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於《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與《機動戰士鋼彈UC》的一些再考

2023/02/02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以下內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至第11集為止的截圖以及《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與《機動戰士鋼彈UC》的劇情透露。
※本文原發表於筆者巴哈姆特個人部落格,首次發表與文中所述發表時間為2013年1月7日。在方格子的版本中新增各段小標題。
,目錄
  1. 前言
  2. 有關於《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第二季的再評價
  3. 福井晴敏小說《機動戰士鋼彈UC》中對於女性主義的惡意敵視
  4. 「鋼彈就是薩克的男人的浪漫」論的狹隘

1. 前言

昨天看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1集「地球的魔女」後果然餘韻太強有些失眠,結果今天起來後滿腦子又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然後剛剛又忍不住再看了一些第11集中的經典片段。果然必須選在隔天可以晚起(因為各種關係,我的時間表和多數人稍微有些不同,今天是空的)的日子首次欣賞第11集材行。言歸正傳,昨天(其實是今天早上了)寫完《水星的魔女》第11集觀後感後有著想要寫一下我個人對於《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與《機動戰士鋼彈UC》的一些想法的動力。其實下面要寫的兩個分別對於兩部作品的想法已經存在於我腦中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寫出來。因此雖然說是「再考」,但其實是有好一段時間的想法了。不過相較於我過去曾發表過的兩部作品相關言論,確實是帶有再審視意義的「再考」。當然,以下會有《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與《機動戰士鋼彈UC》的劇情透露。雖然都已經完結很久了。
圖片來源:《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8集「他們採納的選擇」

2. 有關於《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的孤兒》第二季的再評價

《鐵血的孤兒》播出時我還滿熱衷的,雖然我一直無法對於主角三日月感到什麼好感。當年《鐵血的孤兒》還沒播到評價爆炸的部分前我曾經寫了一篇心得,不過後來就沒有繼續補了。今天就想稍微來談談對於結局的想法。
《鐵血的孤兒》結局負評如潮這點大家都知道了。本作最後四分之一的部分確實有問題,不過結局的大方向我是支持的。三日月和團長最後要不要死另當別論,鐵華團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最後必須解體的命運。不然,如果把「少年兵組成的傭兵公司」的結局描寫為榮華富貴的成功人生,那不只是「不鋼彈」,而根本是「反鋼彈」了。浪漫化少年兵、把那種只知道戰場(而且是很侷限性地只有戰術部分)、生活方式只有軍隊的被迫成為戰鬥道具的少年兵的人生不做悲劇描寫,而是最後讓他們靠傭兵事業出人頭地甚至成為火星之王的話,就會變成俗濫到不行又沒有任何深層意義的爽劇了。如果這麼做的話根本是比現在的《鐵血的孤兒》還要糟。當然,或許有人會喜歡。但是《鐵血的孤兒》至少從第一季後期就在暗示只知道戰場的鐵血團的未來只有悲劇了。
整個《鐵血的孤兒》結局的大方向沒什麼問題。用破滅魔劍剋鋼彈我個人並沒有什麼反感。雖然有人說導入破滅魔劍是「破壞人形兵器的存在意義」,但是對我來說就是「呃,或許沒錯。但是所以又怎樣?」。我並不認為破滅魔劍本身是什麼大問題。再說,《鐵血的孤兒》也不是在破滅魔劍登場後就沒有MS之間的對決畫面。
