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察理斯的酒莊

2023/03/19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曾經,是在你和我之間,
  或許,此間漂流在山一邊,
  假借又或許,曾經是不在,
  是故事,是一首黑面曲。
  在歌聲裡,我們來到這裡,
  一見鍾情,是大自然的奧秘!
  不是故事,是傳說?
  手畫一個「8」,
  中間連上一條線,
  這是一個結,雙結,雙口結。    我們來到這裡。

  這該應聲嗎?沒有迴音。
「這個地方在地圖上還有嗎?」妹妹麥西說。「妳先擔心妳媽媽啦!姊姊維納斯對著妹妹麥西說話!「疑?為什麼呢?」妹妹麥西接著又問姊姊維納斯。「妳媽媽穿著紅色洋裝站在懸崖海岸邊拍照,洋裝裙子飛得那麼高!不用擔心嗎?」姊姊維納斯說著。妹妹麥西一轉頭看向海邊,大叫:「媽媽您快點進來啦!」媽媽露西真的好像是快要掉下去了一樣!臨空的海岸,像是橫放翻形漏斗,女王頭,海底龍捲風造成的自然反應狀態。

  你和我說過的一見鍾情,
  是橡膠和保鮮盒的故事,
  法國,這是在法國嗎?
  未完待續......,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要放過來一點,這個,要再放過去一點,好的,可以,先這樣子,謝謝!」男子察理斯正在和搬運工人在協調中。「不要以為我是一個小男孩。」男子察理斯說著。「那你是什麼?」小麥西聽著問察理斯。小麥西今天穿著綠色花椰菜造型緞面蓬蓬裙洋裝。「我是妳。」察理斯小聲地回答小麥西,小麥西聽見大嚇了一跳,大叫:「啊!你別嚇我!」,「我今天是穿白色襪子和黑皮鞋,像是沒有腳。」小麥西不甘示弱地對著察理斯說。察理斯聽見小麥西,察理斯也自顧自地説:「我今天是穿黑色襪子,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剛好和妳很像。」小麥西聽完了察理斯說的話轉頭就要走了,小麥西對察理斯落下一句話:「我不想理你了!」小麥西轉頭,賭氣、頭也不回地轉身走離開。這裡,有雨,在伊比利山脈,卻聽不見下雨聲。

  波光瀲灩,「白桶、紅桶和那個擺在那邊。」麥西看著橡木桶指揮著。「請問是哪個擺在那邊?」蕾絲說話。「黑色的擺在旁邊。」麥西回過神來對著蕾絲說話。「假如有一種味道叫你我之間,那我帶著光。妳好,麥西,我的名字叫做光蕾絲,我是一位指揮家,是香氣的介紹者。」光蕾絲向麥西介紹著自己。「我有帶著劍,妳好,光蕾絲,我是麥西。」麥西和光蕾絲對話聊天著。「領隊,請問你們有領隊嗎?」麥西問起光蕾絲一個問題,「領隊,我就是在領隊,麥西。」光蕾絲有自信地在回答著麥西的問題。光行走的路線?是「怎麼」樣子的嗎?對,是條條大道通羅馬。「請問光蕾絲那領隊是什麼顏色的?光蕾絲妳有看過嗎?」麥西期待地等著光蕾絲的回答。「有的,是精靈的顏色。光蕾絲含蓄地回答著麥西的問題。光蕾絲心想:「真的是麥西太好奇了,光蕾絲覺得小麥西很可愛!」枕間,光蕾絲酒廐旁的房間,今天也整理的差不多了,麥西突然就對著光蕾絲說:「今天妳陪我打掃了一整天,打掃好了,不好意思,那我就先離開了。」「好的,麥西,晚安,我們明天見。」光蕾絲很客氣地對麥西說再見,外頭月亮拉起了窗簾說晚安,百葉窗是拉起放下。今天光蕾絲是穿著香氣指揮家的服裝,是灰色的麻絲玳,亂型編織法,是穿著頂級顧酒師的高手-雲集服;剛好麥西今天偏偏是穿著綠色的緞面洋裝,和光蕾絲的麻絲玳專業服站在一起,顏色配起來剛好是一種世界上最毒的蜘蛛,殘暴雷型蜘蛛!

