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寒單】觀賞感想-窮與罪

2022/10/1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19年台灣賀歲片【寒單】,這是一部會帶給觀眾,心臟受到衝擊的電影。能引起這樣大的震撼,不單純只是畫面裡鞭炮四射的重磅演出,更多的刺激,是來自影片中,人心交織的愛、恨、情、仇所激發出來的張力。
截至網路電影劇照

炸寒單

戲中,導演黃朝亮用“炸寒單”這樣的在地文化,來訴說人的情感。他說︰「情感是全世界人類的共通語言。」
這個民俗活動起源於傳說,寒單爺在封神榜中,被封號武財神。他生性怕冷,且水火不侵,元宵節出巡時,信眾們會點燃炮火供他傍身取暖。上轎的肉身代表著被崇拜的寒單爺,自然要不懼炮竹,受眾人擲炮的洗禮。
然而這些凡胎肉體哪裡真的抵得住炮火侵襲?導演花了五年的時間,去深掘台灣神明與台客浪子間微妙的關聯,進而以此特殊的社會文化為導線,引出這個關於救贖的故事。
看完這部電影,我心中最大的問題是,誰是原罪的創造者?是逞凶鬥狠的浪蕩子阿義?還是放火殺死人的優等生正昆?
鄭人碩飾演的黃明義

黃明義

鄭人碩飾演的黃明義,父親是犯有賭癮的施暴者,後來躲債跑路,母親也受不了家暴而出逃,留下他與年邁的阿嬤住在山腰違建的老厝。阿義在學生時期就經常霸凌林正昆,即使成年後仍對正昆羞辱不斷,嘲諷他是撿破爛的。
阿義原生家庭的不堪,使他長成在外靠揮拳耍狠的小流氓,不務正業,甚至還販毒給學生,用非法的手段創造金錢與惡勢力。直到一場意外降臨,被引爆的成堆炸藥奪走他女友的性命;奪走他賴以維生的強壯體魄與傲氣,只留下他殘缺的肢體與哀慟。
大難未死的他,選擇麻痺自己,靠毒品求生,讓自己活得像失魂落魄的鬼。這樣的混世大惡魔把相依為命的阿嬤逼上絕境,在他面前上吊自殺。這一晚,人間猶如地獄般走不到盡頭且深邃黯黑。
胡宇威飾演的林正昆

林正昆

胡宇威飾演的林正昆,和阿義一樣都沒有完整的家庭,單親媽媽靠著勞力做回收支撐兩人的日子。他雖然家境貧窮,但從媽媽身上學到,人要活的光明就必須努力付出。從小就認真讀書乞求得到翻身的機會,即使在學校被黃明義身心霸凌,也咬緊牙根去上學;即使心裡不想穿媽媽撿回的二手衣,也為討媽媽歡心而套上不合身的西裝。
阿義威風當著寒單爺肉身的那晚,正昆內心一股被忌妒、仇恨蒙蔽的衝動,戰勝了他長期積壓的忍耐,想要懲罰惡人黃明義的念頭,像煮沸的熱水,關不住的蒸氣沖出鍋蓋,無法抵擋。這一念之差造成的傷害,使他成了殺人兇手。最難以令他接受的事實是,因他偏差行為送命的人,竟是他從小到大喜歡的青梅竹馬—李文萱。
正昆藏了這個說不出口的秘密,看著被他害慘的阿義,內心對自己做錯事的怨恨無法疏通,他陷在愧疚裡無法自拔,認定自己沒有資格得到善終而放棄當老師,並且默許要用他的餘生賠償阿義。從此每年自願獻出肉身被炸,以求用疼痛的感覺,去減輕壓在心頭,祕密的重量。

充滿義氣的兄弟情

兩人的恩怨在年少時,從一雙用賭金賺來的運動鞋開始編織。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阿義被正昆拉回生活的正軌,他不知道正坤的善舉,是企圖贖身上殺人的罪惡。最後,一場看似充滿義氣的兄弟情,終究隨著劇情發展,背後深埋在陰暗裡的真相被掀開。
歃血為盟
正昆因衝動而扭曲的錯誤行為,是否在一連串彌補的過程中,罪惡能被稀釋?內心的苛責與羈絆能真的得到開解?生命能否得到救贖?
電影中編劇用沒有絕對的善良、與沒有絕對的受害者來詮釋犯罪;導演用社會底層的生活樣貌,來刻畫人類情感的複雜關係。
黃明義這個角色,可憐又可悲,鄭人碩把缺愛又貧困的阿義演活了,他讓我看到阿義爸爸的影子。
如果阿義有個慈愛的父親,他還會用暴力去解決任何事情嗎?如果他爸爸是用正當的錢買那雙運動鞋,阿義還會因為鞋子,去霸凌正昆嗎?如果沒有獨居阿嬤要陪伴,阿義應該早就和女友一起離開窮鄉下了吧?
電影中沒有這些如果,所以他注定被悲劇纏繞一生。

如果可以重來

片中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正昆對著蘇奈說:「如果可以重來,我們是不是寧可恨那個人,而不是恨自己。」這句話的涵意,充滿了無限的懺悔,一個善良的人做錯事,最不能原諒自己的,通常就是自己了。

原罪創造者

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問題,誰是原罪的創造者?
我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
是貧窮。
貧窮帶給人的絕望感,創造出太多的苦難。
如劇中一段話︰「出身清寒,靈魂孤單。」
截至網路劇照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鄉下長大的平凡的中年女子, 沒有華麗的學經歷, 只因為喜歡文字的沉靜與流動, 所以嘗試將所聞所想具體紀錄下來....
喜歡從劇中的大小人物,察覺生命的其他樣本; 喜歡從戲裡的大小事,體悟人生的不同課題……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