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些曾經擱淺的時光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Leonard Cohen
我寫的〈時鐘先生停在了五點鐘〉得到了鍾肇政文學獎童話類的潛力獎。 這是一個關於兩個受傷的人治癒了彼此的故事;失去鐘擺的時鐘先生遇見了船槳小姐,在月光的魔法下,走出了擱淺的人生。
海潮聲陣陣襲來,成群的海鷗在海面上盤旋,傍晚的天空是溫暖的金色。
時鐘先生拖著回收車,在白色的沙灘上踽踽獨行,拾起大海送來的禮物。那通常是些糾結成團的海草、枯槁的漂流木、破碎的貝殼和各種顏色的漂流瓶。偶而也會有些奇怪的東西。比如有一次,沙灘上出現了一具完整的鯨魚骨,時鐘先生花了不少時間才將它清理乾淨。
時鐘先生長得一表人才。淡金色的圓臉上環繞著優雅的羅馬數字,修長的軀幹是上等桃心木做的,質地緻密且帶有光澤,呈現溫潤的淡紅褐色。島上有座白色的燈塔,時鐘先生就住在那裡。他的生活規律單調,每天重複著同樣的程序。下午三點起床,開始清理沙灘直到太陽落入海中;然後,順著九十九級台階的旋轉樓梯爬上瞭望塔,點亮塔燈,透過雙筒望遠鏡觀察大海,把觀測結果寫進日誌中;等到天亮後,再將燈熄滅。這些工作沒想像中輕鬆,因為清理沙灘很費勁,觀察大海很勞神。過去許多年來,他每天都這麼做,直到那件意外發生。
那天,時鐘先生正在清理沙灘,一群飛魚躍出海面,在金色的天空滑翔,引來了飢餓的鷹。一條大飛魚為了閃躲鷹的攻擊,朝時鐘先生飛去。時鐘先生慌張地接住飛魚,啪噠一聲,那隻鷹奪走了垂掛在時鐘先生懷裡的鐘擺,揚長而去。
時鐘先生失去了他的鐘擺。
自從那天起,時鐘先生就停在了五點鐘。而這座小島,永遠都是黃昏。沒有日升月落,沒有潮汐變化,只有一座不再亮起的燈塔。
然而有一天,大海送來了意外的訪客。
一艘船身裂了道縫的小舟擱淺在沙灘上,船槳小姐趴在小舟裡,不知昏睡了多久。
時鐘先生輕輕拍了拍船槳小姐,她睜開惺忪的眼,先是愣了一會兒,隨即露出孩子氣的笑容,開心地喊著,得救了。
船槳小姐有張小巧的倒三角臉,纖細修長的軀幹和五邊形的槳板。她說自己遇上了暴風雨,在雷電交加的風雨中掙扎了九天九夜,小舟的裂縫是被雷劈過的痕跡。
這艘小舟一體成形,是把樹幹挖空,兩頭刨尖而成。一般說來,不容易裂開。小舟的身形修長,沒有多餘的裝飾和結構,沒有帆,也沒有舵。
「我不需要那些東西,」船槳小姐昂起下巴,盡量以輕描淡寫的口氣說:「我就是自己的舵。」
她可一點也不謙虛啊,時鐘先生想。
船槳小姐好奇地打量小島,發現了巨大的鯨魚骨,很快做出了判斷。
「是虎鯨,我太了解牠們了。」船槳小姐說,有名少年虎鯨瘋狂迷戀她,呼朋引伴跟蹤了她許久。牠們頑固地追著她的小舟不放,把糾纏當作是嬉耍。
「那些傢伙完全不懂什麼叫分寸。」船槳小姐氣憤地說,那群虎鯨會用大尾巴狠拍海鳥,還會把海鳥銜在嘴裡戲弄,然後吐出去放生。她不堪其擾,堅決拒絕了少年虎鯨的追求,對方為了報復她,狠狠咬了她一口。
「小舟的裂縫就是被牠咬的。」
時鐘先生疑惑地看著船槳小姐,不確定自己是否聽錯了?
「你沒出過海吧?大海上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都有。」船槳小姐開始滔滔不絕地把自己在大海上的經歷告訴時鐘先生。
她曾遇過被冰山凍起來的長毛象,也曾在濃霧瀰漫的夜晚被海妖的歌聲迷惑而失去方向;她曾為了追逐淘氣的海豚錯過無數港口,更親眼目睹過兩艘海盜船為了爭地盤大動干戈。她生動描述了霸王烏賊和抹香鯨的生死對決;霸王烏賊用它粗壯的角手和吸盤死死纏住抹香鯨,抹香鯨則狠狠咬住霸王烏賊的尾部。兩頭巨獸在海中猛烈翻滾,掀起巨浪,後來雙雙沉入海底,不知所終。
巧合的是,每個不可思議的故事都和小舟的裂縫有關。
時鐘先生沉默地聽著,不打算向船槳小姐求證故事的細節。
她該離開了,時鐘先生想,她已經說了太多故事。他得想個辦法讓船槳小姐離開──在他迷上那些故事之前。
時鐘先生的淡漠讓船槳小姐不太滿意。她瞪著時鐘先生,期望得到一點回應,卻發現時鐘先生臉上的時針和分針始終指著五點鐘,結實方正的胸膛裡空無一物。她突然明白了時鐘先生異常沉默的原因!
他失去了他的鐘擺,那體面外表下的心已經空了。
船槳小姐抬起頭,看見天空仍是溫暖的金色,開始理解那枚金色的夕陽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掉入海中的。
