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恩文字的由來:伊比利半島起源說

上一篇文章中討論了盧恩文字 (Runes) 與弗薩克 (Futhark) 之間的關係;兩者之間有點像是「漢文字(類比盧恩文字)」與「甲骨文、金文、小篆(類比弗薩克)」之間的關係;彼此有在字形上的演化關係,卻可能在用途與發音、書寫風格上有差異。
  弗薩克中號稱最古老的文字是古弗薩克 (Elder Futhark),也是目前盧恩符文流行文化中最常見的 24 字盧恩文字。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的後半段聊到古弗薩克的其中一種源頭,這個說法主張盧恩文字是來自古拉丁文字而來,並提供了一些說法佐證。而今天要談到的另一個觀點,我稱之為「伊比利半島起源說」。
  文末提到的突破口是——若說古拉丁文是盧恩字母的源頭,那為什麼有許多古拉丁文的字母卻沒辦法對應到所有的古弗薩克,而缺漏許多文字的發音方式呢?這疑問反映在古拉丁文字上,卻不反映在古拉丁文字參考的伊斯特拉坎 (Etruscan) 語言,又是為什麼?
【警報:這一篇我會更囉嗦,沒辦法,這個假說太有趣惹。】

嘴巴上說不要,寫的時候倒是挺誠實的

在進一步探討這些問題以前,需要一點基本知識的補充。想先來討論一下「字母」、「書寫形式」、「發音」之間的關係。

「聽說」與「讀寫」可以分開嗎?

粗略地說,拉丁文字是表音文字、中文是表意文字;當然中間還有許多模糊地帶。
  拿拉丁字母來說;每一個拉丁字母都有對應的發音方式和組合習慣,大致上怎麼寫和怎麼唸是掛勾在一起的——「IKEA」妳唸成 "IKEA" 還可以接受,但如果念成 "IKEA" 不就太奇怪了嗎?對吧?
  而中文字在閱讀字義上或許沒有什麼問題,卻偶爾會有知道怎麼唸但忘記怎麼寫。此外,儘管中文文字傳承千年,透過古詩詞歌賦的押韻研究可以發現,同一個字在不同的時代發音上可能有很大的變化。
  換句話說,中文字怎麼寫與怎麼發音不見得有關係,但拉丁文字通常怎麼寫就怎麼念。再來,中文字沒有字母,只有部首的觀念;多數情況單單一個中文字就有字義及如何發音的線索。
  這麼說來,「書寫形式(怎麼寫)」與「字母(固定可以對照發音的符號系統)」及「發音「怎麼說」;三者之間的關係是可以分離的。了解這一點之後,來看看很接近中文字系統的古老文字——埃及文。

聖書體 — — 征服半個星球的文字

古埃及文字分成世俗體與聖書體 (Egyptian hieroglyphs);其中聖書體有點類似中文字的表意方式,一個文字可能由幾個小符號,像是部首那樣的組成。
  後來,印歐語系的迦南人把這一套文字學走,拿去改良(簡化)成自己使用的文字。腓尼基人接觸到迦南文字後也開開心心地帶回家改裝一番,構成第一套只表達子音 (Consonant) 的書寫形式。
聖書體 (Egyptian hieroglyphs)
腓尼基人在地中海到處做生意,古希臘人看到腓尼基人的文字好讚,再學起來配合自己的發音來規劃字母表 (Alphabet)(古希臘人的書寫形式包含了母音 (Vowel) 與子音,是目前語言考古學上公認最早、最完整的「字母表/字母系統」)。
  結果就這樣不斷傳承下去:梵文、波斯文、希伯來文、阿拉伯文、蒙古文嘎啦嘎啦都跟著冒出來,追溯起來都是腓尼基人的發揚光大使然。
腓尼基字母 (Phoenician alphabet)
有趣的事情就發生在這個過程當中。古拉丁文借用的是伊斯特拉坎的文字,伊斯特拉坎族一樣是印歐語系的一支,也可以說是義大利半島上的原住民,比羅馬人還早來到這裡,甚至最初期還治理過古羅馬人。
  然而,古羅馬人的語言更接近古希臘人的語言。這使得他們在字母表上反映了這一點,兩者相當接近。

不需要字母也能好好寫字哦

首先,一個語言有字母就意味著有字母表,不然就只是有「文字符號」罷了。我們在前面已經知道了一件重要的事實——「書寫形式/書寫系統」可以與如何發音及「字母表 (Alphabet)」脫鉤——意思是,一套語言系統中所包含的「書寫系統」與「發音方式」、「字母」可以是不同的來源。
  古希臘字母系統是全世界最早的,但書寫系統卻不是。至少我國高中的歷史課本告訴我,世界上最早的古文字是「楔形文字 (Cuneiform)」,也就是蘇美人發明並接續下去傳承至後來在今日中東地區廣泛流通使用的巴比倫文。
楔形文字 (Cuneiform)
因此,就文字的歷史來說,書寫系統先於字母系統,而怎麼寫與怎麼講不必然相關,寫的東西只要有人懂它的意義,能夠傳遞想法出去即可,沒辦法對準發音來口唸也無所謂。
  大家加油,我們就快要回到盧恩文字了,再等一下下。除非妳願意接受盧恩文字就是奧丁負傷倒掛在樹上九天後發現,然後下凡跟大家蝦推一波的成果。

