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22 這首音樂只為妳彈

***********************************
這篇故事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本故事將同步發表於 龍門客棧 小說頻道 PCGAMMA
這篇本來是兩篇,我把它合成一篇來發,感覺比較一氣呵成
另外這篇22不是真正的22,本來是23與24才對
    真正的22寫完了,但覺得不對,中間斷層會有點大而且也感覺會太複雜
    於是決定這兩篇對調
最後,我現在很煩惱故事三線要怎麼同時進行才不會不自然
    並且可以順利的互相交纏呼應起共鳴
    各位如果有看過別的作家多線進行表現不錯的,願意的話請推薦給我觀摩
***********************************
= 聖女新娘 22 = 這首音樂只為妳彈
『你真的想探尋到答案?那麼你離開吧!帶著我們一族驕傲的身份與傳統,
  到比這羅馬尼亞更廣大的外界去見識見識!』
這是父親對我所說的第一段話。
『不懂得真愛,永遠都只是個孩子!所以你到外面的世界找名配得上你身份
  的新娘,以愛轉大人再回來吧!』
這是父親對我所說的第二段話。
於是那個夜晚,我堅定的離開這從小生長的故鄉,頭也不回的踏上尋求新娘
  的真愛旅程準備轉大人,尋求我的答案。
只是我從沒想到,百餘年過去,從沒找到任何一名我會覺得適合的新娘,反
  而找到一名天天吵著要我讓她吸乾的小奴隸……
人類常說:『遇上適合的人,愛情自然就會產生。』我看人類好像很容易就
  遇到所謂適合的人,但我在這麼長的時間內遇到的人類女性卻都讓我產生不了什
  麼感覺,就算真有感覺也是僅限於想咬一口。
但對我來說?愛情?聽過而已……
可能愛情這虛幻玩意僅限人類才有?再說自然界所有動物看來看去也就只有
  人類才有這種所謂的愛情,畢竟大腦都存有被媚惑一下就不行的嚴重缺陷,忽然
  發狂亂分泌這種會產生所謂愛情感的大腦分泌物應該也不是什麼值得訝異的事?
不過,人類總是在所謂的『愛昏頭』之後就毫不考慮後果的結下婚約,對他
  們來說,婚姻到底是什麼?是兒戲嗎?
就我所知,人類的婚姻一般來說是短暫的,最久不過持續幾十年直到其中一
  方死亡,加上人類天性本就不安定,尤其隨著文明逐漸進步的現在,婚姻對人類
  來說變得更像是一種交易契約,一種保證與保障,一道最初與最後的關卡,為了
  確保下一代得以順利繁衍成長而有的行為,然後愛情退了,婚也跟著離了,到時
  再重新找個陌生人愛一次,生一次,再離一次……
真像某種改不了吃自己大便習性的動物。
不論人類到底把自己的婚姻搞成什麼樣,他們這樣的婚姻觀念對我們一族來
  說其實並不存在,我們更不需立下任何約定來強加束縛彼此,可能真的是因為我
  們的生命太漫長了,會真正尋找值得相伴到永遠的另一半,之後絕不輕易離棄對
  方。
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會想起德古拉父親與卡蜜拉母親,雖然感覺上好像父親
  天天被母親在城堡內追著打,不過他們未曾因為各種理由而離棄過彼此,感情總
  是很好,數百年來相依相伴,並有了我。
而百年前我的父親要我離開家園,應該就是希望我能為自己尋找到適合自己
  的新娘,彼此照顧看護,如同父親與母親他們找到彼此吧……
此刻,我坐在自己家裡那擺於客廳的漆黑亮麗斯坦威三角鋼琴前,轉頭看著
  被修女媽媽小心包圍保護並坐著的瑩子與小可愛,本來想彈奏鋼琴並陪她們閒聊
  幾句放鬆她們的心情,不過看著修女們全都滿懷戒心瞪著我,好像我住的這間郊
  外別墅真的就是惡魔窟,凡人一不小心就會喪命於此,我只得苦笑。
雖然夜已深,都已過了午夜十二點,但我想她們是不可能睡的,於是決定盡
  點身為這房子主人的義務,在客廳好好招待這幾位修女。
