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虛擬化的真實RPG世界

2022/08/1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第三層試煉(三)

升級後,我把點數全部分配給力量,力量一口氣達到了25點。也取得新技能,再來只要找出花仙的弱點,或許能有些與之抗衡的氣力。
不過『驚喜斬擊』的魔力消耗量對現在的倪樂來說是蠻大的,可以使用的次數不多,還是得小心使用。
我走到附近的地圖指示牌。
北邊不遠處有廣場,還是有植物,可目前看下來是植物最少最空曠的地方。
我邊走邊透過『心之眼』開始搜尋花仙的位置。
突然看到一股巨大的紅色魔力流動,是花仙!
可是她的樣子很奇怪,我湊近一瞧,花仙周圍的紅光愈發愈強烈。
「呀啊啊啊啊......!」花仙不斷喊叫著,甚至讓她痛苦得攻擊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看起來這麼痛苦?」倪樂自言自語著。
紅光折磨了花仙一段時間才逐漸趨緩下來,但同時給人的感覺似乎又變得更為兇暴。
還是必須先把花仙引誘到廣場才行,不然以她可以操控周遭植物的力量,肯定是沒有勝算的。
我撿起附近手掌大的石頭朝著花仙使用『投擲』技能。
花仙很輕易就用荊棘打碎石頭。
「嘿!妳是不是嚇得忘記你的對手還在這?」我對花仙說出挑釁的言語。
狂暴的花仙很輕易就被這句話給挑釁到。
我立即用洪荒之力全力跑向廣場,而裸著赤腳的花仙從後方追上來,連跑步都像是仙女飄揚般地優雅姿態,卻又不失速度。
快到廣場之際,幾條荊棘形成的鞭子連續擊打過來,雖然沒有命中,但破壞力依然驚人。
「就這樣?真是讓我太失望了。」我冒著生命危險繼續挑釁。
至少在氣勢上不能輸,就算是嘴硬也要嘴硬到底。
花仙伸出手,朝天空一揮,地面長出一朵巨大的紅白漸層的玫瑰。
怪異的是這玫瑰的花苞並不是向上,而是對準著我。
一股巨大的能量集中在花蕊的位置,我瞬間感受到不妙的氛圍。
玫瑰瞬間開花,一道紅白色光束像鐳射般射出,我翻落到廣場較低的大臺階才驚險撈回一命。
「天啊⋯⋯」我驚嚇道。
地上被掃過的草皮直接成一片焦土,就連遠處十米高的圍牆都被穿出一個大洞。
不過這一下讓花仙消耗許多能量,我抓緊機會上前,緊握短劍,荊棘從四面八方襲來。
果然想接近花仙並非輕而一舉之事。
與荊棘不斷的一來一往,我一邊迴避一邊擋下攻擊,身上多處免不了受到些傷害。
若不能把距離拉近,與花仙的對決我根本手無縛雞之力。
此時,天空中飄下櫻花的花瓣。
我眼角的餘光注意到花仙,原來落下的櫻花正是她的能力,正想阻止她的時候,緩慢飄落的櫻花突然如同一片片鋒利的刀刃迅速且不規則地落下。
那幾乎是一轉眼的時間,我吐了一大口血,沾滿鮮血的手微微顫抖地撐著草皮,硬生生吃下這攻擊,威力驚人猶如秋風掃落葉,且毫無死角。
花仙不疾不徐地走到我面前看著我,我也抬頭用模糊的視線仰視著花仙,就像是勝者對敗者的居高臨下,那狂暴之力比一開始見到更為猖狂。
她邁開手臂,張開手掌,一顆種子懸浮在手掌中,種子突然膨脹,接著生長成一支長钂。
花仙握起懸浮在手掌中的綠藤钂,準備一擊取下倪樂的性命。
我閉上雙眼,我內心很清楚知道打從一開始自己就沒有勝算,可還是想拚拚看那一線生機。
等了許久,什麼事都沒發生,沒有一絲聲響,也沒有被取走性命,我感到有些疑惑。
用『心之眼』一看,竟然是先前看到的那股折磨她的巨大紅色魔力,綠藤钂插在草皮上,花仙痛苦得緊抓自己的頭部。
「呀啊啊啊⋯⋯」花仙痛苦得快叫不出聲來。
「又是這個狀況。」
不管怎麼說,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也許是唯一可以解決她的時機。
與此同時,狂躁的木製護甲的附屬效果「狂躁」也發動了。
我調整呼吸,憑藉著一股氣力跑到花仙身旁。
隨著身體的自然擺動,由下而上躍起並揮動短劍,對著花仙全力使出新得到的技能『驚喜斬擊』。
空氣在短劍周圍颳起一陣微風,風的流動不斷加速再加速,微風瞬間轉變成旋風,再從旋風升華成極具威脅的強力風刃。
這一擊實質在花仙身上打出第一道傷害,再加上風屬性的附加效果「流血」,不止能給花仙帶來風屬性的持續性傷害,可無視護盾與護甲,同時是無法治癒的。
不過即便這樣還是無法打倒花仙,所以我不斷對花仙採取攻勢,沒有停下任何動作。
「這樣還是無法造成太多傷害嗎?」我氣喘吁吁地說道。
經歷兩次被巨大魔力給折磨到生不如死的花仙,此刻已經徹徹底底失控。
開始對周圍進行無差別的荊棘攻擊,草皮、圍牆、臺階、樹木⋯⋯等,無一沒能逃過她的亂擊,這時候還想要再給她來上一擊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我拖著傷勢只能先逃離她的攻擊範圍,同時意識到這麼強的魔物怎麼會出現在試煉之層呢?
這根本不科學。
對還沒轉職的初學者來說,這根本是越級打怪的概念。
我往休息區的方向跑去,受到這麼大的傷害,體能下滑得很嚴重。
失控的花仙似乎感受到我的存在,她拿起插在的草皮上的綠藤钂,將血樹的力量注入裡頭,朝著休息區的方向奮力一擲。
綠藤钂不但速度飛快且威力同樣驚人,沒有任何障礙物可以阻止得了它。
休息區一下子就被炸出個窟窿來。
雖然沒有直接命中,但爆炸威力的波及範圍之大也讓我再次受到傷害,我趴在地面幾乎沒有體力可以爬起來,說是遊走在死亡邊緣也不為過。
看著失控又極為痛苦的花仙,自己既沒有打倒她,也沒有拯救她的能力,我感到非常不甘心。
可這時我才真正注意到非常不對勁的部分,前面種種的疑惑就像被醍醐灌頂。
「難道⋯⋯是血樹的力量想要吞噬她?」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可不能繼續杵在這裡⋯⋯」
我用『緊急治療』恢復了些體力才能勉強爬起來。
攙扶著旁邊的圍牆,我一步一步走回公園中間的圓形花圃。
「血樹的種子⋯⋯」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家好!我是Neyo!喜歡寫作、文章、心情。希望看了我的作品之後,可以不吝地給我好的意見、交流,我也會很樂意回覆,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2032年,突如其來的一場大地震,全世界進入了虛擬化,天空出現屏障,各地出現了奇怪的巨塔,而全人類無論男女老幼都成了冒險者......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