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裏的女人

2022/08/2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
十二月二十三的傍晚,曉翠剛下班把摩托車停在公寓的騎樓。
她的丈夫從街對面的停車場走過來。
他笑著說:「經常到停車場聊天的人打算要慶祝今年的聖誕節。」
曉翠對他們的活動沒有興趣,但仍耐心地聽著。
她的丈夫說:「停車場的老闆訂了一隻火雞,花了一千五百元。」
「火雞?」曉翠驚訝地問。
「火雞好吃嗎?不會太老嗎?」她繼續問著。
「不會,要用烤的。」她的丈夫回應著。
「真的不會太老哦?」
曉翠不信地問。
「我們家隔壁棟二樓的那位女人要煮湯。」
那女人叫淑卿,她的丈夫常待在台中。
「湯的料....香香商店的老闆娘要提供。」
曉翠感到一陣輕鬆,她不必花時間準備聖誕晚餐,她厭倦了烹煮。
但是她有一點點震驚,她注意到她的丈夫提到香香商店老闆娘的時候,他停頓了一下。
(二)
丈夫三十八歲那年,
他說:「我想多體驗人生,不想被關在家裏。」
曉翠和她的孩子都因他不在家而感到放鬆。
他喜歡待在家對面的停車場,有時他幫停車場老闆做一些雜事。
那裏空間很寬敞,約有十個人常聚在那裏聊天,他們都住在附近,其中有一半是女性。
曉翠從未加入他們。
有時候當她回家或離家,她常往馬路對面的停車場望,她會看到一兩個女人和她的丈夫說著話,這場景令她不舒服。
但是想到她計劃將來要離開她的丈夫,她感覺好些。
他應該有位女朋友。
假如他有個女朋友,將來離婚會比較容易,而且她也不必覺得對不起他。
(三)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當他們躺在床上,她的丈夫如往常告訴她停車場發生的事。
突然他的丈夫問道:「你會解夢嗎?」
「怎麼了?你做惡夢嗎?」
「昨晚我夢到一個女人,雙手捧著一個碗,碗裏盛著一顆流著血的心臟。」
曉翠知道聚在停車場聊天的人也在那裏喝咖啡。
她猜丈夫夢中的女人應是其中一個女人。
「你想那是什麼意思?」她的丈夫問。
「表示那個女人愛你,她把她的心秀給你看。」
她的丈夫笑起來問道:「是這樣嗎?」
「我不確定。」曉翠回著。
「可能你耽心和那女人有瓜葛,你耽心那女人對你表白她的心意。」
「你愛海倫嗎?」曉翠問。
有幾次海倫從停車場打電話來家裏,要她的丈夫到停車場煮咖啡。
「她已經六十歲了,我硬不起來。」她的丈夫不屑地答著。
「你愛淑琴嗎?」
有一次曉翠看到她面對她的丈夫坐著,她的長髮垂肩,身材苗條。
「她也不能讓我興奮。」她的丈夫毫不猶豫地應著。
「她們都有丈夫了。」她的丈夫說。
「香香商店的女人對你有好感。」
她的丈夫笑了,說:「你怎麼知道?」
曉翠沈默著。
她驚呆了。
這女人的丈夫幾個月前往生了,停車場的男性們好像迎來了春天,個個眉開眼笑。
「她對我講話很溫柔。」她的丈夫笑著說。
「她對其他的人也溫柔嗎?」
「沒有,她只對我。」
幾秒後,他說:「我結婚了啊! 她告訴我們她不想再婚,她只想要男朋友。她有兩個小孩,現在她有一個男朋友,她有權利有一個。」
曉翠感覺她的丈夫語氣中有一絲難過。
「她有要你和她過夜嗎?」她問著。
「她不敢,沒有女人會這樣。」他提高嗓門回應。
「真的嗎?她交男朋友之前有告訴你嗎?」曉翠逼問著。
她的丈夫搖頭回著:「沒有。」
她故作輕鬆問道:「你想要比你年紀大的女人,還是比你年輕的?」
「感覺很重要。」她的丈夫回著。
「所以你對香香商店的女人有感覺。」
她的丈夫沈默著微笑。
曉翠翻身面對牆壁,她的丈夫轉身抱住她說:「我愛你!」
曉翠懷疑地說:「你說謊!」
(四)
接下來幾天,曉翠設法要知道那女人的長相。
每當她經過那商店,她偷偷地往裏面瞧,但是她看不到她的臉。
她的兒子有次到那商店買蛋。
「你認為香香商店的女人漂亮嗎?」她問著。
「我不知道,但是我確定她不是醜的。」她的兒子說。
幾天後,曉翠在她的公寓騎樓停好摩托車,她轉身看著停車場。
她的丈夫不在那裏,但是她看到一個女人正穿過馬路往停車場走去。
她的頭髮貼著耳朵,她的兩個耳環像腕錶一樣大,她穿的窄裙長到脚踝,她的緊身的毛衣把她的乳房完全顯現出來。
她一定是那家店裏的女人。
當曉翠進入她的公寓,爬了幾階後,她看到她的丈夫手裏拿了一袋垃圾,快步的從樓上下來。
曉翠想她的丈夫趕著去和那女人見面。
她很不安,快步進入屋內,打開面向停車場的那扇窗。
她往下直望向對面停車場。
但是她什麼都看不到,因為停車場在一樓,上面覆蓋著鉄皮的屋頂。
強風擊打著她的臉,她很快關上窗子。
「媽媽,你為什麼開窗戶?」她的兒子問。
「沒事,只是要看停車場發生了什麼事?」她憂心地應著。
(五)
晚上十點鐘曉翠的丈夫還沒回家。雖然她很疲倦,但是她睡不著。躺在床上,她痛苦地想著失去的青春和愛情。
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她聽到開門的聲音,她的丈夫回來了。
他走到她的房間開了燈。
「現在幾點?」曉翠問著。
「十二點十五分。」她的丈夫說。
「我介紹一個男人給香香商店的女人。」
「她不是已經有了男朋友嗎?」
「他已經幾天沒來看她了,她抱怨說她的朋友都有太太了。我問她『可以介紹一個男朋友給你嗎?』,她說『好。』今晚我介紹我公司的守衛給她。」她的丈夫解釋著。
曉翠釋懷了,起身坐在床上,開玩笑地說:「真的嗎?太可惜了,你不想把她留給自己嗎?」
他笑出聲:「不想,我不想把錢給他人。」
「她可能不會要你的錢。」
「所有的女人都要男人的錢,很不公平。」
他來躺在她的身旁。
曉翠看著他說:「那女人不了解你。」
她的丈夫點頭,笑著說: 「是啊!她不了解我。」
「你會每個月給她五千元嗎?」
「不會。」
曉翠笑出聲:「不會嗎?」
「她一天抽兩包香煙,她跟我介紹的守衛說她不煮飯。」
「以前都是她的丈夫煮飯,她的丈夫以前是餐廳的廚師。」
「你不愛她嗎?」
「不愛,她沒辦法讓我硬起來。」
她轉身面向她的丈夫。
當她想到沒有其他的女人可從她丈夫那裏拿到錢,她在心裏笑了。
此後她經過那家商店,她沒有再往店裏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