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無法到場的簽書會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18年2月10號發生了一件讓我永生難忘的事。
四年前我還在不適合自己的工作苦撐,每天都過得很痛苦,身心瀕臨極限。
那時我見到一則消息,是米澤穗信老師首次來台舉辦簽書會。
從大學讀到《夏季限定熱帶水果聖代事件》與《再見,妖精》以來,我就對日常推理產生興趣,默默成了書迷。
米澤穗信老師的作品也連帶讓我認識很多作品,例如北村薰老師的〈春櫻亭園紫與我〉系列和〈貝琪小姐〉系列(我更是北村薰老師大書迷!)、《十八之夏》等,可以說是我的日常推理啟蒙,也是我試著寫作的契機之一。
網路消息的簽書會日期有兩場:
這個消息對當時快被工作和生活磨碎的我,是那段日子難得能夠重燃期待和興奮的明亮火花。
遺憾的是我人在國外,沒辦法在簽書會期間回國。然而錯過這一次,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因此我鼓起勇氣,拜託從高中以來認識的好友艾莉幫忙。
要請人幫忙買書又要排隊,這麼麻煩的事真的很不好意思,但除了她之外我沒有人能拜託了。
非常感激的,對方願意幫忙。
我請她幫忙排2月11號的紀伊國書店微風店的號碼牌。
簽書會日期雖是2月11號,不過號碼牌是1月29日早上11點開始發放。
那天我從早就期待和不安。
到了時間,我傳訊息去,艾莉說號碼牌發完了。
這消息宛如晴天霹靂,或許是工作壓力太大,後來我甚至為此哭了出來。
台灣當時的天氣很冷,她的路程也有一段距離。當時我的身心都不健康,我不想被那些冒出的差勁念頭破壞彼此的關係。向她道謝後,我們掛上了電話。
縱使懷著深深的遺憾,這件事也被工作和生活填起來,一切回到了日常。
時間到了2月10號,我早已忘了這件事。當天早上我一如往常埋首於工作中,艾莉突然打電話來,說她正在國際書展會場。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問他妳又不太看書,去那幹什麼?她說:「還不是為了你!」
我這才想起米澤老師還有一場簽書會是在書展。
書展要買票,又要人擠人又要排隊,我根本沒考慮過這選項,更沒想到她會去。我以為這件事老早就落幕了。
她在電話另一頭緊張的說:
「號碼牌好像快發完了,我們不知道拿不拿得到。」
祈禱再祈禱,結果艾莉夫妻兩人搶到最後幾名的號碼牌。兩人在書展各買一本書幫忙我排隊。這次我感動得眼眶泛淚。
在快要排到的時候,艾莉問我想告訴老師什麼事?現場有翻譯。
我打在訊息上,大致是受到老師的啟發,喜歡上日常推理,也開始寫作,往後也會一直支持老師下去。
艾莉說,老師聽了,笑著說有天能看到我的作品也說不定。
不敢奢求這麼美的夢,但也期許有天能出版作品集。
這本書的簽名彌足珍貴,但這個回憶還有艾莉才是我真正的寶物。自己真的非常幸運能有這樣一位好朋友。
記憶力隨著年紀越來越差,這件事絕對不想忘記,特地寫下。
說起米澤穗信老師,最近正在讀《秋季限定栗金鈍事件》,發現了一個小瑕疵。
先看看書封:
書名旁邊的英文是寫「THE SPECIAL KURI-KINTON CASE」,但在書背:
則是寫「THE SPECIAL STRAWBERRY TART CASE」。是《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的英文,應該是排版印刷上的疏失。
我還沒仔細看下集是不是也是如此,當時覺得有點掃興,朋友卻驚喜的說:「你賺到了,這就像變體硬幣稀有耶。」
是嗎?也只能當作是囉。
在此也感謝閱讀我作品的你/妳,你的愛心和留言都是對我很大的鼓勵,非常感謝!往後也會盡力寫下去。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葉巡山 / Giligowla Mugs
葉巡山 / Giligowla Mugs
紀錄一些突然想到和想了很久的事。 喜歡宮澤賢治、北村薰、米澤穗信、加納朋子的作品。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寫出迷人的童話和日常推理,最近喜歡的遊戲是惡靈古堡2重製版。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