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一生一起走

2022/09/2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大家都說出外靠朋友,每個朋友也代表著不同的意義,愛情,玩樂,吃苦,甚至是摯友,但別忘了,不管是那種情境的朋友,到了終點站還是會各自下車的
  18歲正值青春的年紀,我踏入了台南,準備在這深根,剛進宿舍的時候,兩位室友早已準備完畢,有一位正是我的大學同班同學,而另一位是同系學長,它悶都有一個公通點,就是,[宅],這樣說好像有點壞哈,大家都不說話,其實氣氛真的很尬,個性外向的我,在當天晚上直接破冰,趁室友出門的時候,我也跟著跑出去,就這樣在電梯堵到,老實說我那時候連錢包都沒帶,室友開口問我要去哪裡,我當下真的不知所措,於是我也反問他,就這樣他成為了我上大學第一個開口的人。
  隔天早八體育課(早八:大學生的噩夢之一),第一週我因為打疫苗沒有去上課,但聽說要分組打籃球,心想ㄎㄢˋ我籃球的球技超級爆爛,果不其然,我的組員都內向,整整三堂的體育課,硬著頭皮上,當下心裡一著在祈禱體育課快點結束,鐘聲一響我變馬上去找我室友,我室友前一晚有跟我提到,他說有一個捲毛,跑來找他搭話,他便拉著我去認識,這個舉動看似普通,但卻是讓我到現在始終回憶如淚的片刻
  捲毛,剛認識的時候覺得,他是一個樂觀的人,講義氣,挺有趣的一個人,他做很多事情都會想到我與大家,甚至買運動彩中了獎,還一早請大家喝咖啡,讓每個人都安全的度過早八(微積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參加社團與活動認識了更多人,也因為捲毛沒有住宿我們交集變得很少,但最後也只剩下上課打招呼,下課說再見的關係。
  某天我突然認知到,我座位旁少了一個人,走在我旁邊的人消失了,每當轉頭要跟大家聊天時,少了一種聲音與眼神,但捲毛的影子好像從此邁入了黑暗中,那個晚上我坐在公園的鞦韆上,看著天空,回憶起在哪個片刻開始,影子就消失了,可恨的是我完全想不起來,那個時候也學期尾聲了,我也就這個樣子帶著後悔,暫離開了台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夢一場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