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約砲:他的房間根本是「寂寞」的具象化|《Tinder冒險記》

2023/02/15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事隔這麼久,終於要把〈我的2021年 Tinder ?場約會紀錄〉這裡面的故事補一補了。首先還是要回到約砲的原點,關於 F' 的故事。
不過在開始說 F' 之前,需要一些前情提要。2020年12月,我與心愛的 F 分手了,說是分手了,但其實我們也從不是正式交往的情侶,怎麼說呢,這又是段很長的故事了。在那之後,我 F 淡了聯絡,而我一直沒有從那段感情裡走出來。禁不起寂寞,我開始了 Tinder 之旅。
(source: lucut-razvan)

沒有照片的他

我和 F' 在 2021 年的 8 月見面,在那之前 Tinder 上滑到這個人的 profile,名字是 F,對就只有一個字母,沒有照片,只有一張全黑的圖,然後說希望找人抱抱,他住在 D區,可以約在他家。
心愛的 F 也是住在 D區,名字也是 F 開頭。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明明知道這個人不是 F ,但有可能是他嗎?總之就右滑了 like 。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他:你放全黑的照片,在 Tinder 上真的有用嗎?
很顯然的,是有用的哈哈哈,原來也有像我一樣亂冒險的人。我們開始聊天,我問了他的名字,然後兩人聊著一些日常、來自哪裡、在這個城市做什麼......
F' 從不同的國家來,目前在工作中,跟我一樣的是,我們的家人都不在身邊,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很久沒有回家鄉。
F' 提出了要見面,具體他怎麼說的我已經忘記了,但可以知道他是希望有肌膚之親的,他也有提到自己是處男,但沒有想要約炮,只是希望有人陪伴。我跟他說不管怎樣都需要在公開場合先見過面再說,先彼此認識一下,他也非常同意,認為先給我安全感很重要。不過,另一方面也是,我也不清楚我在這個約會市場上的行情是怎麼樣的?搞不好對方根本看不上我也說不定呢。
我選擇了在我們兩人家距離中間的珍珠奶茶店。我對這個環境熟悉,而且珍奶永遠都是一個台灣人很好開話題的東西。
所以我總算見到 F' 的廬山真面目,他很瘦,不醜,但比我還要瘦。
我問他為什麼 Tinder 上面不放照片呢? F' 說他對自己的外表很沒有自信,我對他說其實他的長相並沒有不好看呀,而且我是可以理解他的心情的。
我也曾經被人嫌棄過外表(見〈學習如何愛自己的身體?〉),我雖然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大美女,但也不是什麼大醜女。最重要的是,要先喜歡自己,才能享受在不同關係之中,自己與他人的互動。在聊天過程中,可以感受得到他對自己充滿不自信,於是我也溫柔的算是開導他,跟他分享我的經驗。怎麼說呢,心裡多少覺得想要幫幫他脫離對外表的自卑。

能抱抱嗎?

在第一次見面後,我平常還是過著我的生活,做我的工作、做我想做的事情,並沒有習慣一直在跟 Tinder 的人對話(我有關手機通知,真的是只有想打開的時候才會去回訊息)。
對我來說,我並不是不想見面約會,我就只是在按照我的步調做事情,只在Tinder App上用文字與人聊聊天,有空、有餘裕的時候才會想要約見面。我並沒有寂寞到需要夜夜笙歌,需要時時刻刻有人在身邊。但 F' 顯然是太渴求了,每次聊天都會問什麼時候再見面。
一天深夜,我的心情低到不行,我覺得我被困住了,被自己的情緒、被疫情下哪都不能去的憂鬱困住。這時 F' 的訊息傳來。我已經忘記我跟他說了什麼,只記得我對他說,不然要不要現在見面?
F' 還問:「那能抱抱嗎?」
我實在不懂這算什麼問題,好像可以感受到他害怕被拒絕的小心翼翼,所以我覺得必須要符合他的期待才能見面。
我還沒打字回答,他又問:「可以親親嗎?」
我在一種豁出去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就是現在、馬上想要離開吧,「可以,很多很多的親親」
「還有抱抱?」
「對,還有抱抱。」我不知道抱抱有什麼難的。