  「遊走邊際不設防,這是愛情的味道嗎?小麥西對著爸爸阿里斯發問,我們正坐在客廳聊天,晚餐間時刻。「夢醒時分嗎?」爸爸阿里斯小心謹慎地回答著小麥西,「還是妳再去問問厲害阿伯呢?」爸爸阿里斯接著又對小麥西說。走兩步,小麥西帶著些許的疑惑走靠近厲害阿伯,又重複再說一次問題:「遊走邊際是愛情的味道嗎?」厲害阿伯聽見小麥西的問題,馬上就回答小麥西說:「麥西,妳這是在講雷型蜘蛛嗎?小麥西手裡拿著一本泛黃的書籍-黃籍書刊-生命起源,小麥西喜歡裡面的一首詩,是傳頌的一首歌謠,歌詞是繞來繞去的:「天翻地覆,萬劍穿芯,讒說是天荒地老,不只是海枯石爛。」這是一個故事的開頭,還是結尾呢?還是只是一個傳說?

  聽說遇見愛情,雷型蜘蛛的身體會分崩離析。「厲害阿伯,我跟您說,我今天遇見香氣指揮家光蕾絲,光蕾絲她跟我說橡木桶飄出的領隊熟香是精靈的顏色。」小麥西慢慢地在跟厲害阿伯和爸爸阿里斯分析分享著今天的事情,我們晚餐一邊吃著烤香腸。大家在客廳,小麥西坐在暗紅色圓型馬編織圖騰的地毯上,厲害阿伯和爸爸阿里斯坐在漆銅色邊的椅子上,「那麥西妳覺得呢?」厲害阿伯也問著小麥西。小麥西回答厲害阿伯說著;「我研究過陽光和酒之間的關係,答案是橡目桶。像是六格黃色木框窗戶,在陽光底下,左上角的是黑色玻璃窗,下面是紅色兼黃色斜角相間的玻璃,中間下來是透明玻璃,右邊三格玻璃窗是珠形彩色玻璃窗戶。我研究過陽光和酒之間的關係,不過今天光蕾絲指揮家跟我說起領隊熟香是精靈的顏色。精靈是粉紅色加上藍色,是驚喜、開心的顏色。」厲害阿伯和爸爸阿里斯正翻著報紙在看報紙,厲害阿伯聽完突然轉頭看向爸爸阿里斯問著:「這可能是基因的問題嗎?」「這可能是順序1、2、3、4、5、6、8的問題吧,質數的問題。」爸爸阿里斯回答聊著厲害阿伯的問題,小麥西坐在一旁聽著長輩的談話內容,總是津津樂道。厲害阿伯接著又講:「那麼7呢?」爸爸阿里斯說:「飛翅隱性基因,可能是因為雷型蜘蛛是黑色的關係吧,格7,是黑色的。麥西,這是雷型蜘蛛的基因排列組合,沒有疑問了吧!」我們吃著香腸盤佐蘆筍汁。「是的,沒有疑問了。」小麥西開心地回答爸爸阿里斯。右邊窗戶中間的玻璃窗和左邊中間的玻璃窗戶之間的協印相間,也總是這樣子的,隔音效果才會比較好。

  恰似我在相輔相承中,
  妳在自顧自美麗,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一回。      事?
  你說你有看見我,
  我說我流連在空氣中擦身而          過。
  拂香,輕輕飄過,
  亦或是流連?
  請妳告訴我。

  「我感覺我今天好像是長大了!」妹妹麥西對著姊姊維納斯說話,姊姊維納斯今天是紅色的帶捲短髮。妹妹麥西對著姊姊維納斯說:「我是吃基因長大的。」姊姊維納斯無奈地看向妹妹,對著妹妹麥西説:「妳是吃綠色可檸檬皮壓克力蛋糕長大的啦!」妹妹麥西好笑地回應姊姊維納斯說著:「我現在長大一點了,聽得懂姊姊維納斯妳在告訴我什麼了!妳是在說我是喝奶長大的嗎?妹妹麥西接著又正經的對著姊姊維娜斯說:「妳是帶工具長大的,一日一無處!每天都有妳的影子。」姊姊維納斯聽到妹妹麥西說的話,差點沒暈倒!

