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我們現在就在接吻,多好?|《Tinder冒險記》

2023/03/25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給你看看~ 這裡景色超美!」

我傳了一張山湖水景的優美照片給 I 。
「天啊,」I 回道,「妳應該把我塞進行李箱,帶我一起去的!」
2021年的 9 月初,正值天氣舒服、適合出遊的陽光初秋,我和家人正在外縣市出遊,但不時也會和 Tinder 上的朋友們聊天,其中一個便是在 8 月份配對到的 I 。
文章回顧:〈 我的2021年 Tinder ?場約會紀錄
漫步在這個知名湖邊,因為是旅遊旺季,所以我不但可以欣賞風景,也可以欣賞許多有趣的人在旅遊做一些或可愛、或奇妙、或愚蠢的事情。比如說,有些男孩隨意的在湖邊喝酒嬉鬧,脫去上衣跳入湖裡,再被警衛嚴厲勸說離開湖水;又比如說,有些女孩為了拍網美照,身穿細高跟鞋正走在我們這個有點陡峭的登山路上。
嗯,我可以理解想要登頂拍美照,但沒有想到可以先穿運動鞋爬山,爬上山再換上美麗的鞋子嗎?我回頭看看來時路,嗯...下山不跌倒才奇怪呢。
「哇,有人正在拍婚紗照」看到一對新人在湖畔的豪華飯店前拍照,我又傳了一張照片給 I。
天氣正好,湖水、天空都是清澈的藍,配上美麗的雪白婚紗,蓬鬆的紗質裙擺在風中搖曳,他們的婚紗照片,肯定會很好看的。真好,看了心情也很好。
「這裡真的是一個超浪漫的景點。」 I 回道。 I 之前也有跟我說過,他有來過這個湖邊的大飯店參加過一場工作活動,不過那時是冬天,不同的美麗,那時湖面結冰、山坡一片雪白。
「是呀。」我回道。
「想像我們現在就在這裡接吻,多好?」 I 這麼說,我忍不住有點害羞得在手機前微笑起來。
接吻這個話題,不斷不斷的在我心中累積著與 I 見面的期待。
此刻的我們還不知道,彼此怎麼會如此深入地走入彼此的生活之中。 我不知道 I 還記得嗎?關於我們在 Tinder 相遇的接吻測驗。
source: unsplash.

第一句話請回:Potato

回到一開始在 Tinder 上滑到 I 的場景。理所當然的,大家左右滑動的第一依據就是照片,再來就是再仔細看這個人的名字、年齡,再來就是打開來看完整的自我介紹文字。
我相信有很多人是沒有自介就滑 LIKE 的,但我就是那種會反覆讀自我介紹再評估要不要右滑的人。 I 的自我介紹打了不少,大部分內容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最後一句是說,「如果你有仔細看我的自我介紹,當我們 Match 配對成功之後,開頭第一句話請回:Potato」
看來是一個很好的篩選過濾機制呢,可以知道對方有沒有讀過自己的介紹;這樣是不是一種可以推測對方個性、推測對方是否謹慎的人的方法呢?看到這句,我真的有認真想要不要學起來哈哈,但又覺得,「要求」一個陌生人聽我的指示來回話,好像又不是我的風格。
有點說不上來,就是覺得要在保護自己,跟對人親切友好之間,抓到一個平衡。但不管怎麼做,當然就是希望吸引到跟自己合得來的人就是了。
我看著他的捲髮和笑臉,嗯,好呀,Potato。
過了一陣子後,I 回道:「呀!太好了,妳有讀我的介紹。」
我應該是很好奇有多少人會有認真回他 Potato 的,我忘記我有沒有問了,因為後來話題就帶偏了。

妳是接吻高手嗎?

