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事》第二四二期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JoJolion》

沈默說法

《超能水滸:武松傳》即將於七月十日正式發行,由斑馬線文庫出版。新書上市之前,六月二十九日我與一人出版社總編輯劉霽於《南方家園小客廳》Podcast(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ljg1ph0x009f01uj4lb6h0og/platforms?fbclid=IwAR1vflAOk_PeIs56cNPFgW7OCOFk0OMfJREqhaQTaeZ8ipsIreTuk6-ae0Y)提前開跑談荒木飛呂彥《JoJo的奇妙冒險》與《超能水滸:武松傳》的淵源。而本期電子報也來說說第八部《JoJolion》的奇妙、優異。

【武俠瘋】:

〈對日本進行治癒──閱讀荒木飛呂彥《JoJolion》〉

         沈默

《JoJolion》是《JoJo的奇妙冒險》第八部,2011年連載至2021年完結,漫長十年時光,一集一集單行本的買,看到尾聲幾集,早先的故事其實也忘得差不多了。最近整個重讀才弄清楚全貌,且再次確認荒木飛呂彥真是獨到至極的漫畫家。
首先《JoJolion》是以福音(lion是古希臘文,意指福音)為名的漫畫,但裡面卻有著豐沛的恐怖電影元素,整部漫畫大量充斥著災難、疾病和詛咒,不是只有大反派透龍能招喚災厄的替身U的奇蹟(Wonder of U),還有龍捲風、冰雪暴、病毒和毒氣等各式各樣替身能力。比如多洛米蒂的替身藍色夏威夷(Blue Hawaii)藉由接觸本體而感染、操控生物去攻擊鎖定的目標,且是直線前進,就算撞得頭破血流、身體爆爛,被控制的人或動物,還是會直直地往前衝,遇到門、牆、車子什麼的也一樣會撞過去,看起來就像毫無痛覺的喪屍群,駭懼能量爆錶。
荒木自言《JoJolion》起因於311,但何止於此,日本在90年代後就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度,各種天災(颱風、地震等)人禍(地下鐵毒氣事件)幾乎沒少過,我想,荒木飛呂彥是非常有自覺地在做《JoJolion》的人物與能力設計──替身能力的發展,原本就有著越來越概念化的設定,後期很少有直覺式的能力設計,往往結合了哲學、科學、歷史之類的知識,複雜到必須大費腦力才能理解──第八部更是將各種災劫直接替身化,讓人讀了有種恐怖直襲而來的感受。
如八木山夜露的替身吾為磐岩(I Am a Rock),也是那種被本體碰觸過後,就會變成中心點吸引各種物質,例如尖銳、堅硬的物體,全部吸附在身上;抑或笹目櫻二郎的樂‧樂‧樂(Fun Fun Fun)經由他人的受傷可以在四肢進行標記,進而完全宰制,這是可以下針的巫毒娃娃吧;最怪的是一張留下詛咒的紙鈔上所附著的奇蹟之人(Miracle Man),只要花費就會倍增財富,錢不但花不完,而且會越花越多,乍看不是天降大福利嗎,然則當紙鈔多到會塞滿住屋之際,再也享受不到花費的樂趣,也就倒福為禍,莫名其妙的驚駭指數極高;田最環的維他命C(Vitamin C)也是一絕,只要碰到他的掌印,人體就會慢慢溶解,身體的液體化描繪,鬼魅感十足。
整部《JoJolion》瀰漫著這種災害直直撞進人生裡的怪奇感,也讓《JoJolion》成為《JoJo的奇妙冒險》最為恐怖的一部。當然了,U的奇蹟才是集恐怖之大成的終極能力,就像荒木飛呂彥強調的,沒有來由、平等降臨的災厄,才是最強的能力──名為奇蹟,能力卻是招來災禍的攻擊,而且無法可解的,這恰恰可見得荒木飛呂彥一路以來的獨特思維模式,一如《石之海》普奇神父的新月(C-Moon)所施加的重力內外翻轉攻擊,以及空條徐倫的石之自由(Stone Free)為了應對C-Moon而讓軀體呈現無內外之分的莫比烏斯環。有時我們看到的表面只是表面,並非本質,所謂的裡與外,往往是深刻纏結、難分難離的。
石之自由不僅僅象徵著第六部在石之封印般的監獄裡探尋人類自由意志而已,根本上來說那就是荒木飛呂彥的思考模式──岩石在其漫畫體系裡,從第一部《幻影血脈》的石鬼面、第二部《戰鬥潮流》的柱之男開始,始終扮演著重要的位置,那是人生、思想和情感僵化的象徵,而到了《JoJolion》裡則乾脆進階版直接化為岩石人、岩石生物,荒木甚至虛構了他們的演化史、生活百科。
而自由的價值,必須在突破層層限制以後才能徹底展現出來。在《JoJolion》對抗岩石人的主角是東方定助,其替身為柔軟且濕潤(Soft & Wet),明顯是相對於是陽剛性、硬派極致化的岩石人,柔軟且濕潤無疑是化為線狀的空條徐倫與石之自由的精神繼承。再加上洛卡卡卡果的等價交換效能,舉例來說,肩膀壞掉了,吃了果實後,就會恢復健康,但得拿嘴巴石化來換──在漫畫裡岩石化也就是人心再也不柔軟溫柔的隱喻。