萊斯達爾.艾里昂會被討厭只是因為他不是和主角站在同一陣線。如果萊斯達爾和鐵華團站在同一戰線的話,那今天對他的評價就是「神隊友」了。當然,或許只是因為比起鐵華團,末日號角的那邊角色對我來說更有魅力。但總之我對於萊斯達爾.艾里昂毫無反感,甚至應該說是屬於有好感的角色。不只萊斯達爾,茱麗葉.朱里斯、蓋里歐・鮑德溫、凱爾妲.伊舒,這些末日號角陣營的人物對我來說比鐵華團的角色們更有魅力多了。對於公子哥伊歐古.庫贊,我個人也討厭不起來。當然整個末日號角組織是很有問題的。也不是說鐵華團那邊的角色就不討人喜歡。鐵華團的團員中也不乏充滿魅力的角色。只是對於主角三日月實在就是喜歡不起來。三日月不是毫無改變或成長,但是他直到最後都是讓人覺得他始終都是欠缺人性的戰鬥機器。我現在回想起來關於三日月「人性」的描寫,除了對於庫德莉亞、阿特拉、團長歐格.伊茲卡之間的相處之外(而且庫德莉亞在第二季退居次線),就只剩用近乎嘲笑的方式對待對手的戰鬥中描寫了。
相較起三日月,歐格和麥吉利斯.法里德反而感覺更像是主角。歐格和麥吉利斯都有自己的目標與慾望,然後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前進。但是三日月?感覺更像是背景人物。如果讓歐格和麥吉利斯取代三日月在劇中的地位,說不定會更有意思。
我知道似乎不少人對於三日月最後輸了鐵華團滅了忿忿不平。有關於鐵華團的部分我前面已經說了,鐵華團不得不滅。對於三日月最後打輸其實我也沒什麼反感。就算茱麗葉實力不如三日月又如何?就算是靠破滅魔劍贏又如何?又不是《銀河英雄傳說》中追求「毀滅美學」而要求和羅嚴塔爾旗艦決鬥被無視的帝國男爵。萊斯達爾的作法我反而覺得很漂亮。在地面上用MS部隊拖住鐵華團,然後在從軌道上用破滅魔劍直接狙擊重創鐵華團最後的戰力,最後再讓茱麗葉取獵魔鋼彈的首級拿到可以作為政治宣傳的片段。把茱麗葉塑造成英雄,讓茱麗葉可以成為真正為末日號角帶來改革的次世代末日號角領導人。相較起鐵華團和麥吉利斯派,萊斯達爾不只在戰術操作上更加優越(當然一方面也是阿麗安蘿德艦隊本來就有更多資源可以利用,但是實際戰鬥行為前的陣容整備本來也是戰鬥的一部分),還具有前者完全無法相比的戰略高度。明明有勝算高的手段不用反而執著於一對一決鬥或許可以滿足某些人心中的浪漫,但是作為指揮官明顯是失格的吧。再說一次,如果今天末日號角才是主角,茱麗葉和蓋里歐才是故事中最主要的角色的話,那今天世人對於萊斯達爾的評價就是「神隊友」而不是「卑鄙小人」了。
不過大家不喜歡《鐵血的孤兒》似乎主要不是因為三日月的關係。《鐵血的孤兒》最後四分之一真正出問題的部分也不是三日月。我前面說過《鐵血的孤兒》結局大方向沒問題,但在實際的演繹上、細節的處理上卻做得不好。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43集(第二季第18集)中麥吉利斯派發動政變,麥吉利斯成功奪取主魔鋼彈後就一副自己已經贏了的樣子。我當下覺得很疑惑,又不是長期控制整個末日號角總部,就算是鋼彈也不過是一架MS罷了,為什麼取得了主魔就好像已經贏了一樣。結果搶完之後才解說主魔鋼彈對於末日號角成員的意義。這個順序反了吧。應該要先對觀眾說明對於末日號角成員來說主魔鋼彈具有什麼意義、能夠驅動主魔鋼彈的人在組織中會有什麼地位,然後才去搶主魔鋼彈吧。這個敘事順序上的安排,我覺得應該算是《鐵血的孤兒》最後四分之一執行面出問題的一個象徵。
《鐵血的孤兒》為人詬病的一點是麥吉利斯在最後四分之一好像性格頗變。麥吉利斯在前四分之三給人的形象是工於心計,為了自己的目標可以不擇手段又心思縝密之人。可是在後四分之一,麥吉利斯以為憑一台主魔就可以推翻整個末日號角舊支配體制、面對本來在數量上佔優勢的阿麗安蘿德艦隊卻施展不出什麼前期麥吉利斯該有水平的戰術、逃到火星去整個意義不明等等做法似乎又讓人覺得最後四分之一的麥吉利斯似乎和前四分之三的麥吉利斯不是同一個人。不過,我當時就看到一個我讀完後滿贊同的評論。那個評論說麥吉利斯的本質其實一直都是很單純的人。我覺得這點說的沒錯。前面四分之三的麥吉利斯雖然工於心計,但其實他內心一直都是很單純地崇拜阿格尼・凱耶與主魔鋼彈以及「力量就是一切」的信仰。就對於阿格尼・凱耶、主魔鋼彈、力量的純粹崇拜上,麥吉利斯確實可以說是「很單純的人」。而且麥吉利斯內心的單純信仰其實從《鐵血的孤兒》故事一開始時就不斷強調了。那些不惜犧牲摯友的計謀,也只不過是為了達成他心中那單純的信念的手段罷了。這樣的話,確實可以理解麥吉利斯最在故事最後四分之一段落那看起來欠缺思考的行動。不過,這同時也代表麥吉利斯從一開始就注定會輸給萊斯達爾了。因為麥吉利斯實在太單純了。他真的以為只要有主魔鋼彈就可以推翻一切。
