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必然的地緣政治結果

2022/07/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中國目前的政治決策可以說是非常糟糕的,這點是無庸置疑的,這受到了俄國後冷戰時期的規劃影響,但是其源頭可以追朔到兩個東亞之間的拔河;由於地緣政治對意識型態的限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身很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內完全瓦解,這是海防論的錯誤決策所導致的。

中國為了與俄羅斯結盟而放棄塞防論

在二十一世紀初期,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受到亞歷山大.杜金的影響,開始追求所謂的三個軸心進行發展,分別是伊朗、德國與日本;在二十一世紀初俄羅斯開始進行了計畫,俄羅斯對東亞的規劃,基本上就是拉攏日本,打壓中國。
強迫中國放棄長城以北的領土,並迫使中國往東南亞發展,以打擊美國對東南亞的布局,這點基本上是非常成功的,中國幾乎無抵抗就屈服於俄羅斯的計畫,這一部分是中國陸軍無法戰勝俄羅斯,另一部分則是中國希望繼續延續冷戰時期的地緣布局所導致的,而中國的大幅屈服於俄羅斯所帶來的一個效應就是導致俄羅斯放棄後續拉攏日本的計畫,因為中國寧可抵押長城以北的領土也要拉攏俄羅斯。
在共產主義時代很合理,但以中國民族主義來說毀滅性極高
而結果就是中國以俄羅斯(還有伊朗為首的半個伊斯蘭勢力)為後盾,對印度、越南與台灣的方向發動地緣政治擴張,作為武力上半放棄東突厥與南蒙古等地的補償。而作為俄羅斯對抗美國的馬前盾以及開始進行對台海的豪賭,中國在2017年後逐步放棄了與印度的對抗,正式宣布了塞防論在中國地緣政治決策的放棄。在越南重新得到了俄羅斯的保證之後中國就只剩下一條路-對第一島鏈的軍事豪賭。
在中國還屬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占領地的前提下,這種分割可以說是共產主義打擊落後的中國民族主義的手段,對毛澤東等人來說是可以接受的代價,對於鄧小平等人來說是背靠美國賺美國錢後,安撫俄羅斯的手段。而對於習近平這個打著中國民族主義大旗的人來說就是一個負擔,因為信奉共產主義世界革命大於中國的毛時代,可以完全虛無化台灣的地位,如同放棄對蒙古國的宣稱那樣;但是對於習近平他就只剩下攻擊台灣這一條路可以維持政權,不然為了台灣而放棄塞防論,但最終還是沒有拿到任何土地擴張事絕對會變成民族罪人的,無論習近平本人是否相信中國固有領土那套,在目前經濟危機嚴重的中國,這是習近平透過軍隊保全政權威望的最後手段。
若是習近平堅持不打台灣,那樣的話在幾年後,中亞的戰爭擴散到東突境內後,中國就再也沒有機會使用到那批因為放棄塞防論而造出來的餃子艦隊,而中國軍隊面對中亞遊牧民族游擊隊的弱勢也會使的中國共產黨過去幾十年的路線徹底破產,在意識形態與現實軍事無能的前提下,中國很容易如同過去那樣淪為新世界的戰利品。

兩個東亞之間的歷史拔河

所謂的東亞,可以粗略分為兩個部分,一個部分就是日本、韓國、台灣與一部分越南所組成的海洋區,以及由中國本部所組成的陸權區。共同的文化背景是律令制的政治傳統,漢字作為文字載體的歷史,以及儒家的殘餘影響。然後沒了,當然還有一些細部的文化共通點,但這已經不是重點了。
從日本到甘肅都能發現的建築造型,就跟你能夠在義大利跟阿爾及利亞看到羅馬式建築
這邊我先不談制這兩個東亞內部文化精神的分歧,先只講這兩個東亞政治形式上的不同,其中一個不同就是海洋區本質上由於地緣上的分裂,於是更容易形成諸國並立的情況,而更小的國家與地緣上的安定性又加深了這個地區政權的穩定度。其中一點就是王朝之間與貴族階級的延續性,日韓明顯具有比陸權區還要穩定的貴族延續性,還有文化穩定度。這些都讓這些國家成為獨立於中國的「天下國家」。
在大航海時代前,陸權區一直壓制著海權區,但是在大航海時代後,海權區開始對陸權區的擴張,台灣脫離清帝國的統治與韓越兩國去藩屬國化是海權區的重大勝利,而這也連帶導致了陸權區政權威望的損失;並成為了中國民族主義者仇視海權區國家的歷史因素,因為海權區的擴張已經開始危害到陸權區的大一統敘事。
在毛澤東將東突厥與西藏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後,逐漸漢化的共產主義政權逐漸將重心轉移到治理關內十八省,並因此產生了一種虛假的安全感,相信非關內十八省的關外「自治」省能夠做萬年的緩衝區,並由此開始將第一島鏈視為威脅,而為了征服台灣-沖繩,並試圖將越南與韓國再藩屬化。與上面提到的俄國戰略同時起了削弱塞防,發展海防的趨勢。
台灣在近代的發展是至關重要的
也就是說中國近年來不惜削弱陸軍也要大力發展海軍,看似愚蠢也實質愚蠢的行為,本質上是有其意識形態原因的。但最終的事實是在現代要恢復陸權區對海權區的藩屬體制已經越來越不可能了,在鄭成功的時代,清帝國還能夠仰賴數不盡的陸上資源來征服控制區僅一個縣的東寧王國,到了日本時代國府就只能夠撿美軍的勝利來佔領台灣,而又經過了快一百年的時間,台灣本身已經發展的非常密集化,實際上的盟友也有許多,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想要藉由奪取台灣來重建東亞藩屬體制已經屬於非常不可能的。
現在的中國與其說是復興的古文明,不如說是為了過去的幻想而開始找死的政權,因為共產主義的沒落而不得不找死,以延緩被內部起義打倒的時間,最終使整個國家像歷史上的各個陸權王朝那樣最終以災難性的倒台作為結局。諷刺的是如果中國直接如明朝那樣採取收縮策略,透過把自己的領土限縮在關內十八省的狀態下,那樣的話中國的政權也許還能再維持一百年,但這基本上不會發生,改變意識型態的窗口已經過很久了。
而海權區力量的逐漸強化也許會讓東亞全部進入到類似西歐在英國發展程度到位後多國時代。而2020年代對台灣的意義就是「台灣最終被承認是如同日本與韓國那樣的一個獨立的天下國家」之過渡期。在下週我將會討論日本於2020年過渡期的地緣政治與文化變遷。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史賓格勒哲學介紹、台獨與台語思想的宣傳
十年如同一日的時間已經結束了,未來幾年將會是一日如同十年的時代。 後冷戰後的全球化世界已經瓦解,舊的已去,新的未來;這是一個舊秩序瓦解但新秩序沒有到來的時代,這是一個你爭我奪的時代,這也是一個轉變的時代。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