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他還年輕Still Young (跋)

2022/09/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若對這齣紀錄片有所感觸,
別忘了九月十六日晚上七點,來參加政大書城的座談會.

在紀錄片中介紹吳晟老師跨海尋找九十歲高齡的知音瘂弦老師.
當年的吳晟,為了照顧彰化農忙生活的母親,選擇返鄉任教。
瘂弦老師告訴吳晟:就讓我看看你描寫的的鄉土吧。

於是十三首吳晟系列詩作〈吾鄉印象〉在《幼師文藝》上被大幅刊登,給予吳晟老師莫大的鼓勵,農村裡寫作的生命力,油然而生.

時光荏苒,兩人間的真情,在時間流裡除了增添智慧的白髮,情意未曾改變。
目宿媒體提供,吳晟老師與瘂弦老師(左)
詩是文學的精華,也是人類智慧最精練的呈現,
遇到懂詩的人情意真切;
不懂詩的人,就算活著,心也死了.
影片中描述吳晟與師母的情感,從『愛荷華家書』的詩句中可以感受得到,
早已習慣師母在家中所佈置的柔和燈光,感受到妻子在日常生活上,經年累月為他所作的擔待,也包含自己洗衣的心情,樸實、真摯描述在愛荷華具體的生活,表現出來,摘錄一段『洗衣的心情』:
生活上的種種繁瑣,是妳那雙手一一承受下來,
琢磨成孩子和我喜愛的甜蜜
而妳的雙手
已越來越粗糙
我未曾向妳說過
在我心裡深深潛藏的感激與愧疚.....
是為了學習詩藝而來嗎
最美好的詩
就寫在孩子們和你
紅潤的笑臉上
是為了追尋什麼夢想嗎
最可親的希望
就在我們自己的家鄉
吳晟老師與師母(目宿媒體提供)
紀錄片中有吳晟老師與師母探訪濁水溪源頭的畫面,
老師在追溯日月潭的上游,讓我想起小時候常常步行在濁水溪的上游,那時我們知道要能夠辨識流沙,一旦腳步入流沙之中,雖不會整個身體埋沒,但是溪水暴漲的時候,就是危急的時刻.
濁水溪,是台灣最長的河川,也是台灣的母親.曾經孕育台灣這塊土地無數個世紀,更是農民「身上的血」.人類的文明歷史都是傍水而生.如果台灣的歷史生命注定要依戀一條河,濁水溪應該就是象徵台灣的生命的河。吳晟夫婦從濁水溪源頭,緣溪而行,卻發現濁水溪的水已邁入乾涸.於1996年發表的詩作
《水啊!水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吾鄉的廣大農田,
      隨處張開龜裂的嘴巴,
      向圳邊呼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吾鄉的大小圳溝,
      一一袒現枯竭的河床,
      向水庫呼喊。
      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
      山區的龐大水庫,
      流露掩藏不住的焦灼眼色,
      向天空呼喊。
吳晟老師與師母(目宿媒體提供)
吳晟老師與師母在影片中的濁水溪行旅中,過程中老師要求師母為一處拍照,跟現今世代的交往很雷同,兩人當中通常幫忙照相的人,總是付出的比較多.
老師印象廖添丁故事有一段情節,廖添丁被日警追捕逃到南投山區,在一處向天圳躍身而下,隨水流而逃脫.他們找到就在南投縣魚池鄉的東光村,是濁水溪上游武界部落壩的日月潭引水道的其中一段,700多公尺的向天圳,也是唯一沒有加蓋的水道段,能夠一窺引水道面貌的最好地點.看到影片時筆者還滿有認同感的,小時住在南投山區,正巧有同學住在那村落.
向天圳
詩人最終都得回到自己的書桌,紀錄片拍攝到吳晟老師的書櫃,其中愛爾蘭詩人葉慈也是吳晟老師的靈感泉源.
葉慈是192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是一位對現代詩歌具有重大影響的詩人,更是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的領袖,參與愛爾蘭民族主義政治運動.但是當時愛爾蘭社會形勢複雜。在目睹了政客黨派的背信中的勾心鬥角、因著不同的信仰,民眾互相仇視等現象,葉慈開始對政治產生了幻滅感,最終回到了他的藝術哲學的領域.
吳晟老師(目宿媒體提供)
葉慈的詩『當你老了』感動了全世界的許多人,
筆者最後僅以葉慈的詩,來闡述吳晟老師用生命愛台灣的意境.
當你老了,頭髮白了,
睡思昏沉,爐火旁打盹。
請取下這部詩歌,慢慢讀,
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
假意和真心。
只有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靈魂,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
從紀錄片中感受到愛貫穿了吳晟老師的生命,也貫穿於他生命中所有詩歌中。
在他的人生和詩集中,對台灣的愛是嚴肅又痛苦的,卻也美麗而聖潔。他將他的青春歲月奉獻給台灣,影片最終老師將沈澱一切回到了他的書桌,期待他晚年生命的創作。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流星
流星
曾在倫敦留學,現在在大學教書,對文字創作與生命劇本有許多情感。微微雨簇浪,散作滿流星。人們對恆星往往視而不見,卻對將死的流星大為稱讚,撲向地球的驚嘆號,留給人們太多遐想,毀滅當中亦是重新開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