不過想想這還真是奇妙,不久前我們還在約瑟伯夫教堂內,幾小時後的此刻
  她們已跟到我的住家……今天要出發尋回瑩子時,可真沒料到會變成這樣。
我看著她們,想到幾個小時前的事……
當時塔克主教提出那結下婚姻的提議後,修女們非常反對塔克主教的提議,
  甚至以歇斯底里態度否定,全都此起彼落喊著:「塔克主教!你怎能提出這樣的
  要求?!這不等於要瑩子跟撒旦立永遠的約?!」
塔克似乎對修女們會有這樣的反應早有預料,他機靈的以微笑神情開始施展
  政客的說功:「修女姊妹們,請冷靜想,瑩子答應之後不正可以婚姻之力與妻子
  的身分為天主永遠壓制這惡魔?甚至引導他走上奉主的道路?」
麗麗修女哭喪著臉:「但瑩子她還只是孩子,才十七歲,如何要她許下婚姻
  如此沉重的誓約?!」
塔克主教轉身看著瑩子房間牆上的聖母畫像,以手在身上比劃十字:「修女
  們,為主奉獻本沒有年齡限制,需要的是一顆真心,尤其又是如此重大的事。」
凱薩琳一點都不顧忌的在我面前開口:「他可是惡魔!如同聖經寫的,惡魔
  本性就是滿口謊言與狡猾行為!他也一直展現這點給我們看,也是這樣將瑩子騙
  走,所以我們怎敢確信他會信守婚姻的承諾?!」
戴著眼鏡的修女也終於推著鏡框開口:「沒有錯,主在祂的經典中不知說過
  多少次,何況我們也親眼見過他的作為,無法相信他。」
塔克決定和氣的避開修女們,看著被麗麗抱在懷裡不知所措的瑩子,向她走
  去並蹲在面前:「孩子,不論惡魔如何誘惑妳或煽動妳,妳都能有自信可以堅信
  主的道路直到永遠,並將他導離錯誤黑暗的道路?我相信這對主才真是最大的犧
  牲與服務,因此妳要好好想想這件事。或許這才是妳的主要妳踏上的道路?」
原本哭哭啼啼的瑩子也被這忽然提出的要求嚇到,只能不知所措看著塔克,
  並不時看著媽媽們。
凱薩琳修女媽媽看來也不打算讓瑩子回答,就迫不急待的搶著喊回去:「塔
  克神父?!現在你是想逼迫瑩子接受嗎?!」
塔克依然看著瑩子完全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只好友善說著:「孩子,我不
  會要妳立即回答,不過請妳自己好好想一想這重大問題,好嗎?」
接著塔克站起來,轉頭看著我:「闇夜的王子,那麼你有意願嗎?為瑩子這
  孩子原本該有的潔白人生負起責任,為她安分守己的承擔起家庭責任,並讓這爭
  議就此結束?畢竟這一切都是你起的頭,負起責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看著塔克,他也認真的看我,修女們也全都安靜地轉頭看我,於是我故作
  輕鬆的微笑回答:「這可真是有趣的提案。」
他再度以手在圓胖身上比劃聖十字:「感謝主,賜予我們這可行之路。」
我微笑不語。
塔克主教看我這樣,以為我接受他的提議,而顯得有點喜悅:「那你願意接
  受這樣的提議?」
這下換修女們變臉了,她們的臉開始發白又發綠,並就像是要再次提出抗議
  駁回。
這時瑩子也不知所措看著我,於是我也看著她,並露出友善的微笑,故意捉
  弄她:「親愛的瑩子,妳說我該接受嗎?」
原本哭到慘白的臉蛋被我這一問,像是恢復生氣般的又純情的泛紅起來,然
  後跟我只是無言互望。
接著修女媽媽們當然打破沉默又跟塔克抗辯起來,像一窩老母雞呱呱亂叫。
我看著瑩子,被修女媽媽包圍的她也愣愣看著我。
說真的,我並不討厭瑩子,還頂喜歡她尚未被污染的天真良善。但要說是否
  願意就這樣跟她立下婚約之誓,可真值得讓我好好想想,更不必說塔克這老狐狸
  背後所打的算盤。
但不論怎樣,我掏出背心口袋中的懷錶皺眉看著已經過九點,只好拍手再度
  吸引這群聒噪老母雞的注意:「各位,時候不早了,我要先帶瑩子回去休息,各
  位慢聊,我跟瑩子不陪了。」
於是她們看著我又急的開始呱呱亂叫,反正她們會說什麼我完全瞭,所以決
  定過耳不聞。
本來我想再叫一直站我旁邊的小可愛過去牽瑩子的手,不過此刻她們看起來
