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行腳《一個人住的小日子》#84 (德國_一路堡堡堡)

2022/10/2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坐火車遊歐洲
【一個人住的小日子 – 歐洲行腳】84/100
接下來的路線,我們沿著萊茵河(Rhein)北上,最後預計從科隆(Kölle),離開德國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這段萊茵河畔之旅,應是怡人愜意的,但Noah和我卻因為觀念傾向發生一些齟齬,壞了接續旅行的心情。

離開慕尼黑(München)搭乘ICE火車,先在以聖誕市集規模最大的紐倫堡(Nürnberg)逛逛,再換車前往羅騰堡(Rothenburg ob der Tauber)。這兩座中世紀就存在的古堡,不論是老建築、石磚路、舊城牆與小廣場,都能滿足從小對歐洲童話故事的各種想像。

抵達羅騰堡已近傍晚,所以我們決定在此過夜。
在觀光勝地臨時找住宿有點困難,於是我們稍微提高一點預算,住進埃森胡特酒店(Hotel Eisenhut, Herrngasse)。這家歷史悠久的酒店,充滿古色古香的典雅陳設,客房舒適度也很理想,若不是行程匆匆,我非常樂意多住上幾天。

天有點冷,晚餐我們在羅騰堡大街上的「蓮花樓」中餐廳,點了牛肉炒飯、三鮮湯和麻婆豆腐。旁桌有幾位亞洲人,口音聽來有來自日本和大陸,猜想是來德國出差,順道逛逛古堡景點的生意人。能在異鄉吃到熟悉的家鄉菜,本是件開心的事,但不知道Noah為何興起挑釁的念頭,竟然用中文對著旁桌的人,高喊「支持台獨」。面對這位加拿大人突如其來的舉動,我差點沒有打翻手中的湯碗。旁桌這幾位大陸客,瞬間皺起了眉頭,狐疑地望向我,似乎要我給個說法。

我能有甚麼意見?政治從來不是我熱衷的話題,這趟歐洲火車旅行,目的在於尋找人生下一個工作發展方向,完全沒有要與人論辯國家立場。氣氛立即尷尬不已,強拉Noah回座,我不想在家鄉美食當前,壞了食慾。還好,就在有些激動的大陸客打算起身討教,來自台灣鳳凰旅行社的團員走進餐廳,三十多人男女老少熱熱鬧鬧地佔滿所有座位,氣氛一下子歡樂起來。餐後返回旅店,我和Noah有了意見不同的口角。這是彼此相伴旅行的第一次衝突。
德國 慕尼黑 - 羅騰堡 - 海德堡
隔日午後,離開色彩繽紛的羅騰堡,先北走到名列世界遺產的千年古城符茲堡(Würzburg)待一會兒,再轉車到目的地海德堡(Heidelberg)。沉默無語的路上,抵達海德堡後,Noah在當地的醫生朋友Chris倒是給了一個機會。他的宿舍很小,只能容Noah一人過去擠一擠。我倒覺得這樣安排也不錯,於是在車站不遠處的Premier Inn Heidelberg City Bahnstadt hotel訂到一間小客房,稍後再過去與他們會合,逛逛海德堡大學(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拘謹內向的Chris雖然是海德堡在地人,但他對當地食物毫不推薦,只愛義大利菜。他去過南美洲的厄瓜多,深深愛上當地風情,希望能夠移民過去,在當地行醫過活。比起之前在慕尼黑遇到幾位Noah的朋友,Chris算是很難聊天的類型。

次日早上,在旅店用完早餐,經過市集廣場(Heidelberger Marktplatz),我獨自前往海德古堡(Schloss Heidelberg)漫遊。旅行又回復成一人行腳,心情輕鬆許多。登上位在山坡上的海德古堡,若不選擇搭乘纜車,是需要一點體力。從這座文藝復興時期遺留下來的城堡,可以俯視海德堡的舊城區和著名的老橋(Alte Brücke Heidelberg)。見著這樣的寬闊視野,不難想像當年城主的傲氣,子民的生活作息都可盡收眼底。

走在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時常漫步的哲學家小徑(Philosophers' Way),似乎悟出一些「做一個孤獨的散步者」的意涵。除了反思自己固執的人生原則,也細細回想同伴Noah的自由派言行,正好應驗了黑格爾的名言:「人們往往把任性也叫做自由,但是任性只是非理性的自由,人性的選擇和自決都不是出於意志的理性,而是出於偶然的動機以及這種動機對感性外在世界的依賴。

本以為走過哲學小徑,透過心靈雞湯的灌頂,應該可以找到跟Noah和平相處的方式,結果離開海德堡,前往科隆的路途中,在科布倫次(Koblenz)搭完一段萊茵河遊船,要趕往火車站的時候,我們再次發生衝突。

距離火車要離站的時間已經非常急迫,周邊又無計程車可搭,Noah索性向路邊幾個騎著機車的德國青年求助,載我們前去火車站。打量這些年輕人的舉止,心中莫名泛起不安的預兆,於是我堅持不搭機車。Noah覺得我的防備心太重,不信任人,這樣一定趕不上火車。我也有點光火,立即就在路邊攔下一輛轎車。駕駛是一位黑人,見我擋在車前,他也很緊張。我誠懇地向他表明來歷,並告知擔心搭不上火車的狀況,稍作遲疑,他便同意讓我們上車,趕往火車站。Benjamin,來自西非,他在德國主修思想倫理學,正準備去車站迎接來德國旅遊的爸媽。
在火車離站前一分鐘,我和Noah坐上了預定的座位,嚴肅地展開第二次的意見溝通。 Noah並沒有覺得自己理虧,從北美人開放個性的角度,旅遊至此,他覺得我實在太過保守,沒能用更open minded的心態,去接受旅途中的各種意外。

相對於努力在職場上打拼的同學朋友,時時出國自助旅行的我,在他們眼裡,算是夠心野的人。攢了點積蓄,就往國外跑,不做投資也沒有好好理財,只想趁年輕跑得動時,多見識見識真實的世界,而不是被國內媒體政治的特定立場而狹隘了國際視野。我以為的開放,在這位加拿大人Noah眼中,卻仍嫌保守?莫非是有甚麼盲點,讓我看不清自己的問題?還是Noah太過浪漫,忽略文化不同下的舉止與言行?

抵達科隆(Kölle)前,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彼此各自沉思,沒有了互動。
(閱讀背景音樂)
WirsindHelden《Nur Ein Wort 只有一個字》
https://youtu.be/X5kmM98iklo
★埃森胡特酒店( Hotel Eisenhut, Herrngasse)
Herrngasse 3-5/7, 91541 Rothenburg ob der Tauber, 德國羅騰堡
Premier Inn Heidelberg City Bahnstadt hotel
Czernyring 26-28, 69115 Heidelberg, 德國海德堡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王寧海
王寧海
我是王寧海(大蝸牛),一個愛講故事的中年大叔。自1996年就開始在網路上說故事,1998年寫了短文《傳遞一個心願》廣受網路瘋傳,2000年出了一本書《還要續杯嗎?》,之後斷斷續續又寫了些故事,至今依然繼續。 【一個人住的小日子】要寫一百篇小故事,分別發生在人生四個離家在外的時期,歡迎大家來收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