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蠢動】

2022/09/2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李靖率領的馬邑、晉陽聯合軍支援下,李淵等人終於順利擊敗了歷山飛賊。
清點俘虜處置,打掃戰場,還要花上一段時間,李淵便接見了此戰的兩大功臣。
馬邑軍由李靖帶頭,自不消說。
晉陽這邊力排眾議,帶兵與李靖會合的,卻是晉陽令劉文靜。
跟代表地方的段偃師與溫大雅不同,劉文靜是李淵故友,晉陽宮監裴寂的知交。說是故友,其實也就是李淵過去在京城擔當侍衛時,一起賭錢的朋友罷了。
裴寂家貧,卻總敢跟李淵他們這些貴族公子對賭。公子哥兒們隨手一掏,怕就是裴寂一個月的薪俸了。
看不起裴寂的人多,李淵卻特別欣賞他的勇氣。是以來到太原後,李淵仍不忘找老朋友來賭兩把,敘敘舊。
說是晉陽宮監,其實就是離宮的雜務總管。裴寂跟地方派系合不來,也沒必要合得來。也巧,劉文靜跟裴寂差不多,都是個孤兒窮光蛋,沒有家世可靠,兩人倒是挺談得來。
只是比起裴寂的汲汲營營,劉文靜倒是坦然得多。
劉文靜以為,世道將亂,不論你做什麼高官,有多少財產,在亂世中隨即會化為烏有。倒不如看準時機,建功立業,方是未來大展鴻圖之計。
至少,妖門宗王是這麼告訴他的。
更不要說,李淵入鎮太原前不久,劉文靜才收到密信,表示妖星將臨,應盡力配合。
劉文靜私下估計,李淵恐怕就是這一代妖門傳人。
所以,他現在站在這裡。
「留守大人此番化險為夷,實是吉人天相。」劉文靜道:「不過,歷山飛賊的動態不實,這問題屬下認為非得解決不可。」
李淵雙手抱胸,點了點頭:「依我看,朝廷佈下的驛站斥侯,怕是信不過了。最好都能換上我們自己訓練的士卒……」
一旁李靖笑道:「大人您二位商談太原防務,我是不是該告退一下?」
帳內便只李淵三人,外頭一概任務,由李世民指揮著。此時,李世民正研究著從賊軍手中收繳來的連絡樂器呢。
李淵一抬手:「郡丞領兵前來救援,大恩大德,李淵這裡謝過了。世民更與我說,此次破敵之策,盡由郡丞所出。這太原地區的防務,請恕李淵厚顏,還望郡丞指點一二。」
「不敢,大人叫我李靖便可。」李靖道:「這抽換驛站斥侯,誠如大人所言,自是當務之急。不過馬邑地處邊疆,確實也是有些獨到的作風,或許可供大人參考。」
不待李淵回答,李靖續道:「不止要確定傳回來的消息,更要保證報給朝廷的訊息,皆為大人所掌。」
劉文靜冷冷道:「虛報戰果,那可是殺頭的死罪。」
搶劫胡商,報為反賊,這些事在晉陽也沒少過。劉文靜其實也都是睜一眼閉一眼,但還未能清楚李淵為人,還是要表現得公正一些好。
畢竟,李淵要對付非下屬的李靖,還得上表朝廷。要對付劉文靜?一隻手也捏死了。
李淵看著二人神情,也是笑了:「兩位無須拘謹。李淵也是大風大浪走過來的,要是不懂變通,又如何能在朝廷風浪中苟活至今?今聖上為奸人蒙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等正應留有用之身,為國家百姓效力,這自保之策,二位但說無妨。」
還在弘化之時,李淵最終就是靠著假情報,讓楊廣以為他沉迷酒色,又貪贓收賄,才停止了徵召。
這邊李靖也不是剛出道的雛兒。雖然自己有意結交李淵,但不給地頭蛇劉文靜一點面子,那也不成。
李靖遂道:「依我看來,應是朝中有人要與唐公為難。這太原裡裡外外要規劃得周詳,恐怕還是得劉令君出馬。」
換了稱呼,多點親近,這是李靖多年來的處世之道。
劉文靜看李淵有意,李靖也願意謙讓,那也不需太過客氣。
「屬下以為,要一一去探查郡內誰有不軌,曠日費時。還不如趁此機會,引蛇出洞,一網打盡便是。」
李淵跟李靖都是一奇,想不到,劉文靜早有計劃?
劉文靜續道:「大人可知,歷山飛賊頭領,名為魏刀兒?」
李淵點點頭:「河北胡種,此人何奇之有?」
劉文靜又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據屬下所聞,江南有一教派,自南洋而來,拜天為父,自承為子。入教者往往在姓名最後,加上這個『兒』字。」
頓了頓,才道:「來護兒大將軍,便是自幼入了天父教。」
李淵跟李靖又是一驚。
來護兒的名字,他們自然是知曉的。
李靖不禁喃喃道:「原來如此,聽聞來將軍是江都人士,我本以為他是虛報出身,不願自承胡種,竟是如此緣由。」
李淵思索了片刻,方道:「你的意思是,魏刀兒也是天父教徒?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劉文靜搖搖頭,道:「魏刀兒應是胡種無誤。不過天父教教義艱深,不立文字,故多三鄉五里,共居一地,由『兒尊』負責傳教講經。」
說到這樣詳細,李淵李靖反倒有些疑惑,劉文靜從何得知的了。
劉文靜見兩人神色,忙道:「天父教戒律甚嚴,團結性高,一般人不會查覺知曉。不過屬下忝為晉陽令,晉陽的兒尊,屬下也是識得的。」
沒說的是,當年隋氏消滅南陳,將南朝教派打成妖道,緝捕剷除之時,妖門跟天父教同受迫害,就搭上了線。
若不是妖王指示妖星已臨太原,劉文靜也不會想到這個計策。
見李淵不再起疑,劉文靜才道:「屬下的建議,便是邀請河北天父教徒,移居我太原。」
李靖在一旁點頭:「充實可用人手,實為上策。」
他當然知道劉文靜的計策不止於此,就是捧上一捧而已。
果不其然,劉文靜笑道:「此乃其一。一旦過萬天父教徒,自河北而來,領頭者又多與魏刀兒的姓名有相似之處,我們就可以上報朝廷,是歷山飛賊又來,請求朝廷派兵支援。」
「朝廷派來的將軍,太原主動接應的官員,自然就一一浮上檯面了。」
聞言,李靖拍手大讚:「天父教徒可為民力,又可將朝廷內應一網打盡……除此之外,留守大人更可名正言順,接管朝廷援軍,兵力不虞匱乏。劉令君一石三鳥,李靖佩服!」
劉文靜拱手道:「不敢當。可郡丞還漏了一點:那些內應必不是尋常百姓,若將其財產充公,那才真是足兵足糧,民心所向的萬全之策。」
語畢,劉文靜與李靖相視大笑。
英雄重英雄,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
相比之下,李淵的反應倒是不大。他默默的在心中反覆想了幾遍,才確定是條好計。
不過,李淵更在意的是……
這兩個,都是人才。但他們如此輕易就決定支持我,改日風向不對,是不是又會投向別人?
更不要說,劉文靜所獻,根本不是自保之策。
絕境死裡逃生,能人齊聚帳下。
李淵開始感受到,命運巨輪確切的開始轉動了。
可他不會忘記。
不會忘記玄霸的犧牲。
天子之路,不存在一帆風順的可能。
只有小心再小心,才能抵達自己想要的終點。
看著眼前的兩名英雄,李淵這才笑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