  「奶香,是角度的問題!那個酒桶,白色橡目桶擺在3號中間,幫我標記黃色,綿羊擺在前面,綠色橡目桶擺在1號左手邊,幫忙我寫上白色綠桶,烏龜擺在前面;再來右手邊2號黑桶,是傳家黑橡目桶擺在右邊過去一點的地方,剛好是兩個人走得過去的距離,傳家黑橡目桶幫我標註是白桶和日期,然後前面擺上一根大樹木,牽著一隻狗。」今天麥西很認真地在穀倉擺設釀酒桶,指揮著搬桶工人,麥西很仔細地在和搬運工人們溝通,今天大家忙了好一陣子!「辛苦你們大家了!今天大功告成了!」麥西感謝著前來幫忙搬運的工人,這裡的搬運工人衣著的工作服是穿得跟水電瑪琍兄弟一樣。接下來就是等待播雲見日,花開時節,靜電的到來,這是靜電的由來,霞飛道的傳奇。

  前面那棟黑色的「橡皮漆疏屋」是我們休息吃飯的地方。「天天你問我在哪裡?我都說我不知道。」今天察理斯又喝多了在唱著歌。「看著察理斯他今天拿著圓瓶子胖胖酒杯,我就知道察理斯他今天一定又會喝醉了!」小小的麥西鼓著臉頰嘟著紅潤的小嘴巴講話。媽媽露西對著小麥西說著:「酒氣的空間還有很多嘛!」「麥西,是該回家休息了!」媽媽露西催促著小麥西說道。

  結果這樣,
  你說你好,我說我等一下。
  我是一個向光的使者,
  載著綠色的面具,
  只怪我陶醉在其中,......,
  陽光,
  我和陽光在談戀愛。

  「假如看到它走到這裡,麻煩幫我把們打開60度斜角。」麥西在交待光蕾絲,要麻煩光蕾絲幫忙照顧麥西的酒桶,這是一項艱難的任務,而光蕾絲是這裡穀倉內的總指揮。一大清早來到穀倉屋裡,麥西進門會先看看灑下來的陽光,鵝黃色的陽光混合著粉紅色酒氣的香味,然後麥西再巡視看看雷型蜘蛛來了嗎?牽線的時鐘,好像是在講雷型蜘蛛。「立竿見影,像是陽光插在橡木桶,雷型蜘蛛在走。我是在看著這個時間,來調整我開桶門的角度。」麥西翹著小嘴巴專注地自顧自地講著。左手邊1號白桶是帶起司味道的紅酒,筆記,光蕾絲寫下漂亮的筆記,邊是點頭答應麥西的問題。接著麥西走過來會看看綿羊乖不乖、「顧立小狗」吃飽了沒有,顧著黑桶的小狗是牽羊狗,平常吃的是木塊香菇頭和死掉後脫掉外衣的雷型蜘蛛,牽羊狗總是會原地打轉,綿羊會乖乖坐著,那雲朵是矗立在藍天的。

  如果時間太慢,我們不急,
  等待的是白色流水經過我們,      如此而已。

  「調光,我們需要調光,綿羊怕冷,酒桶怕熱。」入夜後,穀倉內是冷色調的,深夜,麥西和光蕾絲繼續聊著在交待。中間3號酒桶是在冷色調空氣中飄出來的酒氣,是白色的,是千辛萬苦釀出來的酒,是自帶奶香味的紅、白酒都有。

  不要再問我從哪裡來?
  我是從你媽媽手中接過來的。

   「木質調的紅酒,是最適合喝的紅酒,我怕酸,不能攪拌,如果有需要,門打開一下就可以了。」早晨,麥西和光蕾絲。「這是傳家的黑木桶,貼上了黃色標記。」這代表是一年又走過去了!一問一答中,麥西和光蕾絲聊著。「這是橡目桶和保鮮盒的戀愛。」麥西又是說著,光蕾絲看著小小的麥西笑了,此時,光蕾絲正值光漾青春。