她不禁懷念起滿天星斗和那首神祕的夜曲。
「你……聽過月光唱歌嗎?」船槳小姐看著時鐘先生,同情地想,這個可憐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每當夜晚來臨,小舟盛滿了月光,隨著舟身搖晃,月光便唱起歌來。那是世上最溫柔美妙的旋律。可是,現在不可能聽見那首歌了。小舟有裂縫,盛不滿月光。
船槳小姐瞪著天上那朵賴著不走的夕陽,不耐煩地踢著沙灘上的沙,感到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時鐘先生無暇理會船槳小姐的心情變化,因為他想到了讓船槳小姐離開的辦法。他挑了幾個彩色漂流瓶和一大把貝殼,敲碎了漂流瓶,以馬賽克拼貼的方式,用碎玻璃和貝殼把小舟的裂縫補滿了。
光線穿過填補了彩色玻璃和貝殼的縫隙,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小舟可以啟航了,但船槳小姐不願平白接受時鐘先生的恩惠,堅持邀請時鐘先生聽月光唱歌。
時鐘先生很為難,他不想拒絕船槳小姐,但他不知道要如何滿足她的願望。「我們⋯⋯讓月亮出來吧。」
船槳小姐跳入時鐘先生的懷裡,像鐘擺一樣框啷框啷地搖晃起來。雖然她的腳步聲有點粗魯,但時鐘先生的指針開始動了起來。
框啷框啷,框啷框啷,金色的夕陽一步步落入海中。
她要離開了,時鐘先生心煩意亂地想,她很快就會忘記這裡,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座不再亮起的燈塔,誰會惦記一座失去光明的燈塔呢?時鐘先生忘了自己該去點燈,也無心守望大海。他感到惆悵,倘若船槳小姐駕著小舟離開,這個小島將是永恆的黑夜。
星星一顆顆冒了出來,月亮飽滿的臉出現在夜空中。小舟隨著海浪輕輕搖晃,月光像融化的牛油緩緩注滿小舟,溫柔的旋律伴著海潮的低聲呢喃,低聲吟唱。正如船槳小姐說的,時鐘先生從沒聽過那麼美妙的旋律。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快許願!」船槳小姐喊道。
框啷框啷,框啷框啷,船槳小姐愉快地在時鐘先生懷裡晃來晃去。她已準備好開始新的旅程。時鐘先生有雙巧手,小舟看起來比任何時候都更光采動人,沒想到醜陋的疤痕竟能變得如此美麗。剛才,她許了個願。時鐘先生呢?他許願了嗎?
時鐘先生凝視著小舟裡搖曳的月光,漸漸暈眩起來。彷彿被催眠般,他步入小舟,躺了下來,讓自己沐浴在月光的擁抱中。小舟不安地晃了兩下,月光從小舟裡溢了出來,吸引了無數追隨月光的星星,繞著小舟游來游去,像一尾尾發光的魚,簇擁著小舟悄悄離開小島。
小舟在看不到盡頭的海上緩緩漂流。船槳小姐和時鐘先生依偎著彼此,隨著框啷框啷的聲音,迎來了溫暖的晨曦。
船槳小姐繼續說著故事,有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也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後的故事。時鐘先生靜靜聽著,憶起了一片金色天空和白色沙灘。依稀彷彿,還有座白色的燈塔和一具鯨魚骨。他似乎在那裡待了一段不算短的時光,至於多久?他不記得了,但那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閱讀更多作品

雲海上的小郵差》獻給生命中的失去和別離
流浪的島》獻給曾是孩子的大人們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LikeCoin請幫我拍拍手,或透過追蹤/贊助支持我,這對我是很大的鼓勵!歡迎在文章底下留言和我交流,轉載請來信洽詢,謝謝你~~ 我是如遇,用溫柔的故事擁抱世界的不完美。

與我相遇

合作洽詢→[email protected]
★ 個人網站 www.dreamkeepr.com
★ 追蹤部落格《如遇的書寫練習
★ 訂閱電子報《貓頭鷹郵報
★ FB | DreamKeepr
★ IG @DreamKeepr.Post
貓頭鷹郵報》誕生於2021年春分後的初次月圓之夜,每逢月圓之夜乘著夢想的翅膀飛向你。
www.dreamkeepr.com
42會員
34內容數
我是如遇,用溫柔的故事擁抱世界的不完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