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人客來坐喔!談臺灣百年風月文化史」講座記錄摘要

2023/01/0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11月人人講堂】人客來坐喔!談臺灣百年風月文化
●日期:11/27(日)1400-1530
●地點:臺史博階梯教室
● 講者:蔡蕙頻
臺灣史重度愛好者,不講故事嘴巴會癢,現為國立臺灣圖書館編審兼臺灣學研究中心組長、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著有《不純情羅曼史:日治時期臺灣人的婚戀愛欲》、《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等書。
蔡蕙頻老師目前擔任臺灣圖書館編審兼臺灣學研究組長,對於臺灣常民文化,特別是日治時期,信手拈來就是精彩的故事。「我不講歷史,我講故事」是她在這場演講的開場白,而她也透過一則又一則的故事,揭開日治時期臺灣人民的人性與情慾。

蔣渭水也曾經開過酒家?

自清代以來,臺灣外銷的四大作物分別是:稻米、蔗糖、樟腦、茶葉。日治時期的大稻埕便是茶葉集散地,受到頻繁的商業活動,酒家或酒樓文化也逐漸興起,例如1921年創立的「江山樓」。但可別誤會,當時的酒家其實是高級的臺菜飯店,也是文人談論文藝與政治的場所。甚至連創立臺灣民眾黨的蔣渭水也在1920年接手經營「春風得意樓」,成為當時最大規模的酒樓。
提起大稻埕,相信許多人會想起2014年的同名電影《大稻埕》,背景就是1920年的臺北。海報設計則讓人想起郭雪湖的《南街殷賑》,描繪大稻埕與霞海城隍廟的熱鬧景象。電影裡,簡嫚書飾演的「阿蕊」是當時江山樓的藝旦。

從賣藝到賣身的女子

日治時期,酒家文化最極致的享受是:「登江山樓,吃臺灣菜,聽藝旦唱曲」。事實上,藝旦這個職業從清朝末年一直延續到戰後初期,這些女子是少數在當時能夠接受教育的族群,必須從小開始培養唱曲的能力,才能在酒樓唱曲陪觴。
但可別以為酒樓只在臺北!蔡蕙頻老師說,當時從北到南,甚至花東澎湖一帶都有酒樓。差別在於,中南部成為藝旦所付出的成本較低,臺北消費水準較高,因此臺北有許多藝旦會先到中南部的酒樓見習,這種習俗稱為「飲墨水」。
當然,酒家或酒樓裡並不只有藝旦。根據賣藝到賣身的程度,可分為藝旦、女給(酒促小姐)、酌婦(酒店小姐)、藝娼妓、娼妓等。其中,女給的出現帶給藝旦相當大的衝擊。她們的工作場所雖然是café,但並不是我們現在認定的咖啡廳,而是人民喝酒的地方。所以女給不需要彈奏樂器或唱歌,而是學會與客人調情,趁機推銷酒水。跟酒客來場風花雪月的虛擬戀愛,或許比純聽藝旦唱曲來得迷人。
受到女給威脅,藝旦的地位岌岌可危,因此藝旦也開始模仿女給文化,包括穿旗袍、燙頭髮、或從上海聘請髮型師或設計師幫忙化妝。

去哪裡尋花問柳

到日本旅遊卻不曉得該去哪個景點,可以到觀光案內所詢問。但看到「無料案內所」可就不能隨意進去,因為這是日本風俗店導覽場所。日治時期的臺灣也有這類地方,稱為「遊廓」或「花街」,意指特種營業區。
如今常聽到的「八大行業」,多少有點貶低的意味;但在日治時期的遊廓或花街,其實都是庶民生活的一部分。以臺南市來看,最著名非新町遊廓莫屬,位置大約是康樂街、大仁街、大智街一帶。對照臺灣百年歷史地圖來看,街上林立著貸座敷(妓院),包括高砂樓、朝鮮樓、桂花亭等等,店名透露經營者的國籍。

私娼氾濫的亂象

日治時期從南到北分布著貸座敷,這些都是經由官方管理並控制,這些管理機構稱為「檢番」,他們將貸座敷集中管理。除了收稅、管理娼妓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性病檢查。然而原本應該是良善的政策,卻可能造成私娼氾濫。
怎麼說呢?檢番透過性病檢查瞭解娼妓的健康狀況。雖然性病不會造成立即性的危害,但治療卻曠日廢時。一旦染上性病,娼妓不僅必須停業入院接受治療,並且也需要自己負擔醫療費用。若性病檢查未通過,便不發給鑑札(執照)。這對於原本經濟狀況就不樂觀的娼妓,無疑是雪上加霜,於是許多染病的娼妓選擇逃到其他地方。蔡蕙頻老師說,受到私娼氾濫影響的不僅是娼妓本人,有時候家庭主婦也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染上性病,傳播者是誰可想而知。

「何必從良?我本善良」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台灣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原本的臺式酒家(café)在1949年改稱為公共食堂,到1962年後又以女侍陪酒分為「酒家」或「飲食店」。另一方面,特種酒家改名為「妓女戶」,便一直沿用下去。
講座的最後一部分,蔡蕙頻老師提到「廢娼」的議題。以台北市為例,過去幾十年來,政府意圖推行廢除公娼制,並輔導娼妓轉業。然而,許多公娼只能從事勞力密集產業,也因此可能上當受騙,最後只能回到老本行,導致「私娼化」的興盛。
近年來全臺各地興起古蹟活化,將日式木造房屋改建成咖啡廳或展覽,例如臺北市青田街或齊東街,通常假日會吸引大批遊客。然而,也有並不是這麼受歡迎的古蹟,包括日治時期留下來的焚化爐或火葬場,以及位在台北歸綏街的「文萌樓」。
文萌樓的存廢爭議彰顯這塊土地對於公娼的汙名化,日日春關懷互助會也一直投入妓權運動,如今文萌樓成為臺北市的性產業發展史。白蘭曾經是一名公娼,她說:「何必從良?我本善良。」當社會大眾都希望公娼從良,卻忘記她們一肩扛起全家生活,她們原本就有一顆善良的心。

結語

蔡蕙頻老師相當關心女性議題,從日治時期的藝旦女給,到如今已廢除的公娼。一路發展以來,娼妓管理的源頭都是性病管理,政府並試圖從中收稅。然而,性產業的背後仍有許多值得討論的空間,包括妓院的保存,也期待更多民眾關心類似的議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貓奴、看起來像教機械科的英文講師
偶爾也出門採訪或擔任講座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