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飛狐續傳 七十三回 步步為營
nomad6837
nomad6837

雪山飛狐續傳 七十三回 步步為營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胡斐隱身於密道彎角處,探出頭來朝前看去,不一會倏覺足下所踏之地微有震動,心知有異,隨即聽得一陣輕微聲響傳來,側耳聽去,竟是發自那塊碩大崖壁處的底下,心中愕道:「莫非密道入口卻是位在崖壁下方?」當下眼光便朝剛才三人所站位置瞧去,果見一大板塊倏忽間向下沉去,隨即聞得一陣女子嘰喳話聲傳了上來。
胡斐心中恍有所悟,忖道:「原來剛才我所聽聞到的陣陣嗡嗡聲響,卻是從地底下傳來的女子談話之聲,只密道迴音甚重,所傳極遠,這時透過硬石崖壁間傳來,便似飛蟲蜂鳴嗡嗡聲響無異,著實讓人嚇了一跳。」
板塊下沉不久,即聞女子話聲由原本沉悶轉而嘹喨上來,片刻間愈來愈響,跟著便見底下洞內密道中魚貫走出數名持劍白衣女子來,手中劍刃均已出鞘,幾柄長劍的劍刃上尚可見到鮮血滴淌,兀自未乾。
陸續登階上來的四名少女,胡斐認得便是聖手藥王門下的聖雪四釵,兩年未見,四人臉上仍是罩著一層寒霜般的冰冷面容。那走在第三位眉上有痣的三釵冰玉話聲不斷,嘴裏絮絮叼叼的不知在唸著甚麼,話聲透過密道石壁傳來,嗡嗡震響,極難聽得清楚她究竟在說些甚麼。便在這時,底下洞內遙遙傳來一聲慘呼,淒厲絕倫。
聖雪四釵霎那間均是臉容一變,身形一轉,四人迅速朝著底下洞內密道奔了回去。
胡斐見機不可失,又深怕密道入口立即關閉,當下抱起兩童毫不遲疑的一溜煙跟了下去。
底下甬道甚是狹窄,前行不遠即見四條岔路分散開來,他豎耳傾聽聖雪四釵奔步聲逕朝右向甬道行去,當下將兩童放回地上,拿出衣袋內絲綢密紙與瑤瑤對照一番,說道:「密道虛線從這裏叉出四路,去向雖各自不同,但數里外又似均有暗道交會。依圖上所繪來看,左向這條甬道尚可銜接其他密道而行,咱們不妨試試。」
雙雙見左邊甬道昏暗陰沉,心中懼怕藏有妖怪鬼物,身體不自覺地朝胡斐靠來,顫聲說道:「師父啊........左邊兒這條路沒甚麼油燈照明,烏漆嬤黑的........我們還是換條路來走罷?」胡斐笑道:「妖魔鬼怪最怕童子劍,你們把劍拿在手上,沒有怪物敢靠近你們的。」兩童一聽,信以為真,伸手自背後抽出劍來,臉上一副戒備神色。
三人一路摸索行去,只見甬道兩邊盡是凹凹凸凸的石壁,氣味潮濕,黑暗中聞來更顯幽深詭異。
這條甬道曲曲折折,忽高忽低,地下也崎嶇不平,走了五十來丈,只覺甬道一路向前傾斜,越行越低,接著甬道不住左轉,走著螺旋形向下,似乎便要深入地底。胡斐只覺甬道越來越窄,到後來僅容一人,當下自腰際間拔出刀來,以刀作杖向前探路,再行不遠,刀尖觸到一道硬石,當即停下步來,取出隨身火摺點亮照明。
黑暗中雖只火摺一團小火,卻也照映得狹窄甬道內饒有明亮之感,只見前面是塊凹凸不平的石壁,沒一處縫隙。胡斐試著在凹凸處用力推擊,石壁卻是紋絲不動,拿起地圖瞧去,虛線仍是一路繪去,不禁大感困惑。
正自茫然間,聽得瑤瑤在身後說道:「師父,這裏壁上有掛著火把呢。」胡斐轉身瞧去,果然見到後方石壁上勾掛著一支竹篾編成的長條火把,上面一端紮著棉花,蘸著油,顯然是預備著給人使用,足證這裏確實另有甬道通路,當即趨前取手拿下,以火摺點燃,瞬間甬道內大綻光明,宛如白晝一般。
胡斐將火把交由瑤瑤拿在手上,轉身提一口氣,運勁雙臂,在前面石壁上左邊用力推撳,毫無動靜,再在右邊推捺,只覺石壁微晃,竟是一堵極厚、極巨、極重、極實的大石門,自難僅憑人力移動開來。