我和 I 在 Tinder 上聊天,一開始 I 就先問我,在這裡是想找什麼樣的關係。
「Just something casual.」我回道,「我沒有在找男朋友。」
「嗯,很好,」 I 回,「我也沒有在找女朋友。」
他繼續回道:
「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先了解清楚彼此想找什麼關係,才不會發生誰讓誰失望的事情。」
我覺得這樣蠻誠懇的,而且也是逐漸建立信任的開始吧,畢竟你也不知道會在網路上遇到什麼怪人。 I 的這樣的態度,也讓我在 Tinder 的初學者體驗上,得到很好的開始,尊重不同人的不同選擇,也建立了一個「越早確認彼此的需求越好」的一種心態,也很感謝遇到的人可以這樣誠實與成熟的尊重我。
聊著聊著講著各自的一些生長背景,因為文化的不同所以彼此都好奇想了解。主要也圍繞在約會,因為他說對於不同文化的約會習慣感興趣。
「妳是接吻高手嗎?」
蛤?這麼突然?這要怎麼回呀,哈哈。
「我也不知道耶,」我邊想邊回著,「也沒有人跟我說過我算是不是接吻吻得很好。」
「哦,那麼,我可以教妳呀。」
「好啊,」我笑著回著訊息,「我需要知道我的接吻程度如何。」
「好的沒問題,當我們見面時,我會給妳一個接吻測驗。」
「好的老師。」
一來一回的俏皮調情,我們對於彼此都有一定的好感,所以就決定交換至 WhatsApp 上面聊,進一步來約見面的事情。
一加了 WhatsApp 後,他要求我要傳一張自拍照,還要比數字三,以確認這是我本人(與 Tinder 上的製片相符合)。繼 Potato 之後遇到的第二個要求。
他自己先傳了一張自拍過來,「像這樣。」
於是我也傳了我的照片過去。
「很好,小可愛。」他這麼回我。
後來斷斷續續聊著天,他問我:
「以前有約會過嗎?」
「以前有個交往4年的男友。」
「我也是,交往了4年女朋友,然後前幾年分手了。」
「噢,很抱歉。」
「沒事的,也過了一陣子了。」
「我會這麼說純粹是因為,4年也是很長的時間。」
畢竟我自己想起來,還是覺得蠻感慨的,也可能是因為距離我的分手,時間點也還是比他近些吧。
Oh I know how it is
But all things come to an end
It's about what we do with what we got
I 這樣回我,意料之外的安撫了我的內心的一些傷痕。是呀,有些事情就是會來到一個結尾,但只要在過去每一個當下,我們都做出對自己,不見得是最好,但是是當下自己最能力可及的決定,那樣就足夠了。
感情這件事情,對得起自己就足夠了。我是這樣覺得的。
後來我們沒有繼續這個關於前任的話題,然後約定了原本要在 8 月底見面的,但就在要見面的前幾天, I 傳訊息來說要改期。
「可以改下周嗎?」
其實我對於改期,內心有點小失望,尤其是偏偏就在約好的日子前。
「可是我下周要跟家人去 XX湖那裡旅遊,大概 1 周後才會回來。」
「噢天啊,那邊很漂亮,是我去過最浪漫的地方。」
於是我們又說好,等我旅遊回來再約見面的時間。
「妳會傳給我照片嗎?」 I 問我。
「好啊,我會傳出去玩的照片給你。」於是有了本文開頭的傳照片情境。
在那之後, I 也會跟我分享他和朋友去吃燒肉的照片,我也跟他分享我和家人吃吃火鍋的照片,幾乎每天都會傳訊息。
「等我回去之後,我們也一起去吃美食吧!」
「好呀,小可愛。」

妳有跟不是男友的人上過床嗎?

9月,在我從外縣市旅遊回來之後,我們終於約好了見面的日子。趁著天氣正好,我們約在 I 家附近的公園野餐,然後野餐完後可以至他的租屋處看電影。
「我們到時候會在我房間床上看電影,因為我們家的客廳沒有電視也沒有沙發。」I 是跟 4 位室友合租一間房子。
「好呀,沒問題。」我說。
聊了一些別的事情之後,他說:
「我想問妳一些問題,有點 personal,如果妳不想回答,可以不要回答。」
「嗯嗯,你問吧。」
「妳說過之前有交過男朋友對吧?」
「嗯嗯,對啊。」
「那有過性經驗嗎?妳目前是 sexually active 嗎?」
「我不是處女,但我也不是 sexually active。」
我自己對於 sexually active 性活躍的理解就是,有頻繁、規律的性行為。
「好的,謝謝妳跟我說,我只是很好奇這方面的文化差異。我會這樣問因為我之前也有跟亞洲女生約會過,感覺亞洲女生對性很保守。」
「對,我們通常不太談性事。」
「為什麼啊?」
嗯...這倒是很好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耶,就想你說的,這是蠻 personal 的事情。我跟我的朋友們都不太會聊彼此的床事,只有大概幾個特別熟的朋友才會聊到。」
「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冒犯妳。」
「沒事的,我只是想跟你說,我很少跟朋友聊這些。」
「那妳有跟不是男友的人上過床嗎?」
我想了一下該怎麼回答比較好,「我只有跟兩個 Tinder 約會的男生親熱過,但也只有如此。」
我想到 F' ,想到我邁出了自己從未想過的,會跟陌生人上床這件事情,還是覺得蠻奇妙的。不會覺得自己很糟,也想繼續嘗試 Tinder 約會,但同時也很感慨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
突然想到大學時期的自己,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長大了,可是現在回頭想想自己那時候好像還是很天真。還記得那天發現打工處的老闆在跟自己的員工偷情,瞬間覺得內心哪裡變質了,自己一直以來都那麼的信任、喜歡這些同事、老闆,怎麼現在看待他們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樣了。
長大就是這樣吧,跨了一個又一個意想不到的坎,然後理解了一些以前不理解的事情,每一年、每一瞬間的我都還是我,只是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決定性的瞬間,讓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
「跟不是男友的人親熱,我還是新手。」我這樣說道。
(I am still kinda new in making out with non-bf.)
「沒事的,哈哈,」 I 回道,「我可以教妳。」
「好啊哈哈哈,我找到老師了。」
「我想說這些是因為,我不是約妳來我床上看電影嗎?這種講法,嗯妳應該也知道,就是有點性暗示的意味在。」 I 又說道,「但不要擔心,我想讓妳知道,我不會在妳不允許的情況下對妳毛手毛腳。」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真的很衷心的感謝 I 能講這些話,一方面我們對於這次見面有一些共識,另一方面我也真的又感覺到他對我的尊重。
「沒事,而且對於性方面的事情,我沒有什麼忌諱,也有蠻多經驗,如果妳有什麼想問的、想聊的,都可以問我沒問題的。」
我覺得他的這些話都挺好的,我可能的確有蠻多好奇的事情,尤其是我畢竟很多方面不知道男生的想法或是感受是什麼,但那時也突然不知道該問什麼,所以話題並沒有繼續下去。

