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我的出走日記》— 看見厭世背後帶來的寓意,終能解放禁錮已久的內心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韓劇《我的出走日記》是由JTBC製作,由金智援、孫錫久、李民基、李伊等人演出。劇中細膩探討現代人在高度壓力的環境之下,如何從對一切感到厭世的深淵出走,解放自己抑鬱的內心。圖片來源:tv.jtbc.co.kr
為了找出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而一頭栽進去。
最後那些關係只會不斷讓人體會到自身的難堪。
當生活只剩下永無止盡的忙碌與貧窮,你會不會厭惡這個世界?相信現代人多少都有「厭世」的感受。隨著景氣惡化,「厭世」彷彿早已化作空氣,只要睜開眼、吸口氣,厭世都無所不在。韓劇《我的出走日記》描寫了住在韓國蛋白區的山浦市的廉家三位姊弟妹,她們光是每天通勤到首爾就要花3小時,還要各自面對工作、職場人際關係、感情等課題。而《我的出走日記》便是藉著三姊弟妹的心靈「出走」,解放自己的內心,讓同樣厭世的我們看到,當我們生處在一個怎麼努力都難以改變現狀的時代裡,我們該如何自處,甚至走出過去一直被綑綁住的負面輪迴。
劇透防雷線:下述內容涉及部分劇透,不想被爆雷的讀者建議觀看戲劇後再閱讀

在傳統價值觀與功利主義的夾縫之間求生存,是現代人感到窒息的主因

美貞雖然是廉家三姊弟中話最少,個性最沉穩的妹妹。但她經常壓抑自己對工作與感情上的鬱悶、不滿、怒氣,她內心隱直希望自己的可改變現狀,直到她認識具先生,參與解放同好會,凝視自己,才讓她的內心有些改變。圖片來源:tv.jtbc.co.kr
我想出走、獲得解放,雖然不知道自己被關在哪裡,但好像被囚禁了一樣,完全沒有讓我覺得暢快的事,既黑暗又煩悶,我想要突破重圍。
《我的出走日記》透過廉家三姊弟接露了現代社會人感到「厭世」的原因與現狀。么妹廉美貞(金智援 飾)想要跟人建立真誠且深刻的關係,但因為不喜歡與人撕破臉,也不擅長拒絕別人的個性,只好每天跟一群根本聊不來的同事維持表面友好的關係。這些同事每次都勸她趕快加入公司的同好會,但美貞覺得上班已經足以消耗掉她所有的心力,也不想要只為了顯示自己的合群,勉強參加一個根本就沒有興趣的活動。每天上班都只為了合群而演戲,對美貞來說已經疲憊到不堪負荷。
二哥廉昌熙(李民基 飾)早已厭倦了在職場、生活上都無法有所突破。他做事腳踏實地,但看不慣職場上為求升遷或賺錢而不擇手段的同事。因此他習慣跟身邊的人發牢騷,每天都有講不完的抱怨。他把前女友跟他分手,工作不順遂的原因都歸咎於他沒有出生在有錢的家庭裡。雖然他常發的牢騷裡也有不少獨到的見解,但這種持續抱怨只讓他變成一個「話癆」,而他也持續過著心有不甘的生活。
大姊廉琦貞(李伊 飾)年近40歲,也因為過去的戀情都無法持續下去,因此很想談一段可以持續下去的戀情並結婚。但她無法放下自己對於愛情的「高標準」以及自尊,因此總是怨嘆自己找不到對象,每次約會失敗都習慣性地怪罪約會對象不好。即便表面上看起來很坦率,但這麼做依然無法填補內心的寂寞感,潑辣的說話方式與態度也讓人對她敬而遠之。
昌熙雖然話多愛發牢騷,但他看待事物總會有獨到的見解而語出驚人,有時不禁令筆者會心一笑。昌熙經過離職、喪母、朋友的男友過世等契機之下重新審思自己的人生,讓他在職涯上有大幅度的轉變。
圖片來源:tv.jtbc.co.kr
除了受到現代社會風氣的影響,廉家三姊弟妹也受到現代世俗的標準影響而感到厭倦。比如美貞與人談戀愛時,無意識的認為女性以「犧牲」、「奉獻」,甚至用抹煞自我的方式去滿足對方才是應該的,這也讓她即便跟前男友分手還願意幫他還債,她也難以跟人建立信賴關係;比如大家都覺得男生需要升遷、工作上有所成就,才是個有肩膀的好男人,昌熙為此目標努力,但也氣憤自己怎麼努力都得不到財富、社經地位、車子、房子;比如戀愛跟結婚一定要跟○○○的對象在一起才會幸福,琦貞才總是放大檢視身邊的男性,也把他們嫌棄的體無完膚。
於是,多數人為了達到一些目標而努力,但也就此「陷入」,是因為一旦「無法達標」就感到無比痛苦。我們也會因為無法改變這樣的價值觀,被強大的無力感擊潰。但如果我們已經厭倦於這樣的價值觀已久,我們難道只能繼續「配合演出」嗎?《我的解放日記》便讓我們看到另一種可能性,如果我們真的不想演了,解放禁錮已久的內心,或許也是一種答案。
美貞實在不想勉強參加不感興趣的同好會,她靈機一動,跟同樣不想參加同好會的兩個同事組成了「解放同好會」。參加了同好會,以及跟搬到她家附近的具先生(孫錫久 飾)互動的過程中,他逐漸能面對過去前男友帶給她心理上的傷害。她形容自己過去跟男人交往的經驗像是在蒐集王八蛋,自己總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個負責任的好人,承擔了不需要負的責任。她也習慣退讓或求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現在她清楚知道,她想要與人建立一個穩固的關係,便是兩人都要能保持平等與自我獨立性,也能夠不求回報付出的愛。因此即便具先生看起來有不可告人的過去,也有隨時消失的可能性,但美貞決定不過問具先生的過去,也不向他保證未來。而在這樣的互動之中,美貞發現自己可以很自然的討人喜愛,也能給予他人愛。
昌熙則是放下總是和他人比較的心,才發現自己其實也沒有太大的慾望,也沒有非達成不可的人生目標。過去那些憤慨不平、抱怨與咒罵,其實都是被忌妒牽著鼻子走的產物。琦貞則是放下高傲的心態與姿態去理解他人。她與人真誠互動後才發現其實她可以很獨立,不需要每逢過節都要待在一起的黏踢踢愛情,她想要的只是心靈上有個穩定的支柱可以互相陪伴。因此對象是否離過婚,也不是那麼重要。具先生認為是自己的話壓垮妻子最後一根稻草,害妻子自殺,自此更加封閉自己的情感。直到遇到美貞,他才發現到其實光是把自己受傷的感受說出口,就能感到滿滿的療癒。