  打開門簾,光蕾絲走出穀倉外的戶外草地上,光蕾絲看見麥西蹲在草地上手拿著東西,一瞬間的,光蕾絲走近麥西,問著麥西說:「這是什麼?」「這是薑,人口薑,這是種植在軟泥草地的薑。」麥西回答著光蕾絲,麥西一邊拿高手上的薑給光蕾絲看,然後麥西拿了一些曬過太陽的薑,和光蕾絲一起步走回穀倉,緩步,輕拍,麥西摸摸薑上面乾掉的泥土,再把手上沾著的薄薄乾土,輕輕地撒些在橡木桶上面,光蕾絲看到麥西使手植叢,光蕾絲也跟著麥西一起,依序三、五、七、八堆疊整齊做完成。「輕輕揮灑青春,這是封印。」麥西對著光蕾絲甜甜地笑著說著,談笑苦盡甘來。這個步驟是封印,能走到種植香料這一步,不容易!橡木桶是橡樹做的,橡木桶外面的桶面像是有毛細孔般,橡木桶內的是目植科,橡木桶桶內該是平滑還是粗糙?指說是春秋與共,要看春酒如何揮發!山間裡,伊比利山間我把十二星座的天使的盒子就放在這裡,麥西手作薑天使。

  當你是平滑的,
  我輕輕帶過,平滑如你,
  當你粗糙時,
  我將輕輕撫摸,游絲你的粗          糙,
  柔絲,這將會是,
  將會,是傳家之寶。

  「這個將會是非常不容易!賣掉一桶黑桶紅酒才取出來的柔絲蜜汁桃紅,我們把它裝在保鮮盒子裡。」釀酒師白袖等級的麥西捲起衣袖說話,麥西和光蕾絲正在流汗努力地幹活中。「你知道嗎?白蘭地酒是怎麼做出來的嗎?是橡膠和保鮮盒的故事。是一種歌頌式的愛情故事嗎?是的。」麥西在忙裡偷閒和光蕾絲講著話,光蕾絲聽完燦爛地笑了,這時光蕾絲也對著麥西說:「我要結婚了。」小小的麥西雖然不懂結婚也知道說著祝賀:「恭禧!」拱酒不容易,哄酒也不簡單,光是歲月,......需要歲月累積。

  年年昭昭,日日夜夜!
  流水與年華之間,時間而已,
  輕忽渺渺,
  渺渺只是在你我之間,精靈所      在。
  流沙不只是流沙,是柔絲,
  我是你,你也不只是我,
  魔力紅色。
  貪杯是我給你的時間,
  飲酒切記勿過量,
  你是我的好朋友,
  飲酒歡騰,舉杯慶祝!
  察理斯是我麥西的好朋友,
  白蘭地之歌。

  青天,雲朵----。
「配酒,我們拿來配酒!」厲害阿伯說話,我們在中庭舉辦一場宴會,熱熱鬧鬧的,氣球掛滿天!香腸,這是用台式腸米做的,包著七分葷米八分素的內餡,愛著乾淨,內餡的追求十分講究,製作過程十分繁複!晶亮眼神,微心照顧,徹夜未眠,烘烤香腸不能休息,搬弄炭火的反覆動作,只有見月亮高照,不知明日幾時有?這是香烤香腸,送禮的高級禮盒,是一種配香,讓人也想到咖啡,和倒出來的咖啡香,香氣走味不約而同。只似見鐵件屋裡,白河親海,不知石爛,炎炎夏季熱火,滿是一屋子鐵件香味,像糙米漿香味。

  聽見過一首媽媽的搖籃曲嗎?「麥西,妳今天試酒了嗎?」媽媽露西在遙遠的那頭喊著小麥西。「媽媽,我打算做一款粉紅色的酒。」小麥西抬著頭仰望星空和媽媽露西說著話,「媽媽,您知道月亮和太陽同時出現的地方嗎?」小麥西說著。海闊天空的地方正在尋找......。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睛光閃閃
睛光閃閃
睛光閃閃!喜歡物理、哲學和外太空,用來做為寫作的靈感發想,希望您會喜歡我,會持續用自己獨特的氣質寫出各類型的文章。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