  真的就像生氣的母雞們聚擠在一起立意保護窩中寶貴的金蛋,恐怕這樣的防線不
  再是只會裝無辜與可愛的小可愛能輕易突破,因此我還是親自踏上前。
她們看我真的踏上前,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心跳也迅速加快,忽然都恢復
  安靜看我並緊圍著瑩子,好像我隨時會施展什麼瞬間消失又出現的邪術將瑩子帶
  走。
我輕聲呼喊:「瑩子?跟我回家吧。」
她哭喪著臉反抗:「這裡就是我家。」
「我說的是我住的房子。那裡也是妳的家。」
「那裡不是我家。」
我再次友善的問:「這麼不想跟我回去嗎?」
她再次保持靜默,修女們也都神情緊張的瞪著我戒備。
塔克主教見狀咳幾聲就故裝開口又想打圓場:「或許我們---」
我打斷他的話繼續對瑩子說:「瑩子,乖乖跟我回家,不要淘氣了好嗎?」
好不容易,她終於開口,雖然依然哭喪著臉:「……為什麼?」
「為什麼啊……」我誠懇毫無掩飾的告訴她,「因為妳已經是我的瑩子,今
  後不論妳去哪裡,或要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一定要妳平安留在我身邊。這是
  我對妳立下的血之約定。」
她開始又哭喪著臉懇求我:「阿爾卡德,求求你,我不想離開媽媽們……」
一直緊緊抱著瑩子發抖的麗麗修女也接著堅定的說:「我死也不會再把瑩子
  單獨交給你!」
我看著麗麗和這群又將鼓譟起來的修女們只能微笑著無奈嘆氣。
我認真的就這情況迅速想一回,覺得如果再只帶瑩子離開,她們一定會照著
  瑩子今天回來後跟她們說的線索一路找到我家,更可能會因此被食屍鬼跟上;再
  說瑩子也不知道又會哭成怎樣,所以我只能再嘆口氣,選出此刻對大家都好並且
  不會像塔克那麼充滿利益交換的決定。
「那麼……麗麗修女,妳也願意到我家嗎?幫我照顧瑩子。因為瑩子還像個
  會黏著母親不放的撒嬌小孩。」
我這忽然提出的要求使她們全都又傻住,一定沒想到我會提出這樣的建議。
只有塔克主教默默點頭,然後用手在肥胖的身上比劃十字,機靈的知道至少
  目前的爭執會就這樣成了。
凱薩琳修女又中氣十足的張口喊:「我們怎麼知道你這惡魔---」
我打斷她:「那歡迎凱薩琳修女也一起搬進我們的小窩當瑩子的護衛。我家
  的電話號碼和地址都留給妳們也沒關係,這樣大家總能安心吧?」
原本又要開始聒噪的她們又全安靜下來。
「有想來的修女也歡迎,但請不要太多人。畢竟妳們也得留下幾個人繼續照
  料打掃這間教堂。」然後我停頓幾秒鐘再追加開口:「但請進到我家的修女不要
  隨便離開回到這裡,因為我怕妳們在來往這間教堂與我家的路上被食屍鬼盯上跟
  蹤。相信各位也不希望發生這種麻煩事。」
修女們全看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再說:「想跟來的修女媽媽們,給妳們十分鐘打包私人物品,然後我們就
  離開。逾時不候,說到做到。」
我看她們依然猶豫著,雖然知道我現在的提議絕對比塔克的婚姻提議好,卻
  又拿不定主意下決心,於是我再度彎腰跟身旁的小可愛說:「十分鐘內打包好瑩
  子姊姊房間裡重要的東西。尤其是枕頭和棉被,不然怕她回家後會睡不著。」
小可愛接受命令並天真笑著說:「好!」然後以可愛嬌小的動作爬到床上開
  始折瑩子的棉被。
我再度看著修女們:「小可愛已經開始收拾了,各位還有九分四十秒。」
眼鏡修女推推眼鏡終於又打破沉默:「真是專橫!以我的智慧判斷還是覺得
  太危險,跟惡魔打交道真能有好下場?」
「那妳就願意見到瑩子落到那晚出現的那種食屍鬼手中?妳們有智慧和能力
  保護的了她?殺氣騰騰的食屍鬼絕不是妳們這群修女可以應付,那天看了之後還
  不明白?跟著我妳們至少還有機會可以確保瑩子的安全。」
被我這樣說,她總算又哼的一聲再次保持沉默。
我看著塔克:「神父,你不介意等會用停在門口的高級轎車送我們一程?」