無法融入就走出去,誠實看待自己的美好與缺陷,出口或許就近在眼前

「解放同好會」一開始是由美貞跟兩位不想參加同好會的同事成立的。在同事們眼中這似乎是幾個邊緣人在逃避社交的一個方式。其實透過整頓自己的內心而分享出來的過程,對於成員們來說是不可缺少的舒壓,而這也讓他們的生活起了一些好的變化。圖片來源:tv.jtbc.co.kr
大眾都認為打保齡球、參加露營等活動,就叫放鬆,或是增進同事感情。因此有許多同好會也都是以強調團體精神、增進同事互動的主軸,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但這樣的想法背後似乎也潛藏著一種「因為你不是在工作,所以這就是放鬆」的想法,對於有些人來說,此種方式不見得都能帶來正向的能量。
而解放同好會正好和其他同好會做了一個鮮明的對照組,不特別做什麼,只是寫下自己的感受並說出來。這種看似極為普通的活動,實際上正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探究自己的內心的機會。解放同好會僅有2個規則:
  1. 誠實以對:不假裝自己不幸,也不假裝自己幸福
  2. 不批判、不給與他人建議
當我們能以真誠、不批判的角度面對自己的感受。其實內心就會感到很大的釋放感。允許自己有負面或正面情緒存在的同時,就是尊重自己的重要步驟。而不批判、不急著給建議的心態,一方面可以提供出口,讓內心掩埋已久的傷流出去,這也是將自己跳脫在受害者的立場,以第三者的角度去檢視自己過去的一個方式。無論你在檢視自己的過程中,看到了多不堪、受傷的自己,唯有真誠的與自己相處,才能看到內在真正的心之所向,也不再輕易被外在的世俗定義、教條、倫理道德規範所束縛。

關於解放內心的各種金句

《我的出走日記》的整體步調雖然較緩慢,但透過大量日常生活的描寫,才能為後續的劇情醞釀出更深刻的感受。劇中以細膩的方式、犀利的角度點出了令許多人感到「厭世」的場景跟金句,筆者認為這些片段很能共喚起同世代的人的共鳴。以下從筆者較為深刻的片段來,分享劇中針對愛情、職場工作、人生觀相關的台詞。