為什麼盧恩文字不太可能來自希臘字母表

大家看過伊斯特拉坎文字之後,是不是覺得盧恩文字來自古拉丁文字挺有道理的呢?畢竟真的滿像的嘛。但,接下來就要談談除了發音與字母數量對不上之外的另一個疑點。

字母表之所以叫字母表

字母表叫做 "Alphabet" 不是隨便決定的,其實就是古希臘文的前兩個字母的名稱,也就是可恨的數學課不時會出現的「α (Alpha)」、「β (Beta)」的合寫。由於這是已知的世界第一款字母表,這個命名方式也說得過去。
希臘字母 (Greek alphabet)
不論是腓尼基字母、古希臘字母還是伊斯特拉坎及古拉丁字母,最前的兩個字母都是「A」、「B」。
  而我們現在回想一下古弗薩克的名稱及其排列順序 — — ᚠᚢᚦᚨᚱᚲ——以發音來說,分別對應的是 "f"、"u"、"th"、"r"、"k";為什麼是這個順序?而不是自腓尼基以來的排列習慣以 "a"、"b"、"c"…呢?因此,有沒有可能盧恩文字是由其他的書寫系統繼承下來的?
古弗薩克 (Elder Futhark)

伊比利半島的阿爾沃 (Alvão)

早在上一個世紀,人們就已經在葡萄牙北部一個叫做阿爾沃的地方發現了古文字,被稱作阿爾沃書寫系統 (Alvão Writing System)。對這些雕刻文字進行研究後發現,其撰寫年代可能與中東的楔形文字不相上下,甚至更古老(約莫距今 6000~7500 年前)。
阿爾沃文字 (Alvão Writing)
就考古人類學上來說,伊比利半島上出現古老的文明並不奇怪,人類從非洲擴張出去的時候,本來就沒有非得經過埃及、敘利亞等中東地區不可。
  距今一萬多年前,冰河時期正要結束;而冰河時期的歐洲大陸基本上都被冰雪覆蓋,只有少數地方能供人居住,其中一個地方就是伊比利半島。
  大家沒吃過也應該聽過直布羅陀海峽 (Strait of Gibraltar) 吧?就是西班牙南部幾乎快要和非洲北部親上去的那個地方。冰河時期這一段海峽是透過冰層連接起來的,非洲大陸上的人類遠祖追逐著獵物,阿就很順地從直布羅陀進入歐洲。
「♥」就是阿爾沃所在地
很可惜的是,就我所知,阿爾沃文字和其他古老的文字一樣,都還未能完全解析出來每一個字所對應的發音或意義。(這一點在古弗薩克、甲骨文、巴比倫文、埃及文、古印度文 (Indus script) 等都一樣只能看懂一部分。)
  所以要說它到底和盧恩文字之間的關聯有多緊密,似乎還有好一段路要走;但至少就目前的出土文物來說,阿爾沃文字作為盧恩文字的前身,甚至說盧恩文字就是阿爾沃字的主張,是有證據支持的。
  把阿爾沃文字帶入我們先前的討論,有許多固有的理解也可能隨之改變。伊斯特拉坎文字在受到腓尼基、希臘文字的影響以前,很有可能已經受到阿爾沃文字影響了他們文字符號的書寫風格與口音。
  整個文字傳播過程或許還會反過來,是腓尼基人在與伊斯特拉坎貿易的過程中,將腓尼基文字修整成更接近阿爾沃文字那種清晰、簡單的線條符號,之後才廣傳四方。
阿爾沃文字 (Alvão Writing)
至於為什麼盧恩文字的使用者是古日耳曼人,羅馬人卻未使用呢?目前歷史課本基本上是站在羅馬人的角度在書寫這段歷史,因此有把日耳曼人當作「蠻族」的習慣。
  但是,在羅馬人尚未擴張、建立地中海霸權,日耳曼人也早在羅馬帝國建立以前就已經移散到歐洲各地了。古日耳曼人與伊比利半島上的先民交流,並繼承他們的書寫系統,嘗試用阿爾沃文字來表達自己的發音、建構自己的書寫系統。
  後來,羅馬人征服伊比利半島地區,就變成反而是古日耳曼人保留了他們的的書寫文字,也就是後來的古弗薩克。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古弗薩克中出現許多古拉丁文沒有的發音,甚至古日耳曼人都不太會用到的盧恩文字。
  不過,到底盧恩文字是來自古拉丁文字還是阿爾沃文字,或尚存其他可能性,仍舊沒有壓倒性的證據能夠論斷;也可能我們永遠沒辦法確定吧。即便如此,都絲毫無損盧恩文字的魅力;神秘、傳說軼事、以及衍伸出的豐富文化,早已讓它脫胎換骨。盧恩文字作為文字遠不如作為「符文」來得迷人。
阿爾沃文字 (Alvão Writing)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ᛁᚴ᛫ᚼᛅᛁᛏᛁ᛫ᚢᛁᛏᛁᚢᛅᛦ:看待「北歐神話」、「盧恩文字」、「維京人」的態度有點認真的那種人。
關於北歐神話、盧恩文字/弗薩克文 (Runes/Futhark)、維京人、異教 (Pagan/Heathen) 的報導與創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