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特的罰款創造收入

2022/09/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中國很多潛規則,外人不容易懂,但可以從明規則順藤摸瓜來理解,例如2022年8月17日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行政裁量權基準制度和管理工作的意見』,要求各級政府及部門要堅決避免亂罰款、嚴格禁止以罰款進行創收、嚴格禁止以罰款進行排名或做為績效考核指標。罰款創造收入大幅增加,如果不是落實依法執法,就是凸顯地方政府財政窘境。
早期各地方政府只能在自己境內收小罰款,二千年冬天時筆者到黑龍江旅遊,出火車站,零下四十度,在車站外站一群老人,掛臂章,連同行朋友因為乾燥,吐一口痰,迅速被幾位大嬸拉住,要開單罰款,問要不要收據,朋友給錢之後就鳥獸散。還有一種是『過路費』,高速公布也可以攔截,後來地方政府找到新財源『房地產開發』,賣土地蓋房子成為主要財政來源,延伸出很多動遷(我們講的都更)雖然初期很多抗爭,或來創造出三贏,拆遷戶滿意、建商也荷包滿滿,地方政府也高興(GDP與荷包)。
疫情期間,加上監理制度、共同富裕政策,房地產開發停滯,甚至開發商倒閉,各地方政府的收入大幅減少,加上經濟停滯,動態清零的防疫支出大幅升高,很多地方政府從節流動腦筋,如降薪水、取消福利、五花八門,如今動到增加罰款來創造收入。
中國統計2022年七月,中國300多個地級市政府,有111公布罰款收入數據,有80個地級市罰款是增加,更有15個同期比增長超過100%,青島市在2020年罰款收入是19.26億(人民幣),到2021年上升到43.77億人民幣,增幅達127%,還有四川樂山市增幅是155%、江西南昌是151%。
運輸業是目前罰款的主力,大貨車司機面對罰款不勝其擾,乾脆採取月票制度,罰款包月保證沒事,或車行統一預繳罰單還可以打折,無論超載或違規都可以通行無阻。2021年有媒體報導,北方某山區縣城,一年的公共預算才一億多人民幣,當地交通罰款可以創收三千多萬人民幣,撐起當地的三分之一的政府預算。宛如電影讓子彈飛一個片段,麻匪上任鵝城之後,才發現前幾任縣長都把鵝城的稅收收到90年之後。
另一個個案霸州市明確稅收占20%,非稅收占80%,更以此把非稅收完成率內入鄉科級領導幹部的績效考核。也下達下級單位達標的責任額,利用很多名義對當地企業或個體戶進行罰款、攤派、收費,當月的罰款是過去九個月的80倍,才有後來國務院的通告。
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成為地方政府的三亂,以罰代管、逐利執法、過度處罰,也是中國政府飽受詬病的問題。雖然中國政府出爐規定,希望把行政裁量權規範,把執法機關關進去制度的籠子,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總是能找到創收的渠道,創收能升官也能發財,當然擋不住。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 亞洲自由選舉觀察組織國際觀察員 出版『中共百年看習近平十年』一書
    中共二十大即將在2022年的秋天召開,除了換屆以外,習近平的第三任任期即將展開,宣示鄧小平路線開革開放與政治遊戲規則,都被推翻了,對未來中國的政局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現在開始中國每一個政策或政治動作,都會連動二十大的界線。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