而整個家族故事(喬斯達、東方、空條、吉良家等)的原始動機,對我來說是治癒,從喬尼‧喬斯達為了救愛妻東方理那偷渡神聖遺體、將兒子石化詛咒轉移到自己身上(一命換一命的等價交換)起始;到多年後的現在,一個是為了克服東方劍所遺傳的家族之病(全身岩石化),爺爺東方憲助、奶奶東方花都、父親東方常敏的全力投入;另一個是吉良吉影為救母親吉良‧荷莉‧喬斯達,而空條仗世文則是將兩人視為救命恩人,二話不說與吉良吉影合作,偷出了洛卡卡卡,且用自己的泡泡接枝,隨後在地震產生的壁之眼裡,非常偶然地誕生了能夠用他人的健康與自身疾病做交換的新洛卡卡卡,兩人且因交換式治癒,合體成為沒有記憶的本書主角東方定助。
換言之,《JoJolion》裡克服疾病的方法有三種:一個是東方家族內部以命犧牲移除詛咒的交換原則;另一個是洛卡卡卡對自體健康與疾病的局部交換;第三則是能夠跨越人與人的新洛卡卡卡超級等價交換,岩石人一方還研發出治百病藥劑。
當透龍對廣瀨康穗哀號著不能毀棄新洛卡卡卡、那是為地球所有生物存在的真理時,不就像是《石之海》普奇神父對安波里歐說著殺了我就等於丟棄了讓人類看清楚自身命運得到幸福的能力,抑或《飆馬野郎》法尼‧瓦倫泰請求喬尼‧喬斯達解除牙(Tusk)ACT 4的無限迴轉因為他只是想要保護所有國民、讓美國變得更為強大而已──正義、幸福這些看似是美好價值的信念,在這些人物的執著裡,變得跟邪惡沒兩樣了。正義和邪惡、美好與醜惡也就進入等價交換的機制。
我難忍地憶起司馬翎《帝疆爭雄記》寫了一個沒有記憶的人無名氏,最終匯聚了四絕的功藝,成為帝疆第一人,且在各種機緣下克服了情愛、婚姻創傷,即便回憶依舊空無但並不妨礙他成為全然新生的人,一如帶著生母家庭創傷的東方定助。而小說中的食人禿王及繼承其價值觀的吳遐,則擺明是司馬翎對正邪判斷的最強烈反思,讓這兩人用表面的邪惡行事、私下卻是抱持正義之心,同樣也可以與荒木飛呂彥的正邪善惡思考模組跨時空對話。再加上司馬翎也極其擅長描寫女性的智慧與能量,司馬翎與荒木飛呂彥相仿之處委實多得驚人。
在我看來,這套談等價交換、疾病治癒的漫畫《JoJolion》是試圖為日本國除去詛咒、甚至給予治癒與祝福的野心之作。這是荒木飛呂彥以個人之力所能做的祓除儀式,藉由大量恐怖血腥的畫面,慢慢逼向真正的福音。唯有真正面對、直視災難,才有可能超越它──一如柔軟且濕潤‧超越(Soft & Wet: Go Beyond)穿越了所有的災厄,以高速旋轉的方式,將其爆破。因傑出的動畫化而備受讚譽的《鬼滅之刃》,說白了不也就是一個去除惡鬼(人心中的邪惡)、變回人類(治癒人性或說療癒)的故事嗎?
我想起了喬賽‧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小說《死神放長假》,裡面寫著女死神罷工,於是某國度裡整整七月個沒有任何人死亡,而當她開工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寄信給死期將至的人們,預告他們一個星期後會死。然後呢,最教人撼動的部分是,這個女死神收到一封退信,有個大提琴家就是躲過了死亡,她對他產生好奇,甚至化成人類女子靠近他,最終也愛上了他,取消了他的死亡之信──人類之愛竟能夠超越死神的法則,美好得不可思議,充滿愛與祝福。
另外,《JoJolion》的東方家族可說是日本人的隱喻,除去應付外患岩石人以外,其實這一家人真是超級病態和扭曲,展現了殘酷且悲傷的內鬥性(東方憲助與東方常敏對冰果室生意、洛卡卡卡的觀念大異),儼然另類宮鬥漫畫,反倒是有四顆睪丸(空條仗世文加上吉良吉影,沒有順便交換成兩根陰莖真是大幸)的東方定助看起來是最正常的。
尤其東方家每一個人的替身都帶有King字,如東方憲助的虛名之王(King Nothing)、東方常敏的速度之王(Speed King)、東方劍的紙月之王(Paper Moon King)、東方常秀的納‧京‧高(Nut King Call)、東方大彌的加州大床(California King Bed)、東方鳩的步行之心(Walking Heart)等等,這何嘗不是荒木飛呂彥對日本重新做為亞洲之王的暗指呢?而當定助徹底地成為東方家的一員之後,正正是荒木希望日本內部團結一致的強烈默禱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1會員
261內容數
<p>「武俠電子報」是由幾位愛好武俠的朋友輪流撰寫,內容包括書評、影評等各式評論。只要是與「武俠」相關,或能以「武俠」的視角切入的各種事件,都是武俠電子報的守備範圍。</p>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