瑤瑤見狀,領著雙雙四下找尋開啟大石門的隱藏機括,兩人伸出小手在石壁上摸來按去,始終未曾發見有何異狀,當下一路往後摸尋過去。未久便聽得雙雙「啊」的一聲,說道:「這裏石壁底下有個小洞。」瑤瑤聞言,將手中火把移近過去,果見該處石壁下方露出一個蛇洞般大小的小洞來,驚道:「這是蛇洞麼?小心有蛇........」
雙雙本欲伸手去探,一聽姊姊說這是蛇洞,嚇得連忙縮手跳開,驚聲顫道:「蛇.........蛇跑出來了麼?」
胡斐蹲身下來仔細瞧了瞧,見這小洞呈八角之形,說道:「雙雙別怕,你將劍慢慢伸刺進去看看。」雙雙聽得一驚,道:「那....洞裏的蛇如果跑出來咬我,怎麼辦?」胡斐慰道:「蛇兒沒練武功,你有呢。所以是蛇兒要怕你,怎麼卻是你怕起蛇兒來了?」雙雙聽得師父這麼說,膽氣一提,手裏小劍慢慢移向洞口,極小心的探入。
兩童佩劍雖是胡斐特意為她們訂製的小劍,但劍身長度倒也不短,進到一半之時,那劍刃前端便已觸到硬物前進不得。雙雙見洞內沒有可怕的蛇兒鑽出來咬人,膽氣更升,連刺數劍,聽得錚錚聲響傳出,說道:「這裏面好像是個鐵環............」說話中長劍亂刺,劍端卻不知刺到了什麼鐵物,只聞得「叩」的一聲,隨即聽得左邊石壁底下唿的一聲響來,嚇得三人轉頭瞧去,就見與右邊小洞對稱之處的石壁底下,相同露出一個八角狀小洞來。
瑤瑤咦的一聲,也將手中小劍往洞裏刺去,錚錚數聲響過,說道:「這裏面好像也是個鐵環。」兩姊妹當下掄劍猛刺,一陣錚錚咚咚響來,卻是再無什麼小洞大洞出現,不禁感到氣餒,兩人同時撅起了嘴來。
胡斐沉思半晌,試著將手放入小洞之內,但那洞口委實過小,僅能進入少許,只得將手縮回,說道:「你們姊妹一人一邊,將手伸入小洞,看能不能勾到鐵環。」兩童既知洞內並無蛇類躲藏,當下迅速挽起袖子,將小手伸入洞穴之內,手指奮力往前抓去,不一會同聲歡道:「抓到鐵環了。」胡斐道:「試試能不能轉動開來。」
兩童聞言,各提一口氣,抓住鐵環使勁往外拉扯,聽得左右洞內喀喀兩聲響來,似有動靜,但要再向外拉出又似已不能,顯然這道鐵環機括受力頗重,非小小孩童力量所能開啟。
胡斐見她姊妹二人脹紅了臉拉之不動,當即盤膝坐下,兩手伸出各與兩童露在外頭的單手相抵,使出九融真經中《送氣》大法,逕將一股真氣源源不絕送入兩童體內。瑤瑤與雙雙只覺一道渾融內力暖暖傳來,周身無不舒坦開來,小手力氣斗增,嘿嘿兩聲叫來,就聽得一陣哐哐啷啷響來,鐵環之下卻是一道鐵鍊,旋即給拉了出來。
鐵鍊既出,三人便見前面大石門晃的一晃,跟著輒輒響來,一堵大石門緩慢向後縮入,現出一道小口。兩童欣喜莫名,拍手笑道:「成了,成了,密道打開了。」胡斐趕緊噓道:「噤聲,莫要給人發覺了。」兩童聞言,吐了吐舌頭,不敢再鬧。雙雙輕聲說道:「我們快走罷,別要石門也有時間限制,那就得重來一遍了。」
三人站起身來,各自拿起地上火把刀劍。胡斐當先朝著石門開出的那道小口側身閃入,火光照亮下,只見前面又是長長的甬道,但卻寬敞的多。三人又向前行,只這時已有火把照亮,行走其間便沒那麼恐怖陰森了。
胡斐邊行邊瞧手中絲綢密紙地圖,見此處虛線向左彎後,又有七條岔道各自分向而去,但只有左邊算來第三個虛線密道可以通往苗大俠受困之所,只是該條虛線中段畫有叉字,卻不知其代表的究竟是甚麼意思。未久甬道向左彎去,前行不遠,果見七條岔道宛如獅子張大了口般伏在壁上,當下逕往自左數來第三個甬道大步邁入。
三人越行越遠,只覺甬道內濕氣似乎越來越重,偶有水滴聲滴里答拉的響來,卻也聽不清楚究竟是從那處崖壁所傳來,三人心中忐忑不安,隨著甬道左曲右彎,一路上走的甚是小心,沒人敢大聲喘出口氣來。