當然對於麥吉利斯或許得再描述的更加漂亮才行。麥吉利斯最後四分之一的行動會讓觀眾覺得突兀這點確實是事實,要說服觀眾或許得再多下些工夫才行。只是如果意識到麥吉利斯的本質其實是單純之人的話,再去看整部《鐵血的孤兒》就會覺得多少可以理解前四分之三的麥吉利斯和後四分之一的麥吉利斯的落差。
不過我覺得有關於麥吉利斯的描寫並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果然還是《鐵血的孤兒》最後四分之一便當實在發得太隨便。確實在戰場上生死瞬息萬變,像小說版初鋼那樣阿姆羅莫名其妙就死了的情況一點都不稀奇。只是,作為一部戲劇,除非要像是《西線無戰事》那樣讓觀眾體驗戰場的蠻橫毫無道理之死,不然如果安排一堆「突然就死掉」的角色死亡片段只會讓觀眾覺得宛如某些沒有伏筆就在硬反轉還以為給讀者大驚喜的低劣反轉筆法小說一樣(真正優秀的反轉必須讓讀者在驚訝的同時又感到有合理性,而不是只有驚訝)。《鐵血的孤兒》最後就犯了這個錯。《鐵血的孤兒》感覺有一個「在完結前必須死的角色列表」,然後到最後四分之一時才發現進度做不完,最後只好趕進度,然後又做得不漂亮。比如說著名的團長之死就是這樣。實際看完後觀眾當然可以想像在那個時空背景下團長被偷襲一點都不奇怪,但在看得當下只會覺得莫名其妙,根本為死而死。最後伊歐古的死也是。感覺就是寫到最後才發現「咦?原來伊歐古也在死亡名單中喔?」然後就在緊湊的最後決戰中隨便安排給他死掉。老實說我個人對於「伊歐古之死」遠比「團長之死」更加反感。「團長之死」雖然像是突然硬插進來的片段,但至少中槍後的描寫、那個已經變成梗的「不要停下來啊」的片段還做得不差;但是「伊歐古之死」就超級隨便。雖然伊歐格是搞笑角色,但讓伊歐格最後死得跟笑話一樣的描述方式還是讓我感到頗反感。
喜歡或討厭一部作品的原因當然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個人認為做得好的點在別人眼中反而有可能是大缺點。我知道不少人是因為鐵華團的滅亡和三日月的戰敗而對於《鐵血的孤兒》給予低評價,但至少對我而言,鐵華團的滅亡和三日月的戰敗都不是問題。反而如果最後不讓鐵華團滅亡我才會給予更低的評價呢。《鐵血的孤兒》最後四分之一確實是有嚴重的問題與缺點,但至少就我個人而言,我是覺得整體而言《鐵血的孤兒》真的沒有糟糕到那種程度。

3. 福井晴敏小說《機動戰士鋼彈UC》中對於女性主義的惡意敵視

接下來談《機動戰士鋼彈UC》。我大學時對於《機動戰士鋼彈UC》給予超高評價,還寫了一些文章。比如說以下幾篇:
我當時對於《機動戰士鋼彈UC》給予很高的評價,但我後來就發現這又是「太過年輕所犯下的錯誤」了。當年的我對於《機動戰士鋼彈UC》有些過度評價了。雖然後來我內心中調整了對於這部作品的評價,但是似乎一直沒有在公開場合談過。今天趁此機會提出一點我認為《機動戰士鋼彈UC》這部作品裡存在的問題。
當年學識不足的時候沒有意識到,但後來隨著知識的增長也發覺到《機動戰士鋼彈UC》存在著一個令人皺起眉頭的元素。就是厭女(misogyny)。這點主要存在於對於瑪莎.畢斯特.卡拜因的描寫之中。瑪莎可謂故事中最大的壞人。如果只是單純把女性角色設定成壞人沒什麼問題,但問題是對於「瑪莎的壞」的描寫。
動畫版中對於瑪莉坦是如何被瑪莎「洗腦操控」的片段只有模糊化一筆帶過,但其實原著中有詳細的描寫,這部分寫在原作第6卷「在重力井底」第5章之中,台版的話是第198頁以下(原作小說6卷我手上只有當年買的台版,雖然是已經超過十年前出版的書了,不過剛剛一查才發現網路書店還買的到)。
在這段描述中,瑪莉坦先是陷入看到某個憤怒又悲傷少女的幻覺之中。這個少女說了下面這句台詞:
若說這就是所謂的世間,我就要憎恨全世界。我要用自己的一切,來改變男人們所創造的無聊世界.....!
