人物,過去都是常客囉。呵呵,溫爺一臉小白帶秀氣,我幾次對眼過,喏,就是個「洋兔子」……阿官?對,京話的兔兒爺,聽!多雅氣乎。
你說那晚?我印象還是很深刻哪……是西元……不,看著壞嘴子,都忘了,是習元前九十年的七月又二十六……晚上從國泰大戲院出來,跟梅嬸買了斤糖炒栗子,順道嫌了一下滬江陰晴不定的氣候後,目光就見到……那個人,一襲長衣,皎潔月光下的風度翩翩,可說是十里洋場難得的離凡俊才,哎,自個講了都不怕害臊……他一人獨自走進了「新世界」的大門……
三步合兩步,像後頭舉個馬鞭似的,我如薛平貴跑回了酒樓,踩個法國蕾絲邊鞋跟,踏嘎踏嘎上了二樓。先跟吳媽問安拿了牌後,連忙坐下來補些特等水粉、胭脂。瞧!玉玲、五寶已經在樓下轉了一輪有餘,這嬌羞的嗲氣聲甚至比華美金師傅的旗袍還早推開了半闔猶閉的陳舊木門。
「說啥這……『這個世界,或許是另外一個星球的地獄!』……怪裡怪氣,要不是出手大方,賞個兩枚習大頭銀寶,我伲早就走人囉。」
「那是玲姊您氣度好,寶妹還要多跟您學學……說來也有趣,哪有登酒樓不買醉,光跟我倆說故事……啥『約翰』?是他乾哥還親爺?真想講他:『儂個赤佬』!」
樹梢麻雀吱吱喳喳,酒樓鶯燕可不也是吱吱喳喳?
路師傅的樂團正彈奏著跨海而來的美利堅洋樂,說這曲詞兒蠻呼應酒樓的名稱,甚麼萬德佛?忘得活?呵呵,英文我不懂,聽了就只能傻傻陪笑,活脫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阿木林
「姑娘,妳想聽故事嗎?」
「哎哎,大爺,您應該沒來過『新世界』,搭話子不賞杯酒先?」
「是,對不住,我今天剛來,明天就要走了,所以要把握機會把故事說完……姑娘愛喝甚麼?」
吧檯的老蘇是四川眉山人,不苟言笑的他,除了懂酒就是好食了,平時更燒得一盅比領事館大廚還可口的東坡肉……但聽見這新來大爺傻不隆咚的應對,老蘇二話不說,一杯陳年白蘭地就當作是招待,「無肉使人瘦、無酒使人愁」,他的座右銘。

「故事發生在把『汽車大王』福特(Henry Ford,1863-1947)視為上帝、真主般崇拜的科學紀元『福特年632年』,也就是象徵福特『T型車』(Ford Model T,史上第一台以量產型通用零組件,進行大規模流水生產線裝配作業的汽車)上市之後的第632年!
由於人類期盼能夠加速世界整體往上持續進化,所以日夜不停地追求科技成長、經濟發展……就事實上來說,工商業製品的推陳出新,確實帶來了在物質上的顯著進步,但隱藏在背後的無形災難,卻是人類自身所累積起來的「文明」一詞,所謂身而為人,地球之王的靈性與自尊,在科學至上的趨勢下日漸倒退,甚至悄悄迎向了『滅絕』之途。
因此在『福特年632年』,一個充滿美好遠景與築夢踏實的未來新世界裡,人類其實早就已經和人性(靈性)徹底脫勾,成為理性跟縝密控制的實驗室模式下,自出生後即註定一輩子身分和命運軌跡的有機生命體!
毋論社會階級、消費模式、道德(價值)觀、學習智力或是休閒娛樂,完完全全,絕無厘毫之差,都是由一套『制度』予以規劃與安排!除此之外,十月懷胎已是過往癡人說夢……每一個嬰兒都已交由試管培養,從高科技實驗室中誕生!然後一路被『組織』培養到他所應該待在的階層,並執行他一生所應負的工作,所以整個世界已大幅向前邁進,不需要再使用到任何一本書,也不再需要學習任何一種語言……
人類,萬物之靈,此刻唯一可以麻痺自我神經的正當娛樂,就是不須負責的性愛;若再有不必要的情緒問題孳生,那解藥就是迷幻劑,索麻(Soma)!」

老蘇不知道甚麼時候握住了我的手,還有點緊,是故事引人入勝?還是想趁機占我一點便宜?長衣大爺順手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長盒子,正面是紅的,繪有一顆……咬了一口的蘋果?還有幾個大黑點、幾個小白點,這啥稀奇玩意?背面是黑的,帶些反光鏡面……且慢!他一個輕觸,黑屏居然瞬間變成了會動的圖案?背面才是正面?是茅山道術還是神仙下凡吧?像白蛇變娘子?老蘇……倒了兩杯滿滿私釀的雄黃,我伲都正需要。