妳介意在公園裡接吻嗎?

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我們各自買了一些食物去野餐,他帶了三明治,我則是買了台灣的車輪餅,美食外交嘛哈哈哈,最喜歡第一次約會就去買珍珠奶茶或是車輪餅,不知道聊什麼我就聊台灣美食。在見面前幾天, I 還有特別問我有沒有不吃什麼,對什麼過敏,是一個準備蠻周到的人。
我們在公園裡先事散步了一會兒,這是我第一次來這個公園,感覺還蠻大的,穿過步道,有座小橋,我們過了小橋又再經過幾處草坪,這天是周末,有些人家在草坪處野餐,小朋友跑來跑去地玩耍。心情是放鬆又自在,很喜歡現在 9 月份不是太熱也不會太冷的天氣。
然後我們選了一棵樹下鋪好野餐墊開始吃東西聊天,又聊到對於不同國家的約會文化感到好奇。然後他跟我說他有看《雙層公寓》,一個日本約會配對的實境節目,6位男生女生會住在一棟美麗的宅子中,然後看看他們會發生什麼情愫。(我和 I 相遇的時候,《雙層公寓》已經停播,說來也是一個很感嘆的事情。)
「天啊,我也很喜歡《雙層公寓》!」我很高興可以有共同話題。藉由《雙層公寓》我們聊著約會觀,還有一些節目中發生的事情,聊著聊著, I 說道:
「妳介意在公園裡接吻嗎?」
「咦?」
「妳還記得我們的接吻測驗吧?」
「記得啊。」
「我想說,不知道妳介不介意在公眾場合接吻。」 I 瞇著眼睛笑,「我知道亞洲女生挺保守的啦,畢竟這附近也會有人散步經過,如果妳覺得不好意思也沒關係。」
我一開始可能沒想那麼多,反倒是他講完這番話,我真的感覺到不好意思了。
「呀,真的是挺不好意思的。」我害羞得說。