(原著小說6卷台版199頁)
這個少女疑似就是年輕時的瑪莎。
接著,瑪莉坦再次陷入被男人侵犯的幻覺之中。在痛苦中.少女瑪莎對瑪莉塔說:
妳根本沒有必要忍耐。
去抵抗他們吧,將這些男人的脖子全部折斷。妳有這樣的力量。
有什麼關係呢?與其屈服在他們面前,妳還不如將自己毀掉。比起讓無聊的規矩束縛住,毀掉一切還更好。為了破壞男人們訂下的規矩,我想要的是力量。我要支配只懂鬥得頭破血流的男人,靠力量重建這個世界。我們有這種權利,而妳則有我要的力量,去戰鬥吧,去跟壓抑自己的人事物戰鬥、去跟從妳身上奪走『光』的世界戰鬥。讓摧殘生命的男人們,全部跪倒在孕育生命的女人面前。
(原著小說6卷台版200-201頁)
喔,少女瑪莎根本是少女革命!時隔多年再次重讀原著小說6卷中的這些台詞,差點產生在看《水星的魔女》的錯覺。可是在《機動戰士鋼彈UC》中,瑪莎可不是像是米奧琳涅或是蘇萊塔般的正面角色,而是壞到骨子裡的大惡人,而且比全裸男弗爾.伏朗托和馬瑟納斯議長還壞。
而且上面那些台詞,還是瑪莎用來「洗腦」瑪莉坦之用的。也就是說,故事中的瑪莎用打倒父權家父長體制的語言「誘騙」瑪莉坦脫離Master=「父愛」的懷抱加入邪惡的「女權鬥士」陣營。而且最後瑪莉坦「改邪歸正」的方式就是因為辛尼曼=父愛的聲聲呼喚,讓瑪莉坦能夠「覺醒」回到「父愛」的懷抱之中。實在又夠父權。
最後第6卷在「瑪莉坦的洗腦」的段落中還有這個描述。
像是從對方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望向手術室的臉孔浮現出自虐的笑容。在瑪莎的提議下,促進洗腦的催眠內容設定得與她相關。他人的精神正在侵蝕自己的精神--如果瑪莉坦是因為兩者間衝突,才出現如此劇烈的排斥反應,那瑪莎毫無疑問地是與瑪莉坦在進行戰鬥,或許還可以視為兩人賭上本身所有存在的較勁。亞伯特沒有勇氣甩頭離去,他又望向手術室裡頭的瑪莉坦。瑪莉坦的肉體就像以電力控制的人偶一樣,反覆出現痙攣,堅強直率的目光也逐漸失去光輝。那時為自己挺身而出的纖弱身體,即將變質為徒具外皮的另一個東西......。
(原著小說6卷台版205頁)
原本正直堅強的瑪莉坦是「享有父愛的爸爸的乖女兒」,但是被「女權鬥士」瑪莎用暴力洗腦篡奪精神,最後失去了「堅強直率的目光」,變成「女拳殭屍」了。這已經不是因為性別意識不足而缺乏自覺地寫出厭女文字這種程度的事情了,而是明明顯顯就是有意識地對於女性主義運動發射的強烈惡意。
我第一次讀《機動戰士鋼彈UC》小說時還是高中生(家裡的6卷還是2009年的初版一刷),當時年幼懵懂無知,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問題。但是隨著見識與知識的增長,後來的我當然可以看出作者福井晴敏對於女性主義的滿滿惡意了。瑪莎之所以那麼壞是因為瑪莎想要打倒現有的父權體制,瑪莎之所以壞是因為他是女權鬥士。真是太壞了福井晴敏,你是打算加入厭女表自戰士們的行列嗎?
