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重回1990年代的兩岸05: 從價值引導投資談民主產業鏈的建構

2022/08/0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8月8號有一個新聞 , 是立陶宛交通及通訊部政務次長愛格涅率團訪問台灣,盼與台灣建立多方的合作。 可能大家會忽略這樣的一個經濟新聞, 但是他反應的就是透過價值觀引導投資, 而不是透過成本和CP值等去引導商人的投資。或者是政府的政策, 應該朝向結合價值觀跟投資政策 。也就是未來的十年,我們應該進行的是ESG永續投資和民主產業鏈的發展, 不管是政府,企業或者是個人都應該如此, 雖然提高了初始的成本,可是這項投資可以是在成本和利率跟安全性上達到一個最高的CP值。
換句話講我們經常聽到商人無祖國,商人追求最低的成本,和最高的獲利率, 消費者通常追求價格最低的產品, 這是1980年代台灣成功的要素, 也是台灣帶著全世界在中國市場一開始獲得成功的方式。 經過了30年,為什麼美國,歐洲,以及像立陶宛這樣的國家開始想要建立民主產業鏈?
實際上正是因為如果任由商人追逐最高的獲利率, 任由消費者追逐最低的價格, 所有的政府都採取放任的政策,而不管伴隨價值觀的投資, 最後所造成的將會是人類社會的悲劇,我們從新冠肺炎發展的初期歐洲某些國家需要口罩,可是卻完全找不到可以生產口罩的廠商,因為他的產業已經都外移了, 而且可能是掌握在一個非友善的國家裡, 就可以反映出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另,可以從消費者端來舉例子, 在疫情發展之前台灣的口罩是3盒不到500元, 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口罩都是來自於中國, 包括醫院所預備的口罩都是如此, 因為醫院也是企業,他也要賺錢所以會降低成本, 我們個人也是如此, 這使得台灣的口罩工廠所剩無幾。 如果不是台灣還有一些廠商, 在當時情況最危急的時候,在政府的號召之下,還能夠非常快速的開發出口罩機, 我們的生命就會被掌握。
所以,為什麼從消費者開始就要做選擇 就在於我們每個人都有影響力。對於新疆的人權議題和新疆棉,或者是過去有些國家運用童工生產產品,為什麼會引發了歐美的消費者運動? 也就是這些參與運動的消費者,對某些地區生產的產品自行的採取抵制, 因為消費者的消費,如果是建立基礎在某些人的悲慘生命上,實際上是對自己好對他人不好。 這也正是為什麼ESG 永續投資的價值觀標榜的是對自己有利,對他人也有利!
是的,我們接下來應該如此做,在政府的部門要開始跨國建構民主產業鏈, 在企業的部分要做有良心的企業,可能成本會高一點。但是應該伴隨著民主產業鏈去發展,因為他同時也控制的風險,你是在一個價值觀相近的地方投資。 在消費者的部分,其實就是兩大方向,一個是永續投資和永續消費,也就是比較偏向環保綠能的理念,另一個是民主投資, 也就是對於產地的人權議題和這個產品的產地需要關注的!
以上所談的可能不太容易, 可是我們的確應該要開始了,而現在就已經太遲了些!!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侘人說新聞
侘人說新聞
喜歡文字工作。 本專欄以政治、經濟、心理短篇為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