關於愛情

美貞和具式一開始都習慣封閉感情,不願與人多接觸的類型。直到彼此相處時,說出自己的內心話,逐漸互相吸引,彼此成為了不可缺少的存在。彼此也不需要一個制式的「承諾」綁住彼此,兩人之間能維持獨立又信賴的關係。圖片來源:tv.jtbc.co.kr
我想被別人填滿內心一次,所以你崇拜我吧!光是愛情還不夠,崇拜我吧。
我從來不曾全心全意的接受和付出,所以我不想再重蹈覆撤了。如果另一半優秀到讓我覺得留不住他,我就要開開心心地放手,如果他正處於人低生谷,我也不會認為他丟臉,即使全世界都對他指指點點,我也要以人對人的尊重為他加油打氣。這輩子,連父母都不曾這樣支持過我們。
現代人之間的交往,經常先被外在條件如:外貌、身材、年齡、個性、社經地位吸引。不過,如果今天你發現自己總是跟喜歡你的外在條件的人交往,是否因為你也是被對方的外在條件吸引?還是你無法堅決的拒絕了外在賦予他「好對象」的標籤,而總是交往後才後悔自己怎麼會跟王八蛋談一場戀愛?
美貞與具先生之間的戀情,就像是對抗現代人對於主流愛情的一個大膽實驗。當我們的內心茁壯到可以不在意他人的過去,不索求對方給與未來,只為了當下純粹的感受全心付出愛,我們能否從關係中感到幸福?在美貞遇到具先生之後,她終於了解到,真正健康的關係,是在我們之中保有你跟我,也就是彼此之間能平等地、誠實地相對。而這樣的關係,也可能比自己想像中來的堅固。
琦貞一開始聽說約會對象的曹泰勳是單親爸爸,就在餐廳內不顧旁人得破口大罵。後來透過幾次機會,才了解到身為單親父親的辛苦,以及曹泰勳體貼、和善的一面。圖片來源:tv.jtbc.co.kr
為何要若即若離,有所保留?約吃飯的時候這樣被吊胃口會鬧出人命吧?為什麼表達愛意要這麼吝嗇?吊胃口有什麼好處?滿足胃口才會暢快吧!
琦貞過去在挑對象時非常看重對方的外在條件,也常因此不試圖了解一個人行為背後的原因,只因為表面相處不合,就挖苦對方而不斷失戀。這次她因緣際會認識了身為單親爸爸的曹泰勳(李己雨 飾),才終於有機會多花時間與心力,理解到他的為人以及辛苦的地方。
如果說人是一本書,一個人的外在行為也是由許多過去的經歷與行為,不斷編寫而成。可惜在忙碌的時代裡,我們看人就跟看書封一樣快,書封不吸引人就換下一本。而這麼快速評斷一個人不僅有失客觀,也有可能讓我們錯失自己真正欣賞的對象。

關於工作

昌熙跟爸爸常因為代溝而爭吵,直到母親驟逝,廉爸才真正感受到子女們的獨當一面,也逐漸理解子女們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社會上拚搏,放下了對子女的擔憂。圖片來源:tv.jtbc.co.kr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休息一下吧。」你就不能這樣說嗎?
在《我的出走日記》也能看到親子之間的的代溝問題。處在厭世世代的人們或許在物質生活上不欠缺,但不代表他們就一定幸福美滿。他們更多時是在精神上飽受來自權威的施壓與折磨,或是在應付同事之間的人際關係就讓心靈過於疲憊。每當他們感到受挫,請別急著給建議。因為各種建言、解決方案,正是資訊爆炸時代下最不缺少的資源,但他們缺少是能夠徹底放空的休息,以及他人的「同理」。

關於慾望

老實說,我沒有什麼人生目標,錢、女人、名聲,什麼都沒有。 可是,一定要有人生目標嗎?我不能漫無目的地活著嗎?我又不能強行創造出不存在的慾望。
做事腳踏實地的昌熙,總是看不慣鄭前輩為了賺更多錢,用各種方式把頂讓的便利商店佔為家族已有。對於鄭前輩總是「向錢看齊」的行為,他私下總是破口大罵。直到被其他同事提點他:你應該承認自己在工作上有野心有欲望。他事後才想想,他只是陷入了「比較」的黑洞,其實他的憤怒是來於自己的努力沒被看見,但他又嚮往鄭前輩用手段得來的「財富」。但如果撇開了「別人」,昌熙發現自己其實跟鄭前輩本來就是不一樣的人,而他對於人生也沒有太大明確的目標,也不是為了非得升遷不可,或贏過別人不可。因此,又何必過於在意鄭前輩手上擁有的?
當你在跟別人比較時,很容易陷入一種無底洞。因為無論你多努力,總是有人過的比你好;而無論你多不幸,總是有人過的比你更淒慘。比較就是用一把無限上綱的尺,套用在自己身上。當我們的幸福,是來自於跟別人比較,那你的痛苦,也是從跟人比較而來。我們如果要達成自己的理想,就無需依賴這種沒有標準的尺,而是先客觀定義自己的每個小目標,再努力去超越、達到那個理想。