雖然可能有些奇怪,但如果用《水星的魔女》來譬喻的話,如果讓福井晴敏來寫《水星的魔女》,大概反抗老爸與新自由主義反烏托邦的米奧琳涅是誘騙天真無邪的蘇萊塔進入「惡質反體制勢力」的「邪惡女權鬥士」,然後逼婚惡霸男a.k.a.第一集的古爾・杰特克才是正義的夥伴與可能性的象徵。最後逼婚惡霸男a.k.a.第一集的古爾・杰特克用「愛」攻破了「邪惡女權鬥士」米奧琳涅的內心圍牆讓米米「回歸正軌」;或是打爆邪惡BOSS米奧琳涅候「拯救」了「誤入歧途」的蘇萊塔。我自己都寫到都快要吐了。總之,用「真正的新人類」來隱蔽父權體制、否定對於父權家父長體制支配的挑戰之意義,只不過是把「真正的新人類」變成一種合理化現有支配關係的意識形態罷了,福井晴敏。
我這幾年幾乎都沒有再推薦過《機動戰士鋼彈UC》的一大原因就和作品中毫不掩飾的厭女主義有關。當年懵懂無知沒能發現問題,還覺得是「神作」。動畫相較之下淡化不少「瑪莎是女權鬥士大惡人!」的部分,我不知道是在改編動畫的過程中導演或劇本發現了原作中的問題而修改淡化,還是只是純粹時間不夠所以就把這段削掉(《機動戰士鋼彈UC》小說即使讀者事前對於宇宙世紀世界觀沒有基礎知識也可以讀下去,但動畫版在配合尺度調整上變成沒有基礎知識可能會看的一頭霧水)。但對於女性主義滿滿的惡意實在是《機動戰士鋼彈UC》--至少是對於原作小說而言--的一大污點。當然在某些人眼中不是「汙點」。尤其這幾年各國母豬教徒透過網路日益猖狂,他們說不定還會認為這是因為有這部分的安排描寫所以才是「神作」。唉。

4. 「鋼彈就是薩克的男人的浪漫」論的狹隘

最後在趁這個機會反駁一下所謂的「鋼彈就是薩克的男人的浪漫」論。前幾天在看別的東西的討論時,無意間看到有人批評《水星的魔女》的理由是「搞百合太媚俗了,鋼彈應該就是駕駛薩克的男人的浪漫」才對。
作為一部在星期天下午五點這種黃金時段播出的動畫,一定程度上當然不會太過於反大眾。但是所謂的「搞百合」是否是「媚俗」我倒是要抱以疑問眼神。確實所謂「百合」番有一定的愛好者市場,但是即使不提大河內一樓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在少女革命這點,就我所知,多數百合番並沒有那種非常明確的同性愛描寫吧?反而是很多是描寫成「令人覺得彼此之間有戀愛情感的友情描寫」的方式比較多吧?老一點的比如說《K-ON》,新一點的比如說《Lycoris Recoil》。而且從播出時間帶設定在深夜就可以知道,《K-ON》和《Lycoris Recoil》都是以動畫愛好者或說是宅圈為目標收視群的作品。但是鋼彈系列可不同。像是《水星的魔女》這種在黃金時段播出的作品,其一開始設定的目標收視群是包括宅圈以外的人的。和台灣一樣,日本社會雖然越來越多人支持婚姻平權,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對於同性戀者抱持歧視。日本有越來越多地方自治體開放讓同性戀者可以登記為伴侶,但是在國家層級的立法卻遙遙無期。自由民主黨能夠在國會佔有那麼多席次確實是和選區設計上一開始就對於自民黨有利這一點有關(自民黨議員的得票數總和在總得票數中所佔的比例是低於自民黨在國會中的席次比例的),但是在國家層級的民事結合立法一直推不動,確實多少也反映了社會的狀況。我國能有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也是因為有大法官解釋。如果從頭到尾只靠國會立法,我看搞不好直到今天台灣也沒有允許同性間民事結合的法律。換言之,以面對大眾的作品而言,正面溶入同性戀元素的《水星的魔女》根本就是一種「突破」。當然這也和時代的變化有關(《鐵血的孤兒》時只能非常隱晦地描寫同性愛元素),但即使如此也是一種「突破」。
回到「鋼彈就該是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論這點上。當然作品的解讀人各有異,有時只是切入角度的問題,根本無關所謂「對錯」。每個人喜歡的點也不一樣,即使覺得自己的喜好比較有品味,也很難說別人不同於自己的喜好是「錯的」吧?頂多只能說「我覺得比較沒品味而已」。雖然這句話就夠挑釁了。