看來塔克還是對我懷有戒心:「闇夜的王子,你真的不會傷害她們?」
我故意學他用鼻孔不屑的噴股氣:「你知道這段時間我真想動手的話,她們
  已經死幾次了?」
塔克只好恢復沉默與嚴肅,然後再次用手在肥胖的身體上比劃。
然後我再喊:「還有八分三十秒。」
凱薩琳見狀,只得再喊著確認:「惡魔!你真的沒有什麼陰謀吧!」
我瞪著她:「八分二十秒。」
凱薩琳再喊:「你回答啊!」
我以狡獪的微笑看著她並揚楊眉頭:「只剩八分十秒喲。」
凱撒琳只得陷入好幾秒的痛苦掙扎,卻也是一直舉旗不定的修女中最快下定
  決心:「主啊!!」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衝出瑩子房間。想也知道她是趕緊回去自
  己房間打包自己的衣物品……雖然修女本身的私有物品本來就應該很少。
至少有了衝動的凱薩琳做頭,其他修女們只得跟著下決心並開始亂成一團,
  迅速討論決定誰該留下、誰該跟來……
於是平時就與瑩子親近的四隻老修女:愛生氣、萬事通、開心果與瞌睡蟲,
  就這樣毫不客氣的入侵我典雅舒適的家。
至於用專車送我們一行人的塔克主教啊,想也知道他接著會消失個幾天,回
  到他神聖的教廷打我的小報告。
不過……我看著修女中滿臉皺紋的瞌睡蟲……妳到底跟來做啥?可不要在我
  家裡忽然一睡不起,我的後花園可一點都不想讓妳種,怕到時會開出鬼火。
此刻我看著她們圍坐在瑩子旁,一起霸佔那具巧匠大師於百年前特製的典雅
  沙發,向她們開口:「既然各位這麼晚了還不歇息,不如我來彈首音樂助興?」
當然得不到任何回應。
我看著她們微笑聳肩,伸手輕觸亮白的琴鍵,開始彈奏貝多芬的給愛麗絲這
  首鋼琴樂。
這首音樂不過是簡單小品,彈來輕鬆,旋律卻優雅動人。我第一次聽到這首
  音樂是離開家鄉前聽父親彈奏,他是為卡蜜拉母親彈的。
雖已是百多年前的往事,卻像昨天才發生,並開始感覺心頭暖暖的……
我想起那段過去,再度轉頭看著瑩子,她依然平靜坐在椅中看著我,臉上沒
  有任何激動情感,是那麼平靜溫和,更沒有數日前那般恐懼存在,定是修女媽媽
  的陪伴穩定她的心靈,於是我持續輕柔彈著琴鍵,一個音符又一個音符,一個音
  節又一個音節,並不時轉頭微笑看著瑩子……
忽然敏感又激動的愛生氣認為我的友善與思緒背後懷有惡意:「你這惡魔!
  又在打瑩子的壞主義嗎?!」
我保持微笑看著凱薩琳一眼,沒有理會她,然後回頭看著眼前漆黑亮麗的琴
  檯說:「親愛的瑩子,其實這首音樂讓我想起一段有趣的往事。我想跟我立下血
  之契約的妳也該知道,是我跟親生父母的回憶……」
聽我這樣說,瑩子很明顯露出訝異神情。
我友善微笑:「怎麼了?」
瑩子竟然遲疑的問我:「你的親生父母?」
我打趣的說:「當然。難不成妳認為我是憑空出現在這?」
被我這樣說,瑩子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友善微笑:「那晚食屍鬼來找麻煩前我就曾自我介紹過,不過妳們一點都
  不相信。我的父親是羅馬尼亞地區的蒙特里亞君主,德古拉。我的母親是施帝里
  亞的卡恩斯坦女爵,又名卡蜜拉。我是他們的獨子,貴族中的貴族,黑暗國度的
  王子。」
雖然修女們一定早就從塔克主教那確認過我的出身,但聽我再度親口告知還
  是忍不住驚恐又沉重的以手在身上比劃十字。
我聽著自己彈奏出的樂聲,低頭看著琴鍵開始回憶往事,悠悠開口:「當時
  是西元一八七0年,人類歷史中一段輝煌耀眼的年代……雖然我降生在這個世界
  已經六十多年,外表看起來卻還只是半大不小的小大人。那晚在父親位於羅馬尼
  亞的城堡中幫母親打掃父親的書房結束後,就牽著母親纖瘦的手一起走進典雅的
  城堡大廳……」
那時父親在燭光中彈奏這首音樂,看到我們踏進大廳便開口跟母親說:『我
  的卡蜜拉,這首音樂只為妳而彈。』
母親卡蜜拉也情深意重的說:『我相信……』然後放開我的手走到父親背後
  站著,並以雙手搭著他寬大的肩膀。