關於人際關係

當人際關係成為一種工作,清醒的每一個瞬間都像在勞動。
要聽他們說廢話,我還要跟著回廢話,我要說什麼呢?光是思考這個就已經很費心力了。
雖說人與人之間總是要互相幫助才能完成更遠大的目標,不過當人與人之間有過多的掩飾、虛偽所組成,人際關係就會令人感到窒息。畢竟沒有袒露自我,只因為某種目的結合的狀態之下,將難以建立深層的關係。而美貞面對這種虛偽不真誠,但又基於禮儀而不得不「扮演」的生活方式感到厭倦。這樣的生活方式持續下來也會把人的心志也消磨光。或許我們必須跟一些不喜歡的人維持關係,但我們也需要能夠放鬆自在的人際關係。

關於挫折與成長

琦貞由於放不下自尊,擔心告白失敗,還要昌熙在她告白失敗要發生車禍而失憶。實際上回想後,其實只有當下的心境過不去而已。圖片來源:tv.jtbc.co.kr
放下了心中的仇恨之後,我完全不想罵人了,我現在心情如釋負重。原來憎恨是如此的沉重。
人生原本就是丟臉的歷史,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丟臉。出生的那一刻不是一絲不掛的嗎?
自尊心很高的琦貞,不想面對告白失敗的挫敗感,於是先跟昌熙約好一個計畫。只要她告白失敗,她就要被車撞「失去記憶」。失敗的經驗雖然總是讓我們感到很羞恥、丟臉,也讓人很想忘記。但無可否認,人生經歷也是由許多失敗或丟臉的事情所組成。琦貞雖然為告白失敗(再加上失憶計畫失敗)的事件感到極度羞恥,但也是經過這件事情反而讓她有種釋懷的感受。失敗不是為了讓我們裹足不前,而是讓我們意識到自己可以再次修正,一步一步貼近成功。

關於人心

人全部都是一個樣,雖然你希望不一樣,但最終都是同一個樣子。 自卑心、優越感、自戀、自我厭惡,只是程度差異而已,人所擁有的樣子都是一模一樣。
有時遇到跟自己價值觀合不來的人,真的會令人抓狂。但跟你南轅北轍的人,或許跟也跟你有過同樣類似的成長經歷,只是因為其他因素而跟你發展出完全不一樣的處世態度罷了。有些人盡情展現自己,是為了掩蓋內心滿溢的自卑;有些人因為極度害怕被人拒絕,而乾脆不跟任何人往來。人心雖然複雜,但多半也是從自卑、優越感、自我感覺良好與不良好這幾個特性,發展出多樣複雜的行為。如果我們能誠實看待自己,以及願意多深挖別人的內心,或許你就能用另一種角度理解他人,而非看到別人跟你不同就大動肝火。

關於情緒

解放同好會當中有成員表示自己最想解放的是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容。事實上情緒有起伏是很正常的,再怎麼快樂的人,都無法每天都維持開心的情緒。圖片來源:tv.jtbc.co.kr
我想解放的是表情,我做不到面無表情,只要有人在我面前,就會自動微笑,但明明一點也不幸福。其實說不幸福是假的,卻也沒有開心到能露出這種笑容,所以弔唁對我來說實在太痛苦,每次都得強迫自己面無表情。
曾幾何時,你也有過明明不想笑,但嘴角已經上揚的情況嗎?這幾年提到「情緒」,似乎就跟「情緒化」畫上等號。長期以來,我們的社會似乎暗示著出現負面情緒是不好的,是會讓別人擔心的,因此你應該收起負面情緒,展現笑容。筆者也想過,曾幾何時我們連「展現情緒的權利」都沒有了?出現情緒不代表我們一定會爆走摔東西、或是哭到讓場面很尷尬。而擁有各式各樣的情緒就是生而為人最大的特色。強制自己「只能」擁有某種情緒,或是要「捨棄」某種情緒,就某方面來說是拒絕接受真實的自己,也是一種自欺欺人。長時間忽略真實的情緒,往後你可能很難感受到自己真實的情緒。