可是,如果單純從鋼彈系列的動畫作品來看,可以說「鋼彈就該是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這個趨勢嗎?我覺得無法。不論漫畫作品或是小說,至少在動畫作品中,大多數的鋼彈作品都是將聚焦於「被捲入戰爭之中的少年的旅程與在旅程中的成長」。而且主角少年們大多是駕駛鋼彈,而不是把單眼系量產機當成常態座機。《機動戰士鋼彈0080 口袋裡的戰爭》中的巴尼確實是駕駛薩克又接近主角格的角色,但是說劇中的巴尼所體現的是「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嗯嗯嗯我只能說至少我完全不會做這樣的解讀。《機動戰士鋼彈0083 星塵回憶錄》中愛國主義衝腦的卡多可是比巴尼更接近「男人的浪漫」的角色了,但是劇中卡多大多時候都是駕駛One Of機,這不算是「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吧。而且說卡多是大叔卡多大概會生氣。
談到符合「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的角色,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初代中的蘭巴.拉爾,雖然「古夫和薩克可是不一樣的!」。但是蘭巴.拉爾確實是最符合「有著一點滄桑和啤酒肚的軍人大叔,體現出中年男人嚮往的形象,駕駛著量產機稅氣挑戰駕駛鋼彈的少年主角」的角色了。可是,以初代鋼彈這部作品來說,蘭巴.拉爾的存在目的是要讓主角少年阿姆羅成長,而不是反客為主自己變成主角。蘭巴.拉爾在故事中更多是為了服務阿姆羅而存在的。
初代鋼彈的蘭巴.拉爾、《機動戰士鋼彈 第08MS小隊》的諾利斯.帕卡多、《機動戰士鋼彈SEED》中的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機動戰士鋼彈00》中的謝爾蓋.斯米爾諾夫,他們都是充滿魅力的大叔角色,但是他們是故事中的主角嗎?不是。「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頂多只是機動戰士鋼彈系列中的其中一個元素罷了,又說這個元素是最重要、不可或缺的?恐怕很難這麼說。當然或許有人看鋼彈就是為了看「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不過如果要滿足這個需求或比起看動畫或許不如直接看漫畫會更能滿足心中的需求。 虎哉孝征的《機動戰士鋼彈MSV-R 虹霓的真.松永》應該還滿符合「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雖然本作中對於蘭巴.拉爾的呈現方式我不是很喜歡。我比較喜歡安彥良和《機動戰士鋼彈THE ORIGIN》中處理蘭巴.拉爾的方式。Ark Performance的《機動戰士鋼彈MSV-R 強尼.萊汀的歸來》我不知道算不算,畢竟對一些人來說主角大概太美型了,不夠大叔帥。同作者的《機動戰士鋼彈 基連暗殺計劃》也有符合「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部分,不過雖說佔有不少篇幅,但是不是主軸。順帶一提我個人很推《基連暗殺計劃》,作為一部政治陰謀劇實在很好看。Ark Performance的《機動戰士鋼彈 光輝的阿.巴瓦.空》也很不錯。我是認為《基連暗殺計劃》和《光輝的阿.巴瓦.空》比相對王道許多的大長篇《強尼.萊汀的歸來》更有意思。
扯遠了。總之我想說的是,以整體的傾向而言,「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從來就不是鋼彈系列的主軸。它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元素,或許有人特別喜歡,但它並不是鋼彈系列中最主要的元素。沒有「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甚至是反「開著薩克的男人的浪漫」的《水星的魔女》確實並不是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最適合自己喜好的鋼彈(本來就不須如此),但至少對我而言對於過往的鋼彈系列做出挑戰與突破的《水星的魔女》是和同樣挑戰既有鋼彈系列的《機動戰士鋼彈00》並列的最喜愛鋼彈作品。
Sakomizu
Sakomizu
不務正業的憲法學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