他的房間根本就是「寂寞」兩個字

F' 說他能開車來載我,安全起見,我不想要給只見過一次面的網友我的居住地址。雖然聽起來並不公平,因為我現在本人就要直接去到他家裡面了,但我還是覺得,就先說點謊吧。
我給了他我家附近另一個房子的地址,反正大半夜也不會遇到其他人。我站在鄰居家門口等著,然後見到 F' 的車子乘著夜色而來,我上了副駕駛座,兩人簡單還寒暄了一下,不知怎樣,我也不是那麼緊張。只是這時,F' 已經大膽了起來,一手操控著方向盤,一手伸向我,牽起我的左手。
嗯.....好喔。
我在幹什麼?我開始腦子裡不斷的這樣問自己。我在幹什麼?我當下完全不能搞清楚自己的心情,只覺得腦子空白,沒有畏懼、也沒有開心。
對,就是空白,什麼都沒有。我想起了第一次去 F 的租屋處的夜晚,也是莫名其妙的晚上見面,然後就住下去了,然後呢?我記得我跟他說:我什麼感覺也沒有。
車子駛進了公寓的停車場,然後兩人一起進了電梯,抵達到 F' 的租屋處。推開房門,我滿是驚訝。
灰暗的房間裡,只開了一盞落地檯燈,這個客廳並不小,但只有一張簡單的辦公小桌椅,然後一張沙發床,跟一個放在地上的電視。
乾乾淨淨、整整齊齊,但毫無生氣,毫無顏色。
除了沙發床和必須生活用的一套桌椅,沒有其他居家用品。我可以理解,因為自己生活很貴,自己住的時候,省錢的話,的確這樣就足夠。
啊,原來這就是寂寞。
我可以感受到內心有點震動,是驚訝,是同情,是心疼。這個房間,完全體現了主人的內心。我開始想像著他一個人獨自在這裡生活的樣子,想像著沒有親友在身邊,獨自一人窩在沙發床上,空空蕩蕩的房間裡,如果寂寞兩字有實體、有畫面,那這間房間就是寂寞的具象化。
我不能想像我的房間如果長這樣,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灰暗。至少買點植物吧、至少買點假花吧。如果沒有人對你好,至少自己對自己好點吧。
我們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我已經忘記我們有沒有開電視。我只記得,一開始我只是靜靜坐著,然後坐在右邊的他,彷彿把心一橫,拿出勇氣,伸手把我抱住,然後雙手開始在我身上遊走。
他好瘦,我不太習慣男生比我瘦。
然後他開始吻我,開始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我也順著這樣的節奏,配合著他。F' 揉捏著我的胸,然後試圖脫下我的胸罩。
「你的內衣是什麼牌子?」他問。
「蛤?」
「victoria secret?」
「嗯?蛤?不是,是我從台灣帶來的。」
內衣是什麼牌子,很重要嗎?而且老實說國外的內衣品牌,我也只知道 victoria secret 哈哈,可是我說出其他內衣品牌的名字,對他來說有差別嗎?
「我很喜歡妳的胸部」這時我的胸罩已脫下, F' 雙手揉著我的胸、雙脣吻著我的乳頭。有點舒服。而且我對自己的胸沒有什麼自信,不大、胸型也稱不上美,但受到這樣的稱讚,不管是不是場面話,我都覺得很開心。
「我想要幹妳。」F'說。
哈,這傢伙還說自己是處男,但不想要做愛呢。說是要跟女朋友、老婆才能做愛是吧?
我沒有回話,F'又說了一次:「我想要幹妳。」
「那你有保險套嗎?」我不知道為什麼,腦子的空白還在,我覺得就算給他上也無所謂。
「......沒有。」F'一臉,我是處男,我沒有約過,我家怎麼可能有保險套的樣子。
「沒有保險套的話不行。」我已經心理準備好,如果他要硬來,我就賞他巴掌然後衝出去。
F' 繼續吸允著我的胸部,像是沒有長大的孩子,像是癡戀著母親的男孩,然後又說:「那麼下次,我要幹妳。」
「......好。」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下次,我只是覺得,當下好像答應下來比較好,至少目前愛撫也算舒服的。

