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一)

2022/12/1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是諮商筆記。
最近個人瀰漫在一股很混亂的心理狀況裡,可能是房子快交屋了,加上店面要裝潢所需的一大筆費用,造成我的壓力吧,但這些不做不繳出去也不行。
其實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先生不務農、不轉職,我們不到宜蘭來,日子會比較好過嗎?但這件事的答案一輩子都不會知道了,因為我們已經來了,而且都十年了,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沒有人可以回答你;你說後悔嗎?倒也不是,只是在壓力下的自問自答,跟某種避世的心態罷了,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經驗,想找個地方躲一下這樣。
今年的宜蘭,跟10年前我們剛來到的宜蘭好像,整天落雨不歇,幾乎沒有一天停的,種菜的朋友不斷哀嘆,整片整片的菜就這樣淹沒了,農夫血本無歸的痛,我們最清楚。
稻米在整個種植過程裡,雖然不像蔬菜那樣賠的兇,但我們不用農藥,不用化學肥料,在產量上就比一般慣行種植的產量少,然後,初期在插秧時,福壽螺就會大軍出動,把嫩的秧苗吃掉,這時候補秧的農夫就要跟福壽螺比快,看是他們吃得快,還是農夫補秧的手速快。這時期的農夫會非常累,因為要不斷不斷地彎腰,把新的秧苗插進被福壽螺吃空的洞裡,我們家映空每到這個時期,回到家後幾乎動彈不得,洗完澡後,腰上還要貼上貼布,所以若有人嫌我們小間米貴,我都會氣得想哭,因為真的太累人了啊。
眼看農曆年即將來臨,也代表新的一年春耕即將來臨,然後新房子也即將完工,我心裡卻充滿不安,明明是新開始,但不知道為甚麼毫無喜悅之情,只有不安的情緒,可能新展開的同時,也代表更多的經濟壓力,跟責任也隨之而來吧,一想到這個,就不自覺的感到不安跟憂鬱。
不過日子總還是要過下去,我也還沒嚴重到要一刀捅死自己的病況,所以還是努力的把生活給過下去吧。
1.4K會員
72內容數
在這專題內,我說吃寫吃,因為我愛吃也煮。我先生在宜蘭種米,不用農藥、不用化學肥料,所以食物對我來說,除了果腹,還有我人生的軌跡,並且還藉由我的孩子仍繼續在延續著,這是好悠遠好長的過程,想分享那滿滿的記憶跟感概,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我是個理想的病人,我仍然過著我理想的生活,你也一定可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