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夜》|從日常的細節裡,側寫生活百味,最終我們都是彼此生命的過客

2022/08/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關於《就在今夜》

《就在今夜》這是一部法國電影,電影的時間是1980年代的巴黎,故事主軸主要圍繞在一個小家庭與一位離家流浪的少女的相遇
在電影的開始這個小家庭當中的母親伊麗莎白,除了面臨丈夫的外遇後自己身心的調適,還要面對重新進入職場而感到不安與混亂,而他的兩個小孩正值青春期,也正是處於確立自我的階段,面對未來、面對感情以及自己,每個角色都剛好走到一個在建立自我以及練習面對人與人之間關係的一個狀態。
電影就這樣以一個低迷不安的狀態展開,這也揭示了每個角色都將在接下來面臨各自的轉化,而這些轉化也將帶著他們不斷向前,走向真正代表他們的人生
圖/《就在今夜》

回到日常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的一個原因,就是這種回到日常的感覺,跟著角色一起經歷所有境遇,那些真實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大小事,可能苦得令人難耐,也可能是意想不到的奇蹟,但這些都是生活,也都是人生最簡單、最不可或缺的樣子。

相遇就是靈魂的腳印彼此交疊

電影當中以深夜廣播節目,做為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橋樑,不只是這個節目本身他會邀請人call in進來,分享自己的故事,其實也在冥冥之中,引領著女主角伊麗莎白,不斷地往前去擴展了他的生命。
不論是他在電台遇到的同事們,或是與接受訪問的離家少女相遇,並接待少女暫住自己的家,甚至到後來伊莉莎白也有機會,成為電台帶班的主持人,漸漸地拓展出自己生命的道路
塔魯拉離開了對他來說一點也算不上家的原生家庭,遇上了與外遇的丈夫離異正在試圖面對自己,並展開新生活的伊莉莎白,兩個人的相遇,像是一種靈魂之間的註定的牽引,或許就是這種冥冥之中相似相應的感覺,讓伊莉莎白決定收留塔魯拉,也讓塔魯拉感受到了家的溫暖與依靠
這樣意外的關係,也就這樣因為他們彼此做了相同的選擇,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圖/《就在今夜》

相別發現我們都是彼此的過客

Passenger 的這個概念,原本以為就是塔魯拉之於這個家庭的角色,但後來才發現其實回望整個生命的歷程,每一個階段的轉變,其實我們都在流浪,或許相遇讓靈魂的腳印交疊,但直到後來才發現,無論是誰始終都是獨立分別的個體
任何的情感的連結與羈絆,從一開始就是一種主觀的連結,就像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的眼中,就是不同的樣子,也會產生不同的描述,可能會很接近,但永遠不一樣,你身上的缺口不會被任何人完整的填補「完整」這件事始終只有自己可以完成,只有你認為自己真的「完整」時才有可能真的發生。
這趟旅程是自己的,無論是再親近的人,我們都將成為生命的過客
圖/《就在今夜》

相惜此刻一起經歷的日夜吧!

其實電影當中看到最後,也沒有很明白的給我們各自角色的結局,其實就像人生也沒有結局這件事,我們始終都在不斷地不斷地面對新的問題、新的旅程,人生的歷程從來都是為了「過程」而展開。
但這一切經歷,卻又如同「過客」一樣,人生的每一場經歷,都只是靈魂的腳印,這些經過的事情會成為「過去」而留下,它也確實的存在過,我們也偶爾會回過頭來看看這個痕跡,但同時也會知道那都已經過去了,不需要再問此留戀或執著了。
圖/《就在今夜》

走進日常

日常帶給人很不重要又不可或缺的感覺,你不能沒有這些規律的日常,因為這些事件完整了你的人生,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一部電影看起很和緩清淡,卻又可以讓人的心泛起波瀾的原因。
其實電影裡面描寫東西,非常貼近我們生活境遇中,會發生的情感變化,從一開始的不安全感慢慢轉化,到後面所有人都因為對於人生有了不同的展開,而產生一種開闊的感覺,看完之後不會有什麼極大的思辨需要消化,只是多了一種感受日常的方式。
對我來說要把這種看起來平平淡淡的電影拍的好,其實是比那一種講高潮迭起的劇情還要難很多,尤其是角色在每一個事件上面的情緒轉折,其實都會因為平平淡淡的描述方式,顯得特別的重要,但如果可以把這樣的故事說好的話,就真的會讓人有一種餘波蕩漾的感覺。
圖/《就在今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80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