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散.傘聚.總是緣(中)

2023/10/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4)

初秋週六的午後,祥安在果陀咖啡屋準備下個禮拜開會要用的素材,差不多要完成時,抬頭一看街上下著大雨。想到晚上有個喜酒,他得回家更衣開車前往。等不了雨停,他看到雨傘筒裡有把透明膠傘,但咖啡屋裡除了一對夫妻,沒有其他客人,這對夫妻進來時,兩人撐的是一把黑色雨傘。 

祥安問店家:「老闆,請問這把傘有人的嗎?」老闆回:「這把傘不知道是哪位客人留下來的,在哪裡一陣子了,外面下大雨,你就拿去用吧。我猜想傘主人自己也忘記了。」 

祥安謝過老闆,撐開雨傘,發現傘面有個蘑菇,他覺得這把透明膠傘真特別。

(5)

早上八點出頭詩詩走到鞋櫃穿鞋出門時,順手拿了把雨傘。她剛換了一個上班方便的新工作,一班捷運直接可以到,不用轉來轉去了。即使室外飄著雨,她心情依舊是愉快的。 

她進電梯按了1的按鍵,電梯就從九樓緩緩下降。踏出大樓,街上有不少疾行趕著上班的人。 

她走到早餐店前面,有幾個人排隊買早點,大黃避開客人的隊伍,找了個空地兀自趴著,圓黑的眼睛隨著排隊的客人移動。詩詩離開騎樓,走在馬路上。

野薑花已經過季,香氣消失(作者拍攝)

野薑花已經過季,香氣消失(作者拍攝)

詩詩左轉穿過傳統市場的外緣,大部分攤販就緒,時已入冬,野薑花的香氣已經消失了,她看到一個白鐵桶子裡擺滿鮮紅的火鶴花。詩詩快步走過市場外緣,進入捷運站的手扶梯,身影漸漸沉入地下。 

(6)

祥安起床晚了,心想早上九點半在市調公司有一場需要他全程參與的消費者面對面訪談,順利的話也要花上大半天,於是決定今天不進公司。市調公司就在捷運沿線上,搭捷運就好。既然不進公司也不用跟客戶開會,穿著可以隨意些。套上一件牛仔夾克,穿了雙球鞋,順手拿了掛在鞋櫃邊上的蘑菇透明膠傘,他知道外面在飄雨。 

他進電梯按了1的按鍵,電梯就從十二樓緩緩下降。踏出大樓,街上有不少疾行趕著上班的人。 

他走到早餐店前面,有幾個人排隊買早點,大黃避開客人的隊伍,百無聊賴地蹲坐在不妨礙生意的空地上,圓黑的眼睛滾動著打量排隊的客人。祥安摸摸大黃的頭,並說「早安,大黃」。大黃看了祥安一眼,嗅嗅祥安的手,便又打量新來的客人。 

祥安左轉穿過傳統市場的外緣,大部分攤販就緒,他瞄了一眼花販攤子上白鐵桶裡的紅火鶴。走過市場外緣,祥安進入捷運站的手扶梯,進站後停靠的班車響起急鳴鳥叫聲,他一個箭步跑進車廂。 

進了車廂,座位已經坐滿,祥安的視線穿過透明隔板看到一個坐在近門位置的短髮女子,膝上放著一個棕櫚綠托特包,他覺得眼熟,但又不認識這名女子。他站在門邊,將手上的雨傘掛在隔板欄杆上,拿起手機看當天的新聞。到站了,他收起手機快步走出車廂,車廂外的人潮魚貫而入。 (待續)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24會員
90內容數
人世間最無法抵擋的是時間,時間不斷的前進,微小的我們僅能以文字記錄那些過往的「時光」。美好或悲傷都是生命的印記。寫作是一種表達,一種分享,甚或是嘗試記錄那些漸漸逝去,但值得記憶的人事物。[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