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的仕途(下):站在高峰的下一步

2022/08/1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現代名人養狗不稀奇,當初女神林依晨領養狗狗,取名林COCO,社群媒體一片叫好。其實,古代養狗的名人也不少。蘇東坡就曾留下「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左手牽著大黃狗),右擎蒼」的詞句。考古學還發現,秦代還有狗狗的陵墓,可見狗的地位之高。
而因為養狗養出一句成語的,就是李斯的「東門黃犬」了。這是李斯從人生高峰摔下時,最深的感嘆。

從丞相到階下囚的人生

本系列的上集,提到李斯化危機為轉機的人生哲學,在寫完〈諫逐客書〉過後,他果然受到秦王的賞識,成為秦王統一六國的功臣。之後,李斯位極丞相,秦朝在文字和度量衡上的統一,都出自他的策畫。至此,李斯算是圓了自己的理想:成為倉庫中的大老鼠。
明法度,定律令,皆以始皇起。同文書。治離宮別館,周遍天下。明年,又巡狩,外攘四夷,斯皆有力焉。(《史記・李斯列傳》)
然而,秦始皇死在巡遊途中,李斯在趙高的威脅利誘之下,參與「不對外公布秦始皇死訊,竄改遺詔,改立胡亥為新的秦王」的陰謀策畫。
胡亥當上皇帝後,聽信趙高之言,為所欲為,施行嚴刑峻罰,李斯深怕遭受牽連,所以上書給胡亥,表示支持胡亥所為,更提出「督責」的治術:
故商君之法,刑棄灰於道者。夫棄灰,薄罪也,而被刑,重罰也。彼唯明主為能深督輕罪。夫罪輕且督深,而況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史記・李斯列傳》)
翻譯:所以商殃的法令,對於在路上灑灰的人處刑(死刑)。在路上灑灰,這是很小的罪,而處以死刑,這是很重的罰則。只有明主能深切的督責輕罪。輕罪尚且受到深切的督責,更何況是有重罪的人?所以人民不敢犯錯。
胡亥看到李斯的上書很高興,繼續為所欲為。後來胡亥甚至不上朝,大小事交給趙高決斷。趙高跟胡亥進言,說李斯的兒子恐有謀反之心,而且李斯在宮廷之外權力極大。
當胡亥開始懷疑李斯時,李斯慌了,於是上書揭發趙高的陰謀:
夫高,故賤人也,無識於理,貪欲無厭,求利不止,列勢次主,求欲無窮,臣故曰殆。(《史記・李斯列傳》)
翻譯:今天趙高就是出身卑賤之人,不識道理,貪得無厭,追求利祿不曾停止,慾望沒有滿足的時候。所以我說趙高是很危險的。
最後李斯反而被趙高陷害。被腰斬於秦朝首都咸陽──那個他曾經認為是「最好的環境」的地方。
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論腰斬咸陽市。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顧謂其中子曰:「吾欲與若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史記・李斯列傳》)
(翻譯):二世二年七月,李斯被判定五刑,要在咸陽市被腰斬。李斯離開監獄時,他的二兒子也一同被押解。李斯回頭對兒子說:「我想和你再次牽著黃狗在東門追兔子,這怎麼能夠得到呢?」於是父子相視而哭。最後被誅殺三族
如果說,李斯化危機為轉機的行動力,讓我們獲得爬上人生高峰的啟示;那麼,他逆轉直下的結局,又會帶來什麼啟示呢?

站在高峰時規劃下一步

在讀《史記・李斯列傳》時,有一個段落值得一讀;當李斯位極人臣時,他深深感嘆:「事物發展到了極致就要走下坡,我還不知道自己的歸宿在哪呢」
「嗟乎!吾聞之荀卿曰『物禁大盛』。夫斯乃上蔡布衣,閭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駑下,遂擢至此。當今人臣之位無居臣上者,可謂富貴極矣。物極則衰,吾未知所稅駕(休息)也!」(《史記・李斯列傳》)
翻譯:我曾聽老師荀子說過,事物要禁止過度興盛。我只是一個上蔡的平民,小巷之間的老百姓,君王不知道我的愚駑,將我拔擢到如此高的境界,可說是富貴的極致。事物過度興盛就會走向衰敗,我還不知道將來的歸宿在哪。
李斯有化危機為轉機的行動力,然而對於不是眼前的危機,卻缺乏全盤規劃的行動力。站在高峰時,李斯的做法是:努力讓自己維持在那個高峰。他之所以參與趙高的陰謀,正是為了讓自己持續站在高峰,因為他不願意走下坡。
到底站在高峰時,該怎麼規劃下一步呢?
我很喜歡聽謝文憲,憲哥在2017年《有人生準備40%就衝了》的新書分享會(台南場)中的論點。憲哥說,當他站上人生的高峰時,都會感知到接下來很有可能會是一段下坡,所以他會幫自己安排另一條跑道(例如:從講師到寫專欄,做廣播),在恰當的時機轉換過去。
如果李斯當初身邊有位像憲哥一樣的朋友,告訴他「高峰理論」,告訴他什麼是三點不動一點動,或許,李斯在歷史上的地位,就真的如《史記》所說的,可以和周公並列呢?

站在高峰時的心態

如果是在高中進行〈諫逐客書〉的課堂上,我覺得很適合和學生討論:「站在高峰時的心態」。問問學生:「如果你是李斯,站在高峰時,會如何規劃下一步?」
在史冊上的李斯,在臨死之前,思念的居然是最平凡的生活:牽著大黃犬出門打獵。讓那些為了追求高峰而做的一切,都顯得有點可笑。
人生渴望攀上高峰是很正常也很值得鼓勵的。這也是李斯前半生的經歷能夠鼓舞人的原因;而在高峰時怎麼思考,李斯的遭遇依舊值得我們作為警惕。
以下就比較接近我個人的心得、感觸(可能沒有很充足的論證論據)。我認為,在高峰時,維持道德感安排其他路段,或許就能免除從高峰摔到低谷的狼狽樣貌了。

道德,真的不重要嗎?

道德,有時候聽起來很不實際,現實中總是有很多好人沒好報,壞人享清福的案例,以及,道德與人性本來就是複雜的議題,我們都處在善惡之間的灰色地帶。然而,道德,真的不重要嗎?
李斯為了維持自己人生的高峰,即使覺得趙高的做法不可取,卻仍背棄道德感,選擇與趙高同夥,選擇上書胡亥迎合胡亥想要為所欲為的想法。
有些事情,能靠著「化危機為轉機」的聰明、毅力來化解;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道德感的指引。若李斯當時沒有違背自己的道德感,也許他就不會答應立胡亥為皇帝,也許他在胡亥登位時,能結合其他大臣的力量制衡胡亥或趙高,而非上書給胡亥,評論趙高的缺失。

我記得呂世浩老師在解說《史記・吳太伯世家》時,最後問了一句話:「道德,真的不重要嗎」。其實同樣的問題,也很適合拿來問問李斯,問問自己。
最後還是要附上一張圖,把這三集的「李斯的仕途」可視化:

    這裡是我對於高中核心古文的教學記錄,歡迎關心高中國語文教育的你,來這裡逛逛,並與我交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