過不多時來到甬道中段地帶,火光盡處竟是現出一間石室來,令得胡斐大是愕然,當下提步奔上前去,見偌大石壁上開出一個大洞做為石室門戶,左右兩旁再無其他通路可行,對照圖上所繪叉字,喃喃自語唸道:「沒道理啊,圖上雖繪有叉字,但虛線卻並非到此而止,仍然銜接叉線之後一路繪去,卻如何這裏竟是一間石室?」
瑤瑤說道:「石室裏面應該還有密道,我們進去找找就知道了。」胡斐點頭道:「想來如此。」當下火把高舉,帶頭跨入石室之內,只見裏面堆滿了弓箭兵器,大都鐵鏽斑斑,頗有歷史。
再往裏走去,另一道石門乍然現來,跨入後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只覺這間石室大的異乎尋常,火把照耀下竟似照不到盡頭,頂高數層,室內擺滿各樣陶瓷器皿。胡斐心中大是好奇,當下再往裏走去,即見諸多石像豎立四處,個個均是身高體壯,如同真人般地擺著各式站姿。他將火把移近細看,見這些石像均是穿著戰國時期的古戎裝,有些還頭戴絲織高冠,上插烏羽簪纓,有些還留有短髻,樣貌神威,自有令人望而生畏之剽悍懾人氣勢。
胡斐一路看去,兩童則是戰戰兢兢的緊跟其後,心中就怕只要落後沒跟上,這些樣貌嚇人的高大石像就會將自己給捉去一般,直嚇得兩姊妹臉色發青,渾身顫抖,各自伸出小手緊抓胡斐衣襟下擺,兩眼再不敢東張西望。
胡斐見她姊妹害怕非常,溫言慰道:「別怕,你們瞧這具石像,模樣可好看了罷。」兩童朝胡斐所指方向看去,即見一具石像輕袍緩帶,目郎似星,手中搖著一柄折扇,神采飛揚,氣度閒雅非常,毫無可怕嚇人模樣。
雙雙正自吁出一大口氣來,驚魂未定中,眼角卻是瞄到左方暗處似有一物,當下轉頭定睛看去,不禁嚇得頭皮發麻,顫聲叫道:「師父........棺........棺材,那裏........有棺材。」瑤瑤朝她手指方向看去,嚇得也是驚聲一叫,那裏敢再睜眼來看,四隻小手當即緊緊抱住胡斐身子,雙雙更是嚇得哭出聲來,令得胡斐一時間不知所措。
胡斐一邊輕聲安慰兩姊妹,一邊將手中火把朝左方照去,果見一具石棺擺在石像當中,當下兩眉蹙起,心中沒好氣的唸道:「搞甚麼鬼?難不成這裏竟是座君王皇陵來了?」當下著力安撫兩童不哭,慰道:「師父不怕鬼怪,見妖斬妖,遇魔除魔,只要咱們心中坦蕩,任何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又有何懼?」
雙雙抽抽噎噎著說道:「鬼只會抓我們小孩兒........師父是大人........他們不敢抓你的.........」
胡斐笑道:「有師父在,甚麼鬼怪敢來抓你們?哪,師父這就抓鬼去,你們瞧是不瞧?」兩童聽師父說要去抓鬼,心中雖仍害怕,但想師父武功厲害的很,鬼怪一定打不過師父,那就不必害怕鬼怪來抓自己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nomad6837
    nomad6837
    這是一個影像時代的來臨,但並不代表文字創作的力量就此減少,畢竟對於文字所產生的想像力是屬於個人的主觀意識,無法取代,文字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心靈與精神都會有所影響,如同救贖一般。
    本文發佈於
      雪山飛狐續傳乃續寫金庸大師之雪山飛狐未完的結局,並將「飛狐外傳」的人物與故事回到主角胡斐的記憶之中,因此包含義妹程靈素、袁紫衣等等過往事跡,都在這部續傳中融合為一,不再是兩部獨立開來的故事結構,所以要能看懂這部「雪山飛狐續傳」,讀者諸君們須得看過雪山飛狐、飛狐外傳兩部金庸原著,方能迅速融入續傳故事的劇情之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