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這樣的2022年

2022/12/3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已經連續三年,即使在年末許下疫情快點退散的心願,但不僅沒有退散,還繼續變種。此時此刻都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許願疫情退散了。
2022年就好像複製了2020與2021,很少跟朋友聚餐,很少一起出遊,盡量避免長時間在密閉空間吃東西,如果回到台南會自我隔離三天,沒有症狀才回家照顧長輩。
戴著口罩,把公車跟捷運或高鐵的移動當成旅行。多數時候就是把自己關在家裡,看很多劇,當作去了遠方。
打了四劑疫苗,正在準備打第五劑。
偶爾因為喉嚨痛、或是骨頭痠、感覺好像發燒,但快篩過兩次都是一條線。
因為沒辦法三個禮拜都留在台北找中醫三九貼跟三伏貼,所以過敏都很嚴重。
常常一個月搭四次高鐵,五千多塊錢就插翅膀飛了。
偶爾會出現一整天甚麼都不想做的狀態。可是又很珍惜這種甚麼都做不了的狀態。
23樓的窗戶很難清洗,下大雨的時候才能用強力水柱順便清洗,否則樓下住戶會抗議,但是台南雨天的機率小,幾次大雨的時候又剛好不在台南。人生總是這樣。
是很吃力的一年,體力或心境上,都是。
常常早上醒來,要花一點時間,才想清楚在哪個房間。
沒甚麼開心的事情,開心的時候往往是無事過了一天,平平常常就好。
賺進來的錢,很快就又花出去了。不過覺得無所謂了,反正也存不了甚麼錢。
不太會羨慕別人做甚麼事情了。
2022年最後一天,看完今際之國闖關者2,覺得人類就跟Alice或是Usagi或是Aguri一樣,一直被迫加入闖關遊戲,否則生存護照就要過期了,過期了就會爆頭。那些打不死的討厭鬼就像拿著槍不斷掃射過來的大魔王,如果去了今際之國,還願不願意回到現實世界?回來之後如果發現還是那麼糟糕,那要不要留在今際之國當永久住民?我覺得一直闖關真的很累,我可能沒辦法像Alice那樣堅持到最後打槌球。
根本不用去參加甚麼人擠人的跨年晚會,時間到了,自然就跨過去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夢想,寫雜文是嘮叨,寫專欄是工作。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中文的勉強,有被迫妥協的意思。日文的勉強,則是學習。 過生活既有勉強也有學習,總之就是在這裡紀錄一些無用的黑色幽默,偶有牢騷,或光明與溫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