關於時機

這世上沒有什麼適當的時機。
現在回想起來,我也不是真的一昧的想辭職,只是覺得時候到了而已。所以我才說,靈魂都知道。
廉家的媽媽突然離世,讓廉家都措手不及又感慨。在喪禮結束之後,昌熙跟好友們坐著閒聊,聊到「最好的離世時機」。昌熙就說他跟老人相處,老人總是說自己不用活那麼久,活到80歲就好。但到了80歲又會覺得其實時候未到,因此要繼續活下去。而人總是不希望自己心愛的人離開,因此也沒有所謂的適當的時機。正因為沒人知道何時會離開,所以我們唯一能做的,或許就是把握好當下每一刻,才能把遺憾降到最低。

關於自我

我覺得人都像魁儡,不知道自己是誰,只是一直在演戲的魁儡。 也許從某個角度來看,那些過得健康又開心的人,說不定只是選擇不去糾結這些疑問。 再用「人生就是這樣」的謊言妥協。 我絕不妥協,我不要死後再去天堂,我要活著見天堂。
說穿了,現代人之所以感到厭世,或許就是無法完全妥協於這個社會,面對這個世界,以及不知能怎麼做的自己都感到無比厭倦。從《我的出走日記》的結局來看,廉家與具先生,大家的表面上的生活沒有太戲劇性的變化。大家依然去上該上的班,過自己的生活。結局也沒有辦法確保美貞跟具先生之後是否會走得長久。但從內在心境變化來看,每個人透過各自的解放路程,都已經跟過去的自己判若兩人。不是只有結婚才是戀愛的終極目標,也不是只有在一間公司做到升遷才是美滿人生。無論身處在哪個年代,你不是永遠只有妥協的份,也不是積極反抗才能改變生活。如果你無法妥協,你也不用勉強自己融入,直視自己的內心才有可能找到「第三選擇」。

接住真實的自己,才有可能走出那永無止盡的地獄輪迴

《我的出走日記》力求真實感,所以劇集的也不免有喪志的氛圍,但絕非「只有」如此。編劇朴海英透過廉家與具先生為主軸,在他們深刻頗析他們的「自我」之後,各自迎來了能夠踏出負面輪迴的新局面。
圖片來源:tv.jtbc.co.kr
我像是趕牛的人一樣,舉步維艱的拖著自己前進,說服自己向前走;雖然還未找到必須活著的理由,至少活著的時候,要活得像人樣。
《我的出走日記》便是藉著最貼近現代上班族的心情寫照,看到他們如何在厭世的日常中苦中作樂,或飽受精神上的折磨。人類生來就渴望在團體中擁有歸屬感,但工業化、科技發展讓人們更加重視「效率」,無論是對待工作還是感情皆是如此。當我們被重視「效率」的氛圍包住;當所有的人際關係發展都是為了「對自己有益」或「找對象」;當我們不惜封殺其他所有可能性,只為達成買房、結婚生子等目的,我們的內心只會被這些沉重的枷鎖拖垮。或許也因為如此,人與人之間看似聯絡更頻繁,內心的距離會變的越來越遠了。在厭世時代裡,能讓人心緊密連結在一起的,可能不能光靠這些數字或效率,而是找到當我(或對方)展現脆弱的一面,也能被安心被對方(或我)接住的安定感
《我的出走日記》透過犀利又帶點療癒的台詞,以及生活化的場景,能夠帶給每天撐的很辛苦的社畜們一個溫柔的建議,那便是:你可以喪志、可以厭世、可以抱怨、可以叛逆往反方向走。不過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能對自己說謊。而對當你拿出勇氣對自己「誠實」,這份勇氣就能給予你十足的力量,去面對或走出這個鬼打牆般的負面輪迴。

在社群上追蹤我,推薦你更多療癒人心的好故事

👉在FB、IG上搜尋:@heal.by.stories 或 用故事療癒生活
👉定期在方格子寫作平台上,發布電影、戲劇、書籍相關文章,歡迎追蹤。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收藏追蹤分享此文,或是用拍手小額贊助,給予我最實質的鼓勵❤️謝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7會員
22內容數
用故事療癒生活—期許透過電影、戲劇、書籍等各種故事來療癒心靈。藉由療癒人心的故事,提升自我覺察力,並從中獲得啟發,達到自我成長。想用文字靜靜陪你療癒,歡迎與我一起聊電影、戲劇、書籍,讓我們在幽暗的人生中,找到繼續前行的微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