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支舞_24

2023/01/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隔天傍晚時刻,宿舍裡。
有學弟跑來我的房間,說交誼廳裡的公共電話,有個男的來電要找我。
我心想:『王祥這小子,昨天一定沒有回去租屋的地方,才會這麼晚跟我聯絡!』
接過電話後,我先大聲嚷嚷著說:『你這小子,現在才回電,昨天沒看到我留的紙條嗎?』
王祥在電話那頭說道:「昨天?沒看到啊,我是剛剛才在地上看到這張紙條的。」
『啊!真是的,我是夾在門縫,你老兄開門都沒在注意的!』
「拜託,誰會那麼的在意,開門時還要東看西看,到底有什麼話要說的?」
『那個,你說要我找蘇麗文去看你主持表演的事,我想這難度還是有點高,不如……』
接著,我把計畫跟王祥說了一遍,他倒是不置可否,說道:
「好吧,請客事小,不過我才不想當你們的電燈泡,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想想也對,王祥那麼能言善道,有他在場的話,那光聽他說就夠了,那還要我幹什麼?
『好吧!』在跟王祥說明清楚後,電話結束。
把整件事情在腦袋中理過一遍之後,我決定晚上撥個電話,找蘇麗文談看看。
『因為他家裡不太希望外面的男生常找她,我想起上次是在約定的時間打電話,那麼今晚也在固定的時間,晚上八點整,來撥電話試試看!』我在心裡盤算著。
快接近八點的時候,我先在公共電話機附近等著,當時間一來到八點整,我趕快撥下蘇麗文家裡的電話號碼。
電話響了三聲之後,有人接了。
「喂!」是個女孩子的聲音,音調略高,我猜是她的妹妹。
『我是李平雲,請問蘇麗文在家嗎?』我有點擔心,她會不會又要再跟我玩一次。
接著聽她壓低著聲音說道:「喔!你等會兒。」,說完之後,電話話筒被放下來。
過一會兒,電話又有人接起。
「喂!我是蘇麗文。」
『喂!我一定是李平雲,可是要怎麼確定妳就是蘇麗文?不是裝的。』
「你真是的,上次妹妹是因為某些原因才這樣,你就不要再提起了。我是蘇麗文,真的!」
『好啦,跟你鬧的,不過妳們兩個的聲音還是有差別的,我其實聽得出來。」
「是嘛,你確定?那我真的找姊姊過來接電話囉!」
『什麼?妳不會是妹妹吧!』這下子連我都有點懷疑自己了。
她在電話那頭笑得很開心,接著說:
「這麼好騙,我是蘇麗文啦!順便跟你說一下,妹妹叫蘇麗惠,只小我一歲,過完這個暑假後就要上大學了。」
雖然被小小地嚇一跳,但聽到蘇麗文如此活潑,我其實還是蠻高興的。我繼續說:
『上次我們去兒童夏令營幫忙,王祥說非常感謝,他跟我說,想要請我們吃飯。』
「這麼客氣!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就省了吧。」
『不行,他這個人很摳的,有機會可以拗他的話,就不用太客氣。不過啊……』
「不過什麼?」
『他說我們還需再幫他一次忙。』
「還有活動要幫嗎?」
『差不多,不過這次比較簡單,只要去湊個人頭就行。』
「是怎樣的活動呢?」
『王祥在這附近的高中,有指導學生的社團活動,聽他說學校要辦個「社團成果發表會」,需要有些人去湊湊人氣,他希望我們可以去。』
「是喔,吃他一頓飯還真的很難。那時間呢?」
『時間是比較尷尬些,因為是高中學校配合新生訓練,所以是在平常日的下午。』
『我是沒差啦,因為暑假的時間很多,就不知道妳藥廠那邊的時間可以嗎?』
電話那邊停頓了下來,我的心開始七上八下地跳著,萬一她說藥廠沒有辦法請假,那麼一切都還是白談。又過了幾秒鐘後,蘇麗文説:
「我有些特休假也還沒休掉,過完暑假、結束實習後,可能就會報廢了。」
「你說的是哪一天?我跟公司那邊問問看,看能不能安排下。」
沒想到蘇麗文這麼乾脆,這讓我大大地鬆一口氣。
『時間是……』
接著與蘇麗文討論一些活動當日的時間、交通的細節。大致上是她上午還是正常到藥廠上班,用完午餐後離開公司,搭客運車到火車站附近的客運總站,我則在客運總站接她過去活動的場地。
『活動結束後,我們去敲王祥一頓,妳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吃的?』我問道。
「都好,就你安排吧!」
『好的!』
我心裡想到的是「非限定餐室」,就位於讓我空等兩天的泡沫紅茶店附近,之前去過幾次,裝潢氣氛還可以,餐點也行,價位也就中間稍微偏貴一些,我想王祥應該是請得起的。
結束安排之後,就等著蘇麗文跟我確定,公司那邊的狀況,我負責當天把人帶到,就希望王祥講的「社團成果發表會」有點看頭,否則到時候尷尬的可能是,這個不明就理就去約人家的我。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8會員
179內容數
分享生活中的美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