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獨步獨什麼】日常推理與觀測者

2022/09/1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文/冒業
  有一天,你在街上發現一名女途人上衣和外套竟然前後穿反了。她穿反的衣服有兩件,應該不會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上衣是鈕扣式的,要反轉穿上必須有人在背後幫忙將鈕扣一一扣上,所以除了穿上衣服的她,應該還至少需要一名共犯,而且是她不介意一起更衣的人,很可能是女性或者戀人⋯⋯你對此十分好奇,獨自埋頭胡思亂想,而女子早已消失無蹤。
  以上便是推理小說的子類型「日常謎團」(日常の謎)的典型展開。在普通的日常空間裡,一名觀測者從陌生人身上發現謎團(異常)。由於只是陌生人,直接向當事人尋求解答很不禮貌。這謎團(似乎)與刑事罪行無關,執法機關不會介入,只有好管閒事的普通人願意擔當偵探,嘗試以邏輯思考將它破解。更重要的是,無論最終能否真相大白,都不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日常推理作品有很多變奏版本,但「日常空間」、「發現謎團的觀測者」以及「運用推理能力解謎」三者是必要條件,其中日常空間尤其重要。事實上,日常空間本就是推理小說的重要前提。一般的本格推理小說會以謀殺或盜竊等犯罪作為核心謎團,這些都是破壞社會秩序的「非日常事件」。有些推理小說更會事先將角色安置在如「暴風雨山莊」或「孤島別墅」等「非日常空間」裡面。「謎團的出現」導致故事(或社會)從日常脫離至非日常,直至偵探說出真相,抓到作案的異常分子(兇手),將他們驅逐到社會外面,故事(或社會)才能回歸日常。
故事舞台發生在校園,但談論議題非常廣,以日常之謎將世界帶到讀者面前的《春&夏推理事件簿》。
沒有殺人和血腥的謎團,但都是「本格推理」,亦是知名的日常推理作品之一。
  那麼,相比其他推理文學,日常推理作品的謎團有何特別之處?主要有兩點:首先,日常謎團只對日常空間造成輕微干擾,並未破壞公共秩序;其次,日常謎團並非「公共的非日常」(如犯罪行為),而是私人的、相對的非日常。以在街上遇到穿反衣服女子的事件為例,對觀測者「你」來講,女子的怪異打扮屬非日常事件,可是對女子本人來講,那可能只是她日常活動的結果,譬如她常常在拍攝YouTube影片,這次故意穿反衣服是想讓躲在角落的同伴拍下途人的反應。換句話說,日常謎團通常是當兩個或以上的「私人日常空間」產生重疊和碰撞時出現,而且在人口稠密、到處是陌生人的都市環境底下特別容易發生。
  在日本,北村薰在1989年出版的《空中飛馬》被認為是日常謎團的濫觴,後來若竹七海在1991年出版了《我的日常推理》,到1992年加納朋子的《七個孩子》更獲得鮎川哲也獎。這三部作品都屬於短篇連作,每部短篇都各自擁有一個獨立的日常謎團,而最後一篇會揭露一直以來努力破解這些謎團的觀測者或偵探背後的秘密,將所有短篇結合成一部長篇,藉以強化完整性和層次感。類似的架構在後來岡崎琢磨的《咖啡館推理事件簿》、東野圭吾的《新參者》、早坂吝的《彩虹牙刷》、道尾秀介的《不可以》、陳浩基的《13.67》以至田村由美的漫畫作品《勿說是推理》都一直沿用。
說到日常推理中最膾炙人口的人氣作品之一,必定有米澤穗信的《古籍研究社系列》的一席之地。
  當然,說到日常推理的人氣作品就不得不提米澤穗信的《古籍研究社系列》和《小市民系列》,前者更在京都動畫將其改編成動畫《冰菓》時爆紅,為高山市創造了鉅額旅遊收益。《古籍研究社系列》的女主角千反田愛瑠擅於發現異常,並經常以「我很好奇!」(わたし、気になります!)這句口頭禪作為開頭,向偵探折木奉太郎提供日常謎團,是十分稱職的觀測者。京都動畫早在製作《冰菓》之前已接連推出《驚爆危機?校園篇》、《涼宮春日的憂鬱》、《幸運☆星》、《K-ON!輕音少女》和《日常》這些被稱為「日常系」以至「空氣系」的動畫作品,集中描寫角色豐富趣致的日常生活和彼此的互動,並且因為這些作品不少都參照了實景而造成大量到取景地進行「聖地巡禮」的旅客。無論日常推理作品、日常系作品和聖地巡禮活動,都提倡了一種在日常空間發現新鮮感的生活方式。既然世界難以憑一己之力去改變,就只好改變自己觀看世界的方式,成為能從中找到樂趣的觀測者。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獨步文化
獨步文化
獨步文化與推理御貓Bubu,致力出版好看的小說: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