「在這個『新世界』裡,『組織』為了追求所有人的最大利益,消除掉每一個人可能存在的個體性與自我意識,於是強制所有人不得獨處!個體不是在工作,就是要被迫娛樂,而且必須是屬於團體性的娛樂!你不是你,你也不會是你,你也不能是你,你……是『我們』其中之一。
從事娛樂活動能夠讓所有人保持身心愉快,但另一方面,卻也讓人沒有任何時間加以獨處思考或反省……最後,『美麗的新世界』儼然就是第二個『伊甸園』或『失樂園』,人類沒有必要繼續存在任何所謂的藝術、科學、與歷史,也絕對沒有機會去觸發思考或邏輯!
加上男歡女愛不帶任何情感,純粹只是作為生活上的一種娛樂!有性無愛的洩慾手段,自然而然,昔日吾等認知中的家庭、愛情、父母,也就都成為了歷史名詞!不再被提起,也不建議被喚起……因為新世界的箴言已經被『組織』定義為:
共有、統一、安定!

「這……有點毛骨悚然,挺怪嚇人的,我不是我,我也不會是我,我也不能是我,我……是『你們』其中之一?那活著還有意義嗎?組織說啥幹啥、制度說啥是啥,我還是人類嗎你講,跟那馬戲團表演的公仔跟木偶沒兩樣,對吧?
等候著我的回答,老蘇替那新來大爺斟了杯酒。
「我只能這樣說,『缺乏獨立思想的世界無擁有任何自由可言......』,萍水相逢即是有緣,二位請好自為之,莫忘守護獨立思想的普世價值。夜深了,我也該告辭。」
大爺掏出了酒錢,然後又把一本書遞給我,說是他自己寫的,是故事、是預言、是寓言,要送給我;不奢求銀寶或零錢打賞,但光送書嘛,顏如玉?黃金屋?實在是顯得有些小心眼……可千萬不能表現出來。
當晚又陪了一下蔣校長跟孫老闆,離開酒樓,穿越子夜的霞飛路,慢慢走入綠樹成蔭的朱邇典路……回到住屋處前,透過月光灑在樹葉中的縫隙,我第一次看到了書名跟作者。

《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

「一座灰灰的建築蹲在那裡。只有三十四層。正面上緣寫著幾個大字……」
尾聲(一):
7月26日知名壽星:「冷酷的先知」赫胥黎(1894-1963)
仿若精準地洞悉未來,西方文壇反烏托邦(dystopia)奠基巨作的非凡名家,身為英國在地顯赫的赫胥黎家族成員,阿道斯以一等榮譽的優秀成績畢業於牛津大學貝奧利爾學院(Balliol College, Oxford),但他不以本家最為傑出的生物學作為研究志向,反而從二十餘歲開始,隻身投入了嚴謹的寫作行列,更完成了不朽的《美麗新世界》一書。
出版於兩次世界大戰的烽火暫歇之間,西元1932年問世的《美麗新世界》可以說是當時西方少見既帶科幻,又具備預言(寓言)式風格的作品,但為何小說會造成如此轟動,今日更被追隨者視為是指標性經典呢?
主要是在西元十九世紀中葉以降,隨著工業化與機械化所帶來的經濟快速發展,歐美等國成功地將世界局勢推向了高度的商業競爭化與資本主義化,可是在此時空背景之下,各地卻也陸續衍生出諸如貧富差距拉大、資源分配不公、海外掠奪型殖民主義興起等等的問題。因此赫胥黎透過了小說,將故事時間設定在西元2540年時的倫敦,也就是科學紀元福特年632年!
大膽且精闢,導入了當世流行的科學至上(理性為王)觀念,並架構起未來一股驚駭新文明的《美麗新世界》,故事發展不只前衛,也巧妙切中了人類熱衷於科技發達下的價值觀偏離危機,更適當警惕了當年以科學作為最終信仰的高知識份子,所以本書除了影響後代許多同類型科幻文學作品的創作思維外,也在文學與非文學領域裡掀起討論熱潮!
《美麗新世界》目前名列美國紐約公共圖書館所選編之「西元二十世紀英文百大小說」(Modern Library 100 Best Novels)裡的第五名,也是英國文學家的首位,更堂堂進入了美國《TIME》雜誌的英文百大小說之一!

想想,相對於今日各大社群網站(FB、IG、LINE等)的假消息散佈,長輩問安圖中的隱藏式洗腦手法,獨家新聞內被悄悄植入的意識形態,諸如此類的扼殺腦細胞行為,究竟是誰?才能享有高科技下的思考自由?你?我?還是我們根本已經陷落在名為資訊牢籠的地獄十九層?

尾聲(二):
莎士比亞《暴風雨》中的對白:

「人類有多麼美!啊!美麗的新世界,有這樣的人在裡頭!」(How beauteous mankind is! O brave new world, that has such people in it.)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身處有限的內捲維度,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三維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正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空間的烏托邦邁進。提案、合作、任何意見回饋,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365+1,點點繁星在夜空裡閃爍著,似嘻笑或沉思,編織成璀璨奪目的銀河千景,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終歸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潺潺細水,取一瓢的點滴拾遺,悄然偶遇的時空現場,我們都是舞台上的主角,看哪!芸芸眾生,每一天來到世間的人物群像,名為啟明之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