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ces of Maps 1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De Sondt En Belt}

by Arnold Colom(1624-1668). Amsterdam, 1658.

from John Nurmisen Säätiön kokoelmat, Helsinki.

這是一幅以丹麥哥本哈根為中心的地圖,北方朝東,以荷蘭面對丹麥的視角呈現。圖名"De Sondt En Belt"指的是在丹麥首都所在的島嶼Zealand(地圖上稱Zeelandt),與鄰近的島嶼,之間的海峽。"de Sondt"位於圖面上方,夾在Zealand島與其東方(最上方)瑞典的Skåne省(地圖上稱Schonen)之間,"de Belt"則位於Zealand島與其西方(地圖右下方)的Funen島之間。

這份地圖在當時來說,似乎具有戰爭的價值。當時此地圖周遭環繞著丹麥-挪威王國、瑞典王國、荷蘭共和國、Brandenburg-Prussia邦聯、波蘭立陶宛聯邦等勢力。17世紀至19世紀在北歐及東北歐持續著大大小小的戰爭,稱作“Northern Wars”,而1658年是一個戰爭的結束和另一個戰爭的開始。年初,瑞典國王Charles X的軍隊佔領了丹麥-挪威王國的Jutland半島(位於地圖最下方的陸帶),並乘勢向東方前進,橫越了先今的"the Little Belt",佔領Funen島,橫越了"de Belt",抵達Zealand島,和攻陷Kronborg(位於Zealand東北角,地圖上最靠近Schonen的地方)的軍隊,共同圍攻哥本哈根。瑞典在同年與丹麥-挪威王國簽下了"Treaty of Roskilde"(Roskilde位於Zealand島上),讓丹麥-挪威王國割讓了當時屬於他們的Schonen 、Halland(地圖左上方,稱Hallandt)、以及今日瑞典的Blekinge、Bohuslän省、Bornholm島(瑞典即在此刻將國土向南延伸),及挪威的一省(但兩年之後挪威將此奪了回來)。因此,此地圖見證了領土的移轉,並在1660年之後,確立了現今國家的邊界。

至於荷蘭當時的角色為,援助當時丹麥-挪威王國,透過戰艦橫越現今的Skagerrak海灣(地圖左方,稱Schager Rack)輸送軍隊與物資,協助哥本哈根城不被攻陷。

今年初,我在Zealand島上的Amager 島(地圖上稱Amak),從飛機上下到丹麥,第一次和哥本哈根見面。

*這種上頭畫滿了交錯線條的地圖稱作”portolan chart”,portolan來自義大利語portulano,意思為「和港口,港灣有關的」,在14世紀至16世紀歐洲常使用的地圖表示法。特徵為地圖上與經線不正相交的方位線(稱Loxodrome 或Rhumb Line),利用地圖多個環繞中心的點或指北針來定位,對整體內容有眾星拱月般的視覺效果。


追蹤River on Baltic Sea,閱讀更多詩、散文、地圖,及英文文章。


6會員
13內容數
期許思緒如波羅地海的河,生生不息 地圖、散文、詩、小說,中英文系列,歡迎加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