看著日出落淚

不知不覺我們兩人都已經脫下身上的衣服,愛撫著彼此的身體,我們接吻,我開始想著,為什麼我在跟他接吻?我閉起眼睛,想到了 F 。難道我現在只是想找一個人替代嗎?誰都可以嗎?為什麼?
也不記得為什麼,他提議去浴室,我們便一起在浴室裡沖澡。
他連浴室都簡單又整齊乾淨,其實這是我當前(也是後來一直到現在)看過男生家裡最乾淨的一個浴室了。
在沖澡時他的雙手當然還是不安份,可能是不想要一直被摸,也可能是想說滿足一下他的慾望,我蹲下去開始在淋浴下幫他口交。第一次,為一個我不熟悉也不喜歡的人口交。也是第一次邊淋浴邊口交,老實說體感不怎麼好,水一直從我頭上澆上來,我還要顧著吞吐吸吮。好像有點奇怪,但如果可以滿足我們兩人終其中一人的寂寞,那我覺得也是值得的。
「啊.....」F' 發出舒服的聲音。
不記得過多久,F' 在浴缸中得到了高潮,我們也就在浴室中梳洗。等我吹完頭髮後,F' 已鋪好了沙發床,枕頭,與兩條棉被。
兩人肩並肩躺好後,並沒有什麼多的對話,F' 便進入夢鄉。但我睡不著。
我想著這裡隔幾條街,就是 F 的住處。想著以前我多麼常走在這條街上,想著原來我腦中的那個空白,就是我的寂寞。
寂寞堵住了我體內的其他思緒,我感受不到其他心情,只有接受、釋放肉體的接觸。結束了,我的全部思緒才又湧上心頭。
啊...啊...到底為什麼?
我躺在這個男人身邊,他很安份,他很單純,他就是很寂寞,他就這樣安穩著睡去。但我睡不著,我不停流淚,又不想驚動到身旁的人,所以就只是這樣一動也不動的靜靜流淚。
然後看著窗外天空逐漸亮起來,想著我回不去了,我跨出了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做出的界線。跟沒有感情的人親熱,雖然沒有插入,但這樣也已經算是約炮了吧。
突然覺得我不認識我自己了,有點恐慌,但又覺得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我跟不認識的人親熱了。
不知道 F 會怎麼想?不知道以前的男友們會怎麼想?但他們有什麼想法又怎麼樣呢?
現在只有我自己可以拯救我的寂寞了。
隔天早上,我從 F' 家離開,他本來要送我,但我說我想散步回家。過了一陣子後,我被他 unmatch 了。
(註:在 Tinder 上,互相 LIKE 之後可以傳訊息聊天,但你也可以選擇unmatch 就此兩人的對話便消失,沒有辦法再傳訊息。)
(source: jp-valery)

後續

被他 unmatch 之後幾天, F' 換了別的 Tinder 帳號,我滑到他新的帳號,他放上了他的本名和自拍照片。不錯嘛,這次有放上照片了,還放了3張。不過關於unmatch ,我有點傻眼的想說我要好好問清楚他什麼意思,反正大不了就是不當朋友了,能怎樣呢?
所以我又滑了他,然後問他怎麼 unmatch 我了,他說是手機問題,舊的帳號登不進去了,所以換了新的帳號。「而且我以為妳不喜歡我」他說。
生理上和心理上,我的確是沒有多麼喜歡他,但也沒有到討厭他。本想著還是能夠有時間再約見面的,這樣不告而別,我反而覺得我們想要的關係不一樣。我跟 F' 說,我沒有不喜歡你,只是我平常也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事情要忙,並不是能夠常常見面的關係。「好喔」他回。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因為我沒有很主動要約見面,很快的有一天發現又被 unmatch 了。我想大概是因為他很想要肉體關係、很常能夠見面、很需要人依靠的關係吧,那我真的是不適合,我沒有那麼多精神關注他。
最奇妙的是,過一陣子他又 super like 我,我看到那個藍藍的 super like ,心中滿是問號,這次下定決心不理他。
事隔很久很久以後,這個 F' 不知怎樣居然找到我的 Instagram,我瞬間雞皮疙瘩,畢竟我沒有給過任何社群網站的資訊給他過。「我一直很後悔,我太輕易的把 Tinder 刪掉,然後發現沒有妳的聯絡方式。我一直都很想找到妳。」
在說什麼呢? 一開始 unmatch 的人是你,把你加回來之後,直接又消失的人也是你。現在又像個跟蹤狂找到我的資訊?為什麼?因為沒有跟我打到炮,所以一直思思念念嗎?
嗯,很好,我以後不敢走去 D 區的原因又多了一個。
「是你先不告而別搞失蹤的」我回。
「對,是我的錯,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 F' 回。
重新開始個鬼啊。「抱歉我沒有興趣,」我一定要把話講清楚,「我現在沒有時間跟精力在你身上,所以不要再聯繫我了,我不會陪你聊天。我們各自過的好就好。」他說好,然後我也沒有把他拉黑,想說不希望做得太傷人。
不過後來他還是不斷的想要找方法開啟話題,我就只好把他封鎖了。
抱歉,我已經不是 1 年半前那個白百合了。我有了我其他的生活,其他的故事,雖然我是單身,但重要的是,我不那麼感到寂寞了。
我由衷的希望,他的房間在這段時間以來,有多點生氣,有多點故事,有多點色彩。

關於-香水百合

寫一些感情故事,以及Tinder約會故事,想要更深入思索:愛與性之間的關係、開放式戀愛關係、約炮、交友軟體等等。以及回想一段,我一直想寫下來的青春。目前預計的三個專題:
  • 獻給F:我們的世界很小
  • 吃過巧克力後,紅茶就不甜了
  • Tinder冒險記(**不定時推出付費故事**)
如果正在讀此篇的你有興趣的話,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5K會員
200內容數
歡迎來到【情慾交流事務所】,一個讓人自由交流有關情慾相關議題的地方,2024年的主題是:「陪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