父親持續彈奏這首音樂,並不時躺靠在母親懷中微笑抬頭和她深情凝望,彷
  彿這一刻會持續到永遠。
默默站在一旁看著他倆如此深情款款凝望彼此,臉上彷彿帶有說不盡的深情
  言語,不需人類溫熱血液的流進胸裡,我的心已跟著暖和起來……
這時忽然母親的雙手溫柔貼著父親臉頰打破沉默:『不過雖然我說願意相信
  你,卻一直很難提起信心。』
父親再次微笑抬頭:『是為什麼?』
母親默默將手伸入口袋,取出近十封信並放到父親面前的琴檯上說:『剛才
  我和兒子幫你打掃書房時在抽屜中發現,這些信中的女孩怎麼說期望再聽你彈一
  次給她們聽?』
母親依然溫暖微笑,沒有改變她和藹的笑容,但聽的出來,父親看著眼前這
  些信件後琴音開始變的急促又雜亂。
父親不時抬頭並狼狽的說:『等等,聽我解釋。她們都是孤兒,身為領主的
  我自然得照顧領民中無助少女受傷害的心,所以要先彈琴撫慰她們孤獨的心。』
但看來母親她一點都不接受這解釋,走到鋼琴旁的燭臺邊伸手握著,然後微
  笑舉起,但額頭上卻有憤怒的血管浮現。
父親的臉整個變白又變綠,琴更沒辦法彈下去。
然後母親開始在城堡內追打父親並喊著:『你其實是想等她們長大後連她們
  的身體也一起照顧吧?!還說只為我彈?!滿嘴謊言的死老鬼!!……』
講完這段往事,我又忍不住笑著。雖然瑩子和修女媽媽們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再度轉頭正視瑩子:「就像這段往事訴說的,我有父母,我有家鄉,不是
  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或只能回到傳說地獄的惡魔。」
瑩子開口想說什麼,但卻被凱薩琳搶過。
凱薩琳雖是跟瑩子說這段話,卻一直瞪著我:「不論惡魔說什麼都要堅定,
  不要再被騙或心軟,就算他真的有親生父母也絕不會是什麼好東西。更何況到底
  他的父母是不是真的存在恐怕都沒有人知道。」
換我瞪凱薩琳,雖然依然保持微笑:「這可真是沒禮貌到極點。既是修女,
  到別人家裡作客可得說話行為都有禮貌才好。」
凱薩琳兇巴巴的說:「你以為我們是自願來到你的邪惡巢穴嗎?!」
我豪不客氣的下逐客令:「妳不想留下的話現在就可以回去,不必在意,反
  正我只要瑩子留著就好,妳在不在對我來說完全不重要。」
被我這樣說,凱薩琳只能惱怒瞪我。
於是我再度恢復微笑看著凱薩琳一眼,不再理會她,然後回頭看著眼前黑亮
  的琴檯說:「親愛的瑩子,妳知道這首音樂嗎?」
忽然被我問到,她遲疑一會看著身旁的修女媽媽們,不知道該不該回答我,
  或是這句話背後可能有什麼陰謀之類會害她。
我打趣的說:「難道回答這樣的問題,都有可能被我傷害嗎?」
瑩子這才遲疑看著我說:「貝多芬的給愛麗絲。」
「沒錯。但妳可能不知道吧,這首旋律哀怨又動人的音樂背後有段有趣的故
  事。」我停頓一會,「貝多芬死後四十年人們才發現這首音樂的樂譜存在,並到
  處查考資料想知道這名神秘的愛麗絲是誰?結果妳猜是誰?」
瑩子正開口想說點什麼,凱薩琳就又插嘴:「不要回答,我們不知道他話中
  有沒有什麼想傷害妳的陰謀藏著,或是又在誘導妳什麼。」
我再度耐著性子保持友善微笑看著凱薩琳:「難道我所說的每句話都得有其
  他涵意或惡意?我們就真的不能像聊天般友善閒聊?」
所有修女都以凝重表情望著我,像是難以摧毀的銅牆鐵壁。
我只得再次苦笑聳肩,手指在琴鍵上俐落滑過,正式奏出給愛麗絲的終節。
待最後一個音符完全沉靜,我重新在椅上坐正,拉整衣服,重新轉頭看著瑩
  子,聽著她在教堂自己的房間內被我驚醒後就以不自然節奏急促鼓動到現在的心
  跳,微笑不語。
(待續)
,。?!……-:「」『』;、.﹙﹚《》〝〞””╬♥♡
請喜歡本書的朋友記得喜歡,並且回言說一下想法(笑)
這才是讓我繼續寫下去的真正動力
謝謝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