Like a Virgin

野餐完後,我們回到 I 的租屋處,推開門首先會看到放置鞋子的走廊,有點凌亂,地上也蠻多灰塵。右手邊是廚房,我跟 I 的兩個室友碰到面,打了招呼,I 在事前就有跟室友們說過今天會帶我來。
經過廚房之後,會看到樓梯,I 的室友們住 2 樓與 3 樓,I 則是住在地下室。穿過樓梯就是一樓的共用客廳,也是地上有點凌亂,然後有貓跳台,是 I 的室友養的兩隻貓咪常常休息的地方。
由於一樓和地下室沒有廁所,所以如果要用洗手間就得去樓上,這點倒是挺不方便的。
大致了解環境後,到了 I 的地下室。有點難想像住在地下室的感覺,但 I 布置的還算溫馨,房間內有一套電子鼓,一張雙人床,然後是衣櫃、電腦桌。我們躺在床上聊天,用平板回顧了幾集《雙層公寓》。
他的床好舒服, I 一手攬著我,一手輕拍我的頭,讓我感覺很自在,跟 I 在一起很有被照顧的感覺,他每次的接觸,都會先問過我的意願,確認我是同意、是舒服的。
「我們現在來做接吻測驗吧?」
「好啊。」
「如果妳不想也沒關係。」
「我想啊。」
I 一邊笑著一邊拍著我的頭,像是寵著一個小朋友,明明我們兩個年紀相仿。然後接著手抬起我的下巴,我們就這樣在床上接吻了。
「很不錯啊,」 I 說,「妳很會接吻。」
我害羞地微笑,「嗯...謝謝老師」
然後又是一吻,這次吻得更深、時間更長些。然後他的雙手也漸漸從我的頭部、臉部往下移。
「可以嗎?」I 遵守著他的話,都會先取得我的同意才會行動。
我點點頭,I 的雙手開始在我身上游移,我也輕輕攬著他的身體,兩人愈發的火熱起來,我也感覺到他的陰莖硬了。
「想要嗎?」I 見我的手已經在他的腰際,問我是否想碰他的弟弟。
我又點點頭,兩人都開始寬衣解帶,摸向彼此的私密處。
畢竟還是第二次真的要跟非男友的人發生關係,我覺得自己多少還是有點緊張吧。I 可能也有感覺到,所以一直都對我很溫柔。
「妳願意口交嗎?」I 詢問道。
「可以啊。」我邊回答,他邊領我至床邊,他站起,我蹲下。
「不過我先說,我不喜歡幫女生口交。」
「嗯,沒關係的。」我也沒有期待,但如果有的話我會覺得挺加分。
我先是用舌頭舔整根陰莖,嗯...有點味道,稍微皺了皺眉,我還是嘗試將其含入口中。「啊......」I 發出享受的聲音,受到聲音的鼓勵,我也更加賣力的吞吐。
?!
這時,I 雙手按住我的頭,然後開始掌握我的速度,用他的陰莖幹我的口腔。先是配著著他雙手按著我的速度,接著他挺入的更深,深到幾次我有點嘔的反應。
「還好嗎?」他先又是發出好幾聲享受的低吼,然後將那脹大的肉棒退出我的口。
「嗯...還好...」我喘著氣,一邊擦拭被幹著根本無法顧及的口水。
I 從他的電腦桌抽屜中拿出保險套,我們回到床上然後待他戴好套子之後,I 先是輕輕的吻了我一下,然後說,「妳確定可以嗎?」
「嗯。」這時的我已經充滿慾望,只想要他快點進來。
「哈啊......」進來了,我忍不住開始呻吟。
I 那微微上翹的肉棒在我的小穴中挺得我忍不住想將它夾得更緊, I 看我反應如此熱絡,也更興奮得抽插起來。
「啊...啊嗯...」我怕我叫得太大聲,正想稍微用手摀住自己的嘴,雙手卻被 I 按住。
「說妳是我的小母狗。」I 的唇貼向我的耳邊低語道。
「....嗯?...哈啊...啊...」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說妳是我的小母狗。」他再次說道,一邊用力的插我,一邊溫柔又諂媚。
「...我是你的小母狗...」
「...啊...很好...」I 也發出呻吟,然後滿意的道。
接著我們換成的背後的體式,這樣的姿勢讓 I 的肉棒插入得更深了,上翹得龜頭磨著我的陰道內的皺褶,兩人的體溫都升到最高點。等 I 衝刺到了極限,低吼了一聲,在我體內得到了高潮。
結束後,兩人在床上相擁躺了一下。
「妳好棒,」I 說,「我其實本來以為妳是處女,但妳真的好棒。」
我有點困惑,我不是之前就說過我不是處女了嗎?還是說他的意思是說,可能覺得我沒什麼經驗,所以一開始害羞的樣子像個處女一樣?
我忘記我後來是怎麼回他這句話的。

下次再見

結束之後,也已經晚上11點多了,I 沒有要留我下來,我也說明了我要回家。
「很晚了,我該走了。」我邊穿好衣服邊說道。
「真的蠻晚了,妳要怎麼回家?安全嗎?」
「我搭地鐵回家,沒問題的。」
「回家跟我報平安好嗎?我會擔心的。」
所以一路上,我都有跟 I 報備我人到哪裡了,然後 12 點半左右到了家。
「我到家啦,」我傳訊息道,「你不用擔心啦,早點休息。」
「謝謝妳,哈哈哈,我會早點休息的。」I 回道,「今天的相見很棒,謝謝妳。或許過一陣子我們都不忙的時候,可以在約見面。」
「好的~晚安啦」
「晚安。」
此刻的我們還不知道,彼此怎麼會如此深入地走入彼此的生活之中。
我不知道 I 還記得嗎?關於我們在 Tinder 相遇的接吻測驗。

I 的三部曲:

I 的變形曲:

K 的三部曲:


關於-香水百合

寫一些感情故事,以及Tinder約會故事,想要更深入思索:愛與性之間的關係、開放式戀愛關係、約炮、交友軟體等等。以及回想一段,我一直想寫下來的青春。目前預計的三個專題:
  • 獻給F:我們的世界很小
  • 吃過巧克力後,紅茶就不甜了
  • Tinder冒險記
如果正在讀此篇的你有興趣的話,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3K會員
197內容數
歡迎來到【情慾交流事務所】,一個讓人自由交流有關情慾相關議題的地方